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主吃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基本上是雜食。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頭貼繪師:@幻的男人M立地成佛

关于点文一事

总觉得自己沉寂太久了还是该说个状况……

前阵子因为某些私人原因和身体状况上所以忙了好一阵子没有动笔,但迟迟没有说明,想在这里道个欠(不过真的还有人看吗#

才发完点文活动就这样真是很抱歉(爆

最近虽然忙完了但没什么灵感所以卡着,我会尽快补完的。・゚・(つд`゚)・゚・

再次说声抱歉,以上。

【凹凸】崩毁(雷卡)

※第二季19集剧透慎入。
※可能辣眼睛

------

  『卡米尔。』雷狮挑眉看着眼前他们准备下手的猎物,在佩利的嚷嚷下询问身后的人。

  卡米尔望了自家大哥一眼,蠢蠢欲动的紫眸似乎也有些安耐不住,彷彿只要他应声好,面前的人就会如同一头狮子狠狠咬住敌人的咽喉。

  他将视线放回远处,看着下方的人影沉思,『我认为现在不宜行动。』他说。虽然这次雷狮如果真要行动他也不会阻止,毕竟对手不比安迷修难对付,只是人多不免麻烦,也容易过于透漏成员的实力。

  但既然雷狮徵求了他的意见,那麽向来讲求谨慎的他会照实提出自己的看法。

  『那就走吧。』雷狮听闻也不做多问,很乾脆的调头就走,让一旁的佩利不满...

  人们总是向愚昧宣示忠诚。

  以虔诚的名义献上血与肉,用虚伪的颂赞为这道菜淋上调味,最后用自以为是的庆典来当作包裹腐臭的糖衣,擅自认定神明是种嗜血的存在。

  他们追求历史的影子重蹈复辙,让腥红浸入土裡滋养大地,孕育出败坏的农物,吃进以后在人们的身体裡造就残酷。

  周而復始的循环着,人们开始遗忘这场祭祀最初的目的,甚至遗忘自己祭拜的对象,向盲目高歌、向无知共舞。

  冷漠地站在祭坛上鄙视讴歌的人们,他同是残忍的一员,可注定要做为被推上浪尖的祭子。

  没有慷慨就义的捐躯、没有出以公心的大义,他知道自己站在这裡的意义。

  没有任何意义。

  在朗朗的誓词和祭祀的铃声交织而成

【凹凸】灯、等待、心神不宁(雷祖)

※第三篇点文。

※\人生第一篇同人BG就给他们了/

※明明这对很萌但好像不怎么火。・゚・(つд`゚)・゚・

——————

  昏暗的鹅黄色灯光倾倒在那头翠绿色的长髮,流淌到正闭目养神的面孔上,向来冷漠生硬的脸此刻显得柔和且亲人许多。

  不同于其他女孩,特意练过武的身躯即使是休憩时也是笔直的伫立在寒冬腊月的冷风中,长版的风衣和在她的要求下包装得简朴的纸袋随风晃荡,却无法动摇主人坚定的意志。

  八点十分。

  蒙特祖玛微微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原先她没有太过在意时间是建立于等待的人从来不会迟到的基础上,因此等到发觉时已经稍显迟钝了。

  她默默收起手机,没有拨打电话...

【凹凸】衣柜、奔跑、稚嫩的(瑞金)

※同上篇一样是点文,没有上一篇雷卡的温馨,只有画风清奇的瑞金(?)

※因为点文原本只是想短短写所以很随便不要计较啊……(x

——————

  「那就交给你啦,我们出门了。」

  一切都起于那不负责任的话。

  格瑞低头看着这不明原因造成身体和记忆缩水的发小,一时有些头疼。

  他对于那傢伙本就不擅长应对,现在又是这种精力旺盛的小孩模样,眼下能帮忙的两个人又以帮忙採购小孩用品的名义把他留在这煎熬的战场上。

  可想起数分钟前的对话,他确实当下还是巴不得其他人快点走开。

  「格瑞,你变得好高呀。」金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裡头装满了崇拜的眼神,「果然喝牛奶真的会长高呢!」他双手握拳...

【凹凸】雷卡、转身、无声无息的(雷卡)

※最近在噗浪玩了跟风,内容是「给我一个名词、一个动词和一个形容词,我写一小段剧情」正好三篇都是凹凸的来放一下。

※很随便的标题。

——————

  他用手裡的钥匙打开对方的房门,「喀」一声在夜裡清晰地响起。

  虽然他们手中都握有彼此的钥匙,但基本上也只有在清醒时为了处理不得不防范的私事上才会使用,像这样倒是第一次,也只是心血来潮罢了。

  无声无息的走到床边,雷狮低头看着那张因熟睡而少了成熟、添上稚气的睡颜,深锁的眉头似乎是在做着恶梦,于是他蹲下身轻轻舒展对方皱紧的眉宇。

  这原先是小时候一个不经意的举动,结果意外的有用,最后便成了他们无声的习惯。

  床上的人的眉头...

我关注的人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