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7(冰漾)

  这之后的一个月我跟学长还是持续保持联络。

  我们之间看起来好像什麽都没发生,也没再提过那件事,该吃饭还是吃饭、该聊天还是聊天,期末考的准备也因为学长相当轻鬆,但我很清楚自己的心裡开始有什麽样的变化。

  除了明白学长待在我身边是有目的后就有点难再用平常心去看待之外,还有另一种情愫在。

  那大概是很早就存在,只是现在才发现的感情。

  我喜欢学长。

  然而学长的想法我始终摸不清。

  那天回家我想了很久,我猜当时学长是因为看我在胡扯瞎扯才会随口说出这种话,但人家都说无心的话往往都带着潜意识裡真实的反应。

  所以我仍然不明白他到底为什麽要为了我的能力这样牺牲自己?

  假如他真的对我毫无感觉、甚至讨厌我,他大可在知道的第一天把我抛开就可以了吧?

  啊,也有可能是他刀子口豆腐心,没办法真的就这样把人丢下不管吧……毕竟都带着我翘课了……

  「褚──冥──漾──」

  「诶诶诶?」

  我慌乱的抬头,视线挤满了各种表情的面容让我吓的往后退。

  「漾漾,这是你第三次发呆了,罚你提个意见!」喵喵不高兴的指着我,但我也只能不好意思的摸头提问:「抱歉,我刚刚没听到欸,能再说一次吗?」

  「我们刚刚在讨论一起去跨年的事情。」千冬岁无奈的回答,「在讨论要去哪,漾漾有想去的地方吗?」

  奇怪,刚刚的话题明明还在讨论校内活动吧?我瞄一下手錶,离我上一次回魂才过不到三分钟。

  话题也换太快了吧?

  「那个……抱歉。」大家都这样看着我,搞的我突然涌起一股罪恶感,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搬出早就想好的说词,「我跨年有预定了。」

  「该不会是要跟学长过吧?」卫禹一脸「有八卦听喔」的举手提问。

  不愧是我青梅竹马,一语道破天机,完全不给我面子。

  眼看我没有马上反驳,喵喵兴奋的双手撑在桌上靠过来说:「是约会吗?约会!」

  她的声音大到让人惊恐,害我连忙摀住她的嘴,「才没有,不是要约会啦!而且我也还没约他。」我比了个嘘的手势,她才乖乖的坐回座位。

  「那就是想跟学长过,但还不是约会。」一旁的莱恩帮我们把桌上的菜挪出溷乱现场,然后做出结论。

  ……怎麽觉得上了大学老是被套话?

  「原来你还没告白啊?」千冬岁有点讶异。

  我才想反问你们怎麽一副都知情的样子?我还以为同性之间根本不容易看出来的。

  对于我的疑问,卫禹马上就看出来,「很明显啊,这又不是什麽好丢脸的,学长很帅嘛。」不带一丝调侃,他一向很实话实说。

  学长是很帅没错,但这样听起来好像我很肤浅耶……

  相较于他们兴奋的反应,我反而有点挫败,「可是学长感觉上比较……看重夏碎学长。」

  空气裡霎时出现微妙的静默,然后由千冬岁的疑惑打破,「我哥?冰炎学长才不喜欢我哥。」

  我有点惊愕千冬岁为什麽会这麽笃定,但只见他朝其他三人看过去,莱恩也跟着不解的开口:「他们就只是很好的朋友吧?」

  呃,难道这是所谓的旁观者清?

  「同意。」喵喵举手附和,卫禹则可能是在回忆学长们之间互动的印象,低头思考好一阵子才开口:「我也觉得没有吧?」然后他对我双手握拳做出加油姿势,「不要在意那麽多,不快点小心学长被追走喔。」

  「学长才没那麽容易被追走。」我忍不住反驳,结果换来大家意味深长的笑容和瞭然的暧昧长音,「齁──好有自信哦──」

  「你们不要闹啦!」感觉脸上一热,本来想叫他们住嘴反而又被调侃一番,「漾漾脸红了喔。」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在旁边揶揄着。

  你们是小学生吗你们!

  就在我们这裡打闹成一片时,头一次在这个时间点听到的熟悉声音传来,「你们这裡还真是热闹。」

  夏碎学长就站在我身后,他拿着一叠应该不是课内要用的厚皮书,明明应该是相当有重量的书籍,他却从容的好像只是拿着普通课本一样。

  是说夏碎学长身上总是有股微妙的气质,跟学长那种看似低调,周遭却有冷冽凌厉、生人勿近的威压不同,他给人的感觉一向是温和内敛又沉稳。

  可虽然觉得容易亲近,却又有一种若有似无的气势,让人会想下意识对他保持谨慎小心的态度,现在拿着书的模样看起来更有书卷气息,那种气势也更明显。

  虽然熟识以后两人的高深形象都毁掉一半就是。

  不过我突然理解那种只可远观是什麽样的感觉了,他们两人平时给外人的气势都不太好惹,难怪对他们有好感的女生都不敢直接动人,对我倒是挺乾脆的。

  「在聊什麽有趣的事情吗?」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时,夏碎学长发问。

  「我们在说漾漾──」我一秒死死压住喵喵的嘴。

  「褚?」夏碎学长更好奇了,他偏头想了一会儿,意外爆出让人震惊的话:「是最近在传的那个吗?」

  等等,「最近在传哪个?」我抓着一旁号称学识包括八卦都渊博的千冬岁。

  我好像老是在跟世界脱节,我可以合理怀疑是被这群损友封锁情报网了吗?

  而且该不会跟我那在抽屉裡与日俱增的威胁有关吧……

  夏碎学长奇怪的看了其他人一眼,然后又面带困惑的盯着我,「大家都在传你跟冰炎在交往,原来你不知道吗?」隐隐约约,我好像看见他很想勾起嘴角,但又很努力在压抑。

  想笑就直接笑出来啊!

  我捂着脸发出悲鸣,「难怪……是谁乱说啊……」我就觉得最近找麻烦的人越来越多,果然不是我的错觉。

  身旁这群人铁定早就知道了,可恶。

  「难怪?发生什麽事情了吗?」毕竟我刚刚还一脸状况外,这样的说词让夏碎学长感到不解,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被找麻烦了吗?」

  千冬岁在一旁抢先肯定我打算敷衍夏碎学长的猜测,「前两个月就有了,不过最近越来越过分。」

  虽然我没说,但千冬岁果然知道这件事,而且他八成也跟其他人说了。

  夏碎学长听闻后敛起笑容,变得有点严肃的沉思起来,我急急的跟他说:「可以不要告诉学长吗?」

  我已经造成很多麻烦了,不想再让学长担心。

  况且这种情况也不会因为跟学长说而转好,那还是别增加人家心理压力吧。

  经过这段日子我也了解,这大概是学长不喜欢跟人互动的主要因素之一。

  话说不知道是不是心态影响的关係,自从少用能力后我的运气真的没那麽差了,换个角度想也不过就是从能够避免的衰运变成无可避免的状态,整体抵销下来我觉得还是挺划算。

  反正我一直都很习惯类似的模式。

  夏碎学长叹了一口气转开话题,「那麽我顺便带个消息吧,冰炎最近家裡有点状况,明天开始会连请三天假。」他指着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如果要找他要尽快,他忙起来的时候可能连手机都不会回复。」

  连手机都不会回也太忙了吧?

  其他人似乎也有一样的疑问,「完全不会回?」卫禹担忧的偷偷看了我一眼,「如果这段期间有急事怎麽办?」

  我本来还不太懂卫禹的眼神是什麽意思,直到我随手瞄了日期一眼才勐然想起──

  今天是27号。

  我整个人都懵了。

  「他一向是这样,除非有办法找到他家。」夏碎学长也无奈的耸肩。

  「对了,夏碎学长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跨年?」话题差不多告一段落,看夏碎学长好像没有要马上离开的意思,乾脆拉回刚才话题的莱恩帮忙把椅子拉开进行邀约。

  「好啊,要去哪呢?」对方也很直接的坐下来加入讨论,喵喵顺便跟他解释还会邀请我姐跟她的学姊,而他听到名单内没有我跟学长时也没多说什麽。

  之后的话题都跟我无关,我索性马上拿出手机,邀请的字没多久就打好,但却迟迟发不出去。

  以前都是非常随性的想约就约,结果他们刚才那样一闹,我反而在意起约学长两人去跨年会不会很奇怪了,总觉得没什麽特殊的理由就浑身不对劲。

  我在干什麽啊我,这样简直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啊!

  我忍不住抹把脸,甩开这奇怪的念头继续跟手机奋斗。

  可我还是不断把讯息删删减减又补上跟原先差不多的字,整个纠结到身边的人最后乾脆放任我,开心的讨论晚餐去。

  直到晚上回家睡觉前我都还在床上打滚拿不定主意,最后短针跳上十一点才勉强做出结论。

  等学长睡着再发好了,这样被拒绝才不会尴尬。我气馁的想。

  等到我鼓起勇气按出发送键,已经是十二点的事情了。

  那一夜,真是难以入眠。

------

又爆字啦XDDD

眼看进度终于快来到整部作品的一半了,一路看下来惊觉夏碎的戏份其实超级多,而且莫名的好像有点夏漾味道,脑内一直偷偷补了跟正文无关的三人修罗场画面,但其实自始自终夏碎都在双方和剧情推动上很努力在进行贡献的!


热度(28)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