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主吃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基本上是雜食。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頭貼繪師:@幻的男人M立地成佛

【凹凸】崩毁(雷卡)

※第二季19集剧透慎入。
※可能辣眼睛

------

  『卡米尔。』雷狮挑眉看着眼前他们准备下手的猎物,在佩利的嚷嚷下询问身后的人。

  卡米尔望了自家大哥一眼,蠢蠢欲动的紫眸似乎也有些安耐不住,彷彿只要他应声好,面前的人就会如同一头狮子狠狠咬住敌人的咽喉。

  他将视线放回远处,看着下方的人影沉思,『我认为现在不宜行动。』他说。虽然这次雷狮如果真要行动他也不会阻止,毕竟对手不比安迷修难对付,只是人多不免麻烦,也容易过于透漏成员的实力。

  但既然雷狮徵求了他的意见,那麽向来讲求谨慎的他会照实提出自己的看法。

  『那就走吧。』雷狮听闻也不做多问,很乾脆的调头就走,让一旁的佩利不满的咋声,但在雷狮的瞪视下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卡米尔看着眼前连原因都不问就相信他选择的人,默默跟上对方的脚步。

  对于雷狮,他一向抱持着尊敬与憧憬。

  但他的工作不是毫无根据的相信自己追随的人是神、是无敌的。而是清楚的掂量对方的实力,替对方做出取得胜利,亦或是失手后得以脱身再来的计划。

  他崇拜着对方,但他不会允许自己因盲目而错过任何一分会让雷狮失去大赛第一宝座的机会。

  假如是比较难缠的对手,卡米尔的计划裡总会有好几种即使大哥身受重伤也能帮助其脱身的方式,不过他的计划裡总是缺少了某一部分。

  关于假如雷狮死亡后,他该怎麽做的部分。

  他想过无数种雷狮可能会战败的可能性。在无数场激烈的过招中因为微小的失误而被细心的对手捕捉、在自身处于不利的状态下遇上强劲的对手,或者自己拙劣的差错造就大哥的弱点暴露。

  即使他一直有那颗璀璨的星在殒落之际,即便烈火焚身也会接住对方坠落的身躯的觉悟,他仍会去正视这个问题。但只有假如雷狮死于大赛之中他会怎麽做,他向来将自己立于之外不愿思考。

  因此当他凑齐四分在通关者们的聚集空间看着电子屏幕裡的景象时,那向来机灵的脑袋就像咬合密切的齿轮被硬生生卡了颗石头,无法运作。

  众人不安的窃窃私语和庆幸自己早已通关离开迷宫星的喃喃自语在耳朵隔绝那些恼人的低语后变得相当遥远,不可置信的眸子瞠大着,蓝瞳在强烈的光照中紧紧收住眼前的画面,而隐藏在围巾下的嘴唇则在错愕中微啓。

  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雷狮毫无反驳之力、如此狼狈的模样。

  看着地上一动也不动的雷狮,卡米尔第一次对于大哥的行动做不出任何反应。而实际上他能有什麽反应?

  完全被隔离开来,而且向来都是由裁判长联繫参赛者的状态下,他能做些什麽?

  明明已经有捨身的觉悟,但没想到当发生了意外,自己竟是连这麽做的权利都没有。

  卡米尔盯着画面死命地想运作不听使唤的脑袋,但越是如此便越发无法思考,尤其在一片众人的叫骂声中,他不禁皱眉想先让那群人闭上讨人厌的嘴。

  叫骂声?

  微怔,卡米尔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不知何时变得四分五裂的地板,而龟裂还在持续着。

  他低头看着从他脚底为中心扩散出去的网状裂痕,听着地板因逐渐承受不住而往下崩裂的破碎声响,以及众人在惊慌失措下的尖叫声。

  如同他的世界一样。

  一切开始崩毁了。

——————

好久没发文了,练练手感顺便当作生存证明,辣眼睛的话道个歉_(:з」∠)_

最近发生了有点多事情半喜半忧的,心颇累

点文的再拖一下……(气音

热度(33)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