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同人】无法倾诉之语(上)(主哈漾,微冰漾)

※设定为学长已经回来过後开始正常出任务。

※原作中好像没有哈维恩称呼冰炎和其他人的场景,因此称呼就照自己来了。

——————

  这次是久违的跟学长一起出任务。

  还真是怀念啊……虽然回想起来好像都不是什麽好画面,但比起那之後遇到的种种,一切都突然觉得只是小事了。

  我的心脏跟接受度也开始越来越高了,真是感叹。

  「褚,你又在发什麽呆!我在问你话!」虽然是久违的组合不过学长一点也不怀念,爱巴人的习惯也没有去学校外绕一圈就改掉。

  就在我准备好捂着头时,却没有尝到一如往常的痛觉,反而听见了冷默的声音带着一点凌厉的气势从後脑传来。

  「冰与炎的殿下,以您良好的家教来说不该在开口的同时动手吧?」哈维恩紧紧的抓住学长的手并用力往後甩开。

  可能是看在学长的身份和跟我的交情上吧,哈维恩对学长讲话不像对摔倒王子那样,不过还是超呛,动作也毫无敬意。

  你个黑噜噜好样的!呛学长就算了,居然还对他动手,我太佩服你了,虽然不是我亲自动手,不过还是很爽啊!

  「哈维恩,不要这样,这是……呃,常态,习惯就好。」想归想还是要稍微做个样子讲一下啦,瞧学长的脸黑的跟什麽一样,隐隐约约还有种头发要飞起来的夜叉感。

  不过说到一半连我都不知道怎麽说了,这种听起来像是被虐狂的言论,要是习惯了一点都不好吧。

  「褚,你话是这样说,但我看你倒是笑的挺开心的嘛?」学长收回那只被甩开的手,另一只手稍微握住了刚刚被哈维恩抓住的地方,然後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大有种「你就不要落单被我抓到」的意味在。

  学长你到底是流氓还是我的代导人啊……

  「我想您该尽快学会控制自己的表情。」哈维恩虽然护主心切但还是默默的跟着学长说了一句。

  「啊哈哈,话说回来,学长抱歉,我没有告诉你哈维恩要来的事情。」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让他来啊,我还故意隐瞒了,没想到他居然会跟来。

  学长听了也没说什麽,只是啧了一声,就把东西朝我的脸丢过来,不过哈维恩轻松的接住後还挑衅的回了一句:「您丢东西的技术似乎有待加强。」

  如果刚刚我还觉得很爽,现在就是很惊恐了,你是没看到学长刚才脸色就已经难看的要死了吗!这种事情只要做一次就够了,不要挑战红眼杀人兔第二次,你是想变成真的碳烤黑噜噜吗!

  学长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我第一次看到学长笑的这麽好看,要是女生看到一定惊讶到尖叫昏倒的那种,连我都想跟着叫了。

  不过不是惊讶,是惊吓。

  明明不是我干的,为什麽笑容要对着我,你们这些人为什麽都要擅自把哈维恩做的事算在我头上!

  「学学学长大人求求您放过小弟吧现在这里可是学校外。」虽然很没骨气,但先道歉总是对的。

  身後传来了不屑的哼气声。

  学长意外的没有再追究什麽,只是瞥了哈维恩一眼又盯着我看了几秒才说:「……你们两个负责东边,我去西边,早点做完走人 。」然後真的转身就走人了。

  看来学长是不打算帮我了,明明就知道我跟来的目的啊!

  老实说我觉得精明如学长,除了我跟他提过的那件事外,他一定有察觉到什麽,只是我不说,他也就不多提了。

  结果他现在居然就这样放生我!

  「即便不与那位同行也无所谓,我会尽责保护您的安全。」刚刚才害我差点人身安全出问题的夜妖精打开学长丢过来的黄纸,上面纪录了三个点,其中一个比较远的是学长刚刚走的方向,另外是我们身後洞穴进去後的两条岔路,任务的内容是拿回指定的物品。

  「你刚刚才害我差点被学长揍。」这个任务的难度听说不到黑袍等级,只是为了给刚康复就一直想工作的学长一点暖身练手的简单任务而已,所以我才拜托学长带我来。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哈维恩非常有自信的看着我,如果学长真的揍过来,他搞不好用咬的也会咬回去。

  懒的再跟他扯东扯西,我看了一下岔路都不是很远,也没有说地形很复杂,大概斟酌自己应该没问题後我指着地图上的其中一点说:「我走左边这条,你走右边吧,我们分开行动比较快,之後再回来这里集合。」

  「我拒绝。」非常果断的回绝带着不容反抗的意味。

  明明我才是主人吧?

  「哈维恩,在江湖上只要是男子汉,都一定会有需要独自横行的机会的。」我拍上他的双肩沉重的看着他,对付这种人不能太认真说话,不然一定会气死。

  仔细想想,跟我亲近的好像尽是些不能认真说话的家伙,我很害怕总有一天我会不能维持自我也变成那样。

  「若您平常的实力有达到暗杀家族的一半,那麽您要在江湖上直行或躺着走我都不反对。」就在我的脑中浮现了某只鸡跟某根烦人的蔘时,哈维恩冷冷的打断了我脑中的画面。

  唉,我就知道。

  其实这次打算跟学长出来时,因为知道任务大概不是很难,想说自己尝试看看才没有告诉哈维恩,毕竟他在的话一定不会独自放我一个人。

  如果能够自己去拿回来的话也可˙以给学长证明一下自己还是有点能力的,虽然上一次拿着阴影给他看时他只呼了我一巴掌。

  不过这也只是其中一个理由。

  主要的原因是最近千冬岁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情报告诉我哈维恩生日快到了,这个地方刚好有一种特殊材质的石头,如果拿去做成武器的话会很好使用,我想比起蛋糕啊卡片啊,这种类型的东西实用度比较高,他应该会比较开心。

  稍微想像了一下收到礼物的黑小鸡大概会因为欣喜而不断开小花,但又很努力要让自己维持住表情的画面突然让我忍不住笑出来。

  「您今天心情看起来很好。」大概是没收到像往常一样的吐槽或反驳,哈维恩有点惊讶,但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麽有点不开心,原本只是轻轻捏住的地图出现了皱褶。

  不知道等等学长看到摺痕会不会又跟我算帐。

  「因为一点事啦,总之我可以的。」

  「这是在学校外,我必须保护您的安全。」

  「哈维恩,你不相信我办得到吗?」

  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愣住的哈维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总是这样,不用那麽紧张啦,我觉得我可以的。」应该吧。我露出笑容要他安心一点,他的眼神难得动摇了一下,一时之间有点拿不定主意,手上的地图捏得更紧了。

  毕竟拒绝就等於间接承认不相信我,但如果答应又只能放任我去,哈维恩露出的挣扎表情反倒让我有点心虚。

  看见他充满担忧的眼神,或许还有其他因素在,不过我还不打算说开,也不打算让他知道我已经察觉到了什麽,一切都等到这之後再说,现在的我并不打算就这样妥协。

  「……好吧,您去吧。」最後他还是叹了口气做出退让,然後拿出刚才的地图在上面开始用手指画啊画的,似乎还有小小的魔法阵在地图上开启,「但请您遇到任何问题和状况都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会的。」我点了点头接过地图,刚才还很乾净的地图现在上面充满了密密麻麻的字体,哪里会出现什麽东西,可能有陷阱和栖息生物的特性都写的一清二楚,他果然很不放心我。

  虽然在看到上面那一堆注意事项後我还真的觉得他刚刚的担心是对的。

  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後我也没多说什麽就直接走进岔路里,而哈维恩似乎一直在原地看着我,直到我拐进下一个弯後才离开。

  哈维恩的担心是对的。

  在经历那堆注意事项以外的突发状况後,我才发现他真的是对的。

  也了解到後悔这种情绪,真的无时无刻都有办法缠绕在人的身边。

  一切都发觉得太晚了。

-----

大家安安,这里是原先只想看哈维恩跟人吵架(?)的作者。

前阵子回顾原作里哈维恩跟休狄吵架真的超有趣,所以试着思考了一下漾漾在的状况下这两人会发生出什麽样的火花(物理),结果不知不觉脑内思考就暴走了。

這次只有上下篇,下篇的字數會稍微多一些哦~

热度(7)

  1. 懶懶貓兒看萌點羅汐亞 转载了此文字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