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10(冰漾)

  学长怎麽会突然提起这个?

  「我没有生气啦,真的。」我不解的看着他。

  没有回话,学长盯着下方灯火通明的街道。

  不少地方都有很多人们在庆祝,即使远方的大型烟火秀早已消停,还是有各地在不断施放小烟火,随着烟火的烟雾散开,欢愉的气氛也跟着瀰漫在各地。

  总觉得开启这个话题的我们,就像是被隔离这个世界一样。

  即使知道接下来的话题可能很重要,我还是有一点害怕这种凝重感。

  「那条围巾是老太婆织的。」抬起下巴指着我的围巾,学长主动提起了未曾提过的,关于他家的事情,「虽然很烦,不过她确实是个很好的养母。」他的语气淡漠的好像在谈别人的事情一样。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迟疑的问:「养母?那学长你的……」既然他开了头,那应该是可以问,但总觉得贸然开口又不太好。

  「我的双亲很喜欢四处旅行,在生下我前,他们就跟我的养父母很熟了,家裡有很多他们的照片。」主动接下我的话,学长背过身靠着栏杆,抬头仰望暗沉的夜空,「生下我没多久后,听说他们曾经去过的国家发生了一点事情让他们很担心,就想说回去看一看。」

  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这种听起来很戏剧化的事情没想到会发生在学长身上。

  照这样看来,学长之前会住过日本跟其他地方有可能是因为养父母也一样喜欢四处游历?

  可应该是要悲伤的事,学长的表情却无动于衷。也许是因为过于年幼就失去双亲,比起他们,提起养父母时他的脸上拥有更多生动的表情。

  难怪学长会说不是每件事情都无法重来。

  「我认为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可以那麽简单的就回到过去。」学长一反之前强硬的态度,「所以不要过度依赖这个力量。」

  我看不出他在想什麽,但我觉得他的表情很奇怪。

  明明是在说重要的事情,却没有上次认真的态度。

  学长在说谎。这是我第一时间闪过的结论。

  也不能说他在说谎啦,但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和直觉,我觉得学长还有隐瞒我的事情。

  他说的这些都是实话,可是这不是他要求我不要使用力量的首要原因。

  我无法否定太过久远的事我的确没辙,但只要是发生当下我马上重来都还来得及,照道理讲这种说法有点欠缺说服力。

  何况学长用着不带感情的态度在叙事这件事情并要我引以为戒,怎麽让人信服?

  这时我忽然想起从那天去夜市以后就一直没被提起,我差点忘记的事。

  难道跟学长的能力有关係吗?

  而且,学长是不是也有点迷惘?否则他一向很精明,怎麽会出这麽拙劣的差错?

  我盯着底下在笑着玩耍的人们,想起学长刚刚说的话。

  『明年跟他们一起过吧,不然会很寂寞的吧?』

  刚才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以为学长又是在发孤僻宣言而已。

  一股寒意从脚底勐然窜上头顶。

  他是在暗示什麽吗?

  「不会的。」我转身面向学长,用着有点颤抖的语气向他宣誓:「……不会有这麽一天的。」

  「褚?」学长疑惑的跟着退开栏杆,他的眼神像是有点惊讶,却又带着一丝动摇。

  是为了什麽?

  我看着跟预想完全不同的画面,用力扑向前抱住学长,把头埋在他胸前。

  「因为学长很厉害啊,我也很厉害的。就算学长出事,只要马上重来一定有办法的。」我也说出跟脑内构思全然不同的话,心跳的比想像中还要大声。

  我犹豫了一会,然后鼓起勇气说出口。

  「我想跟学长一直在一起。」

  结果我终究没胆直白说出喜欢这个词,但学长一定不可能不懂的。

  当我抱住面前的人时,他突然全身一僵,但没多久又放鬆身体,这让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现在我的心跳声是不是大到会被听到呢?

  我的心意有传达到吗?

  抱着学长等待他的回复时,我感受对方那原本平静的心跳突然跟我有着同样的频率,激烈而大声的鼓动着。彷彿要到达同步的状态般,让我的心中萌生出一股更加欣喜的情绪,抱着学长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收紧。

  学长也是跟我保持着同样的心情吗?

  这种夹杂着害怕、喜悦和紧张的情绪,是第一次那麽激烈。

  我充满期待的思考着学长等等可能会说的各种话,但随着时间过去,我的想法像被泼了水般逐渐冷却,开始转为一种奇怪的、好像心脏突然被谁给握紧了一样的感觉。

  学长的心跳不知何时趋于平静,变得像平常那样。

  而他从头到尾什麽也没说。

  空气顿时瀰漫着一股怪异的气氛,学长没有做出什麽来驱散这个氛围,我则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太过安静了。

  我们之间没有答应、拒绝、道歉,学长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推开我,或者回抱我,好像就只是任由我维持这个姿势直到我满意为止。

  时间彷彿静止在那一刻。

  方才的欢乐突然像消失在空中的烟花一样,沉寂在幽暗的黑夜裡。

  这时我才发现,一直以来勉强维持住的天秤,好像在刚刚被我给推倒了。

  那一夜的最后我是保持着怎样的心情离开学长,我们之间又是带着怎样的沉默回到家中,我已经有点不记得了。

  然后我们之间倏地失去了所有交集。

  儘管如此,我依然没有选择宁可没发生过。

  明明可以靠重来就洗刷掉的尴尬与裂痕,我却不希望就这样重来,是为什麽呢?

  就算用这种方法也希望能在他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吗?分明是重来会更好吧?

  我忽然也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了。

  回归学校生活根本是眨眼般的事情,但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明显,身旁的千冬岁没有多说什麽,对于我推掉今天大家聚会的事情也表示支持。

  「好好休息吧,漾漾。」期末考结束于一片欢庆的喜悦中,千冬岁担忧的看着我,「我会帮你跟大家说一声的。」他拍拍我的肩膀,从包包拿出我喜欢的巧克力递过来。

  「好,谢谢。」我勾起微笑回答他。

  也不知道是千冬岁真的转达了我的事情,还是老姐那边传到他们耳裡,儘管我没参加聚会在其他时间各自遇上其他人,他们也都心照不宣的对这件事隻字不提,让我对于这样的贴心举动有点哭笑不得。

  其实我没有想像中的失落,只不过是沉淀以后在思考一些事情而已。同时我也确定我们彼此都需要一点独处的空间。

  我觉得……学长对我应该是相同的心情才对,虽然这麽说有点自大,但如果学长也同样喜欢着我的话,那对于之前他对夏碎学长发火的事情就说的通了。

  没有给予我回应的原因,假如是因为我的能力,学长应该不至于什麽也不说。

  也许是不能说。既然如此,我想就是有关于学长的能力了。

  我不清楚学长会用这段冷却时间来做什麽,但我得想办法找出他的能力到底是什麽。

  然而眼看时间就这样流逝,我却完全束手无策。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轻易的跟别人说,就连夏碎学长我也不清楚他知不知情,但假如说了他就有可能会告诉学长,而凭我的脑袋根本无从旁敲侧击。

  就在我还在苦恼于为什麽自己没有一个聪明的脑袋时,寒假就要开始了。

  要开始了。

------

很抱歉没有依大家所愿是个愉快的告白,剧情突然就变得很沉重了,而且很可能就要这样一直沉重下去了──

最近有点忙一直没能动到文,而且结尾明明已经想好了却一直卡文,直到最近才补完。・゚・(つд`゚)・゚・

总觉得挖坑前只想写最后面的剧情,但为了写后面的剧情拚了命的补坑后,反而后面就越来越懒得写了(欸)

下一章就是冰炎视角的番外了。

热度(23)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