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6(冰漾)

  我整个人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着学长。

  「详情这裡不适合说。」把我那根直直指着他鼻头的食指拿开,学长暗示我这裡不是谈话的好地点。

  随后我们转移阵地到人烟稀少的公园裡,在这段期间内我除了满脸不可置信就是在脑袋短路。

  「你那副蠢脸要摆到哪时?」学长终于看不下去,用鄙视的眼神瞪着我。

  「学长你,呃……」因为有太多疑问,反而不知道该从哪裡问起才好,最后迫于学长开始不耐的神色我才先提出最想问的问题:「你知道我有特殊能力?」

  才刚开口我就后悔了,连面前的人都露出一副在看白痴的脸。

  不就是察觉到我的能力了,啊不然是要怎麽问?

  我都想白眼自己了。

  「你有特殊能力我也是刚刚才确定的,毕竟你在我面前不怎麽用。」学长扶额叹了口气,决定自己说出他知道的所有事情,「我是之前就有感觉了,但我没想到有人可以为了一隻娃娃连续用五次能力。」虽然好像很无奈,但学长也不忘要损我。

  「不就是因为要送礼物……」我咕哝着,但又从刚才的话裡提问:「之前就有感觉?哪时?」如学长所说,我确实不常在他面前用,到现在也才两次。

  「我带你去见夏碎那次就有了,差不多快六点的时候吧?你好像用了一次。」出人意料是不带肯定的答案,可学长还是很明确的说出时间点,着实让人感到佩服。

  居然认识第一天就知道了!可是学长当时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异状,「所以学长也知道我是什麽特殊能力了吗?」不然就不会刚刚问我玩了几次射飞镖才对。

  摇摇头,学长再度给我意想不到的答案,「一半一半。」

  这下我反而更错愕了,「咦,可是你刚才……」

  乾脆走到后方的长椅,学长坐下后拍拍身边的空位,我跟着坐到他身旁后才继续说:「夏碎那次我只知道你使用了能力,但不知道是为了什麽,后来选雨伞的事情我还以为是预知未来。」

  他偏着头停顿一会,似乎在思考怎麽说才能让我明白,「但你刚刚在同个地方重複使用能力,我发现当时间点非常靠近时每次的能量波动都会重叠,加上是玩游戏,就推测出你的能力应该是回到多久之前j的过去。」

  说着说着学长突然恍然大悟,「照这样看来,当时你提醒我杯子的事情,大概是因为『之前』我打翻过杯子。」虽然话裡带着不肯定的词句,但学长的语气相当肯定。

  「学长你是侦探吗……」从这麽细枝末节的地方都能把事情推理的一清二楚,感觉上是我破绽太多,但我根本没想过有人会发现。

  「那学长也是有特殊能力的人囉?」我也只想得到这种可能性。

  没有立即回答我,学长低下头沉思着,我也只好趁这段时间东看看冷冽的白光下聚集的蛾子,西看看树丛裡堆积的一两袋垃圾。

  既然对方没有明确的转移话题,我想他只是需要时间酝酿而已。

  不过这种弥漫着尴尬的怪异沉默实在让人浑身不对劲,总觉得时间过的比我刚刚脑袋当机时还要慢,学长才终于缓缓开出金口:「……算是吧,不过比你的没用很多。」

  还好学长现在没抬头,不然我的眼神一定能马上让他把手呼到我脸上。

  等这麽久只回这麽一句,刚刚难不成学长是在放空?「学长不提提自己的能力吗?」虽然学长不太想提的样子,但我还是有点白目的主动发问。

  「不重要。」他老大只回我这三个字,然后站起身来用非常认真的表情看我。

  「褚,你能答应我以后尽量不要使用你的力量吗?」不知道为什麽,学长的语气在一瞬间变得非常严肃,他用很郑重的语气在说,几乎让人感觉他不是在询问我的意见,「最好是完全别用。」

  「为什麽?」我下意识脱口而出,有点莫名反弹,但又有点心虚而低下头。

  这个能力虽然不知道是哪时有的,但它真的很方便,最重要的是,它能改变我想改变的一切。

  我还记得大约是国中的时候,我们全家出游玩遇上了一次车祸,我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家人恐惧的颤抖,自己也完全痛到无法动弹,只能卡在车子裡等待救援。

  后来我使用这个能力回到前几天说想去别的地方玩,虽然当时被老妈臭骂了一顿,但我们就这样安然度过一天。

  还有我也曾目睹过一辆车辗过一隻小猫,也是靠能力才先把小猫赶走的,当时还莫名被抓好几下。

  这股力量照理说是利大于弊,但为了避免出现谁一直想仰赖我的力量或者把我拿去解剖,因此我谁都没说过。

  但或多或少还是会有点闷吧,毕竟很多时候如果重来,记忆就只剩自己记得了。

  所以当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而不认为我头脑有病时,我除了担忧外还挺开心的,而且对象是学长,后者一定大于前者很多。

  结果才刚想说有人能跟我一起分担这个秘密,却被用这种态度对待,我……内心是有一点无法接受的吧?

  凭什麽这样命令我?就算是学长也一样。

  那是一种出自于自以为是、自私的心态,我不得不承认。

  可能是我的情绪表现得太明显,学长放软语气主动向我道歉,「抱歉,我没有要否定你的意思。」他叹了口气,让自己稍微放鬆一些。

  看着学长,我想我可能真的有点反应过度,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可以知道为什麽吗?」

  「褚,你要知道,不是每件事情都能靠回到过去这麽简单。」他说的很认真也很简洁有力,就像所有动漫裡那些主配角对想要操纵时间回到过去的人给予忠告。

  可是我明白,我的能力唯一的副作用仅仅是让我付出精神和体力上的消耗而已,顶多再算上运气。

  我甚至不需要以命相搏就能拯救身边谁的未来。

  但当我抬起头看着学长的脸时,我看到他的眼裡有很多複杂的情绪。

  他的语气很认真,可眼裡那种有点受伤又落寞的感情,让人不知是从何而起。

  学长在为谁悲伤?

  也许是被发现我在盯着他发愣,学长很快就换回平常那种酷脸,「走吧,我载你回去。」没有等我回答,他掉头就走。

  虽然变回平时的样子,但学长的的背影却透露出一丝孤单。

  他不喜欢跟人有交集,也讨厌跟人有肢体上的接触,但他却允许我拉他的衣服,还主动抓住我的手。

  为什麽他要纵容我,并一直跟我保持互动?

  儘管当初并不清楚我真正的能力,但他一直跟在我身边,然后我就下意识不太使用能力了。

  学长说他不希望我使用能力。

  「学长,你该不会是──」我忍不住激动的拉住学长的衣服,直到他困惑的眼神映入眼底,我话锋一转,硬生生露出笑容,「──对我有意思吧?」

  「蛤?」这下换成学长错愕了,显然没想到刚刚严肃的话题会这麽跳痛。

  毕竟我本来就只是随便找个显眼的话题唬烂过去,省的学长开始逼问我原本要说啥。

  「因为我听夏碎学长说你不喜欢跟人接触啊,但学长好像没对我生气过。」不知道现在的我笑容看起来到底自不自然,但我还是用很轻鬆的语气调侃学长。

  学长盯着我好几秒才没好气的回,「你也想太多了,不过是不跟你计较而已。」他摆摆手继续迈开脚步,「真要论的话夏──」

  我闭上了眼睛。

  几乎是同时,心脏好像传来绞痛的感觉。

  「褚?」走在我身前的学长疑惑的回过身,那张平静的脸没有表露出其他情绪。

  「嗯?我只是在思考事情而已。」我露出笑容毫无诚意的敷衍回去。

  我知道,学长一定有发现我又使用了能力,只是我不说,他点破也无法知道原因,而我的行动等同于马上拒绝他刚刚要求我的承诺。

  这是我第一次因为谁的话语而使用能力。

  而我也发现,无论我问的是哪一个问句──

  两个都不会是我想听的答案。

——————

冰炎的行为在漾漾的眼裡是那样明确,想法却模糊不清。

他猜到了冰炎跟在他身边的原因,但也不仅仅是他所认为的那些因素,这些都是很难单凭第一视角表达出来的部分_(:з」∠)_

因此可能会在之后出现学长视角的番外。

同时剧情也开始要走向比较沉重的方向,虽然只要跟大家在一起,好像就又会变成愉快的模式(?)

以上。

热度(31)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