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双人对战

※有些原作术法因为没有详细提及使用时机和效果,因此照自己的意思来了。

※几乎是自创术法还请注意。

——————

  「咦!双、双人对战?」

  无视我满脸惊恐,安因听闻后点头贊成这项提议,「能与黑袍和紫袍对战是个很不错的经验,可以当作一场训练。」

  「你这一年应该也学了不少吧?努力拿出点成绩吧。」兰德尔学长坐在沙发上轻啜一口红酒,语气完全是看好戏的姿态。

  我看着全黑馆的黑袍们,根本没有人想救我一命,还有几个在把我推进火坑,「我认为您能办到的。」只有尼罗走上前拍着我的肩安慰道,一旁的赛塔也对我露出鼓励的微笑。

  这不是办不办得到的问题,是我根本不敢啊──

  「你怕什麽,...

【特传】没有你的梦里(哈漾)

※两人交往中设定。

——————

  我踩在红褐色的沙地上。

  原先该是充满绿意的肥沃土地只剩下枯萎腐朽的植物残骸在被沙漠化的土地上沉默着,没有大气精灵的歌声、没有动物的踪迹,这些寥寥无几的植物是大地仅存的悲鸣。

  远方的天空是一片溷杂的污浊,让人不安的紫色气流在墨色天空裡不断翻滚,偶尔还会从中噼出红色的闪电打在地面上,将地面烧得焦黑。

  往上抬头,上方比远处更加诡谲的绿色在和橘色在翻腾,让我忍不住摀住嘴巴来避免那种噁心感。

  这裡是哪裡?

  原先还察觉不到任何人的广大空间突然浮现了各种各样的黑色种族和白色种族。

  比黑小鸡还要大的夜妖精们在四处屠戮着已经无力挣扎的...

關於無法傾聽之語的寫作方向

哈维恩

  在这裡大概提一下番外的思考方向因为好像有人不敢看

  漾漾死掉了,虽然想过带着沉默森林血洗黑暗同盟听起来很霸气,不过仔细想想不太可能发生。

  先不提哈维恩的权利跟号召力到底有没有办法为了漾漾的死就这样开战,但作为大家公认卑鄙(?)的夜妖精,同时又是沉默森林的攻击队队长,哈维恩一定是相当精明的人,而且其实很公私分明,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没有考虑过后果的举动。

  何况对黑暗同盟出手妖师绝对是首当其冲。(毕竟他们现在已经被很多人看成是一起的关係)

  而且说实话就算绕回撇开的那点来看,除非然跟冥玥亲自开口,否则他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带着族裡的人冲去砍人,毕竟死的只有漾漾一个人,...

【特传】无法倾听之语(主哈漾,微冰漾)

※无法倾诉之语的番外篇。
——————

  他做了一个梦。

  他看见他所侍奉之主与冰炎殿下一起在原世界的某一条街逛街,人来人往的人潮上,那位代导学长三不五时就得拉一下那人的后领来阻止被人潮冲散。

  不自觉地跟着他们逛过一家又一家的商店,然而明明他就站在那个人触手可及之处,对方却完全没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反而拿着一个整人箱偷偷对准身旁的人。

  那位殿下马上拆穿对方的阴谋嗤笑他的幼稚后,他的主人便瘪嘴将东西放回去,拿起下一个东西持续挑选的动作。

  内心深处有种不甘与躁动感。

  儘管那位殿下看起来总是对他的主人没什麽耐心,但还是陪他绕过拥挤的人潮往下一家店,也许正是如此他的主人虽然...

【特传同人】无法倾诉之语(下)(主哈漾,微冰漾)

  『请问您要去哪?』

  『我要和喵喵他们一起去最近新开的店,你这段时间自由活动吧。』我在找钱包时,哈维恩直接递到我的面前,我也很乾脆的接过来就直接塞进包包。

  『请让我……』就在我开始换上外出服时,哈维恩突然伸出手,却又硬生生停在半空中,也把准备出口的话语掐断。

  这只黑小鸡似乎很介意我每次都故意不告诉他我们聚会的事情,就算我讲过好几次「大家都在一起不会有事的」也一样。

  而且因为早就事先跟大家套好了,所以我的行程没被他知道的那部分就是出去玩的时候。

  不过依照前几次的状况来看,同样都是一脸纠结,但这次感觉不太一样,好像是有什麽别的事情想说?

  该不会是我放生他太多次...

【特传同人】无法倾诉之语(中)

  拿到物品的过程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的难,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哈维恩给的注意事项非常有用。

  但原本我还挺担心的,实际体验一次这麽顺利真是让人感动。

  路的尽头是一个不大的圆弧形空间,从这里走到底搞不好还不到一百公尺。我拿起另一张自己准备的纸条出来稍微比对一下,确定需要的那种石头正好在里面的岩壁上。

  走上前看其实还满大一块的,几乎要占满圆弧一半的靛蓝色矿物隐隐约约还发出了微微的光,在这种光线不是很好的洞穴里非常漂亮。

  「米纳斯,麻烦妳帮我切下一小块吧。」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太大不好带回家,也不知道会不会我这样一切洞穴就垮了。

  用米纳斯朝墙壁开了一枪,一块几乎有头那麽大的...

我关注的人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