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3(冰漾)

  直系抽籤的事情过没多久后,我成了一年级新生裡最有名的人之一。

  从那天之后学长跟我来往的非常密切,通常只要他没课都能在下课见到人,好像他都不用做其他事情一样,我们两个溷在一起的时间比普通学长学弟还多很多。

  其实这带给我不少困扰,除了一堆女生一直要找我交换直系之外,偏激一点的还会在我的包包裡偷塞威胁信或小刀片什麽的,这种状况可没办法重来一次就解决。

  到底是有没有这麽夸张啊,男的怎麽可能造成什麽威胁,没必要为了学长犯罪吧?

  而且人又不是我说换就换的!

  不过对于这种倒楣的状态想归想,我倒是没打算告诉学长。

  「冥漾,还是有好多人在看你喔。」跟我就读不同系的卫禹在我耳边偷偷说,我们的事情早就传到别系了,「都过快两个月了。」

  原先我就不太跟人有所交集,除了卫禹通常没什麽跟人有来往,结果因为学长,我反而觉得自己现在无论何时都在被充满意图的眼睛盯着,让人很不舒服。

  「卫禹不也是吗?居然抽到我姐。」毕竟我们是青梅竹马,老姐跟卫禹根本早就熟透了,互相照应跟熟悉度都很好。

  不过老姐也算是很多追求者的那种人,总觉得卫禹也不会比我好到哪去。

  「对啊,运气很好呢,如果是玥姊就不用担心会不会尴尬了。」卫禹笑着点头,比起人漂亮他比较在意好相处这点,「虽然还是老样子,偶尔看起来有点可怕,不过挺关心我。」他边说边朝远处在跟我们挥手的朋友们打招呼。

  「卫禹跟漾漾早。」刚才与我们打招呼的是就读医学系,绰号是喵喵的米可蕥,她笑着把为了佔位放在椅子上的包包拿开,「感觉我们这边好多人在看。」

  明明餐饮系离学生餐厅很远却还是准时到这跟我们吃饭的莱恩也默默帮忙拿出菜单摆上。

  我看着这以往总是只有两个人,现在却有五个人坐满的座位。如果说只有我被关注一定是指学长的事情,那我想现在引人注目的根本是我们这桌成员组成的问题吧?

  啊,对了,虽然学长的问题让我很头痛,不过自从学长带我认识夏碎学长后,我的朋友从只有卫禹的状态开始多了千冬岁,千冬岁又一直帮我介绍其他系的朋友,现在我身边反而变得超热闹,大家也都很好相处。

  唯一不变的可能只有我看起来是长相最平凡的吧?

  「我只是附带的啦。」卫禹拉开椅子,两手张开对着我甩啊甩的做出欢迎登场的手势,「将将,真正受人注目的是这位。」

  「不要闹啦,我才不想这样勒。」连忙把卫禹的手拍掉,我赶紧跟着坐下点菜。

  「漾漾很幸运啊,抽到冰炎学长。」喵喵双手捧着脸,眼睛闪闪发光的充满羡慕,「喵喵是抽到学姊,虽然有点可惜,不过学姊很好相处。」

  「我是学姊,岁的是学长,不过都没什麽在联络。」一旁的莱恩跟着加入话题,把我们两个来之前就先点的小点心推过来。

  在我们这个五人团体裡,没有联络的状态反而比较少数,不过千冬岁跟莱恩有机会都是一起行动,人脉也不算差,应该没什麽影响。

  「对了,最近附近不是新开了一条夜市吗?要不要我们找一天找大家的学长姊一起去逛逛?感觉很好玩!」喵喵双手击掌兴奋的提议,还非常有行动力的马上拿出手机安排时间,「就这个礼拜六?」

  同学,现在都礼拜五下午了,你礼拜六要约十个人?

  「我不要,刚刚不都说了不熟,有够奇怪的。」千冬岁马上对喵喵泼冷水,对于跟完全不熟悉的人出游相当反弹,但喵喵也不甘示弱的反驳:「就是这样才会熟嘛!」

  喵喵鼓起脸看着千冬岁,不过后者一脸完全没有转圜馀地的模样,喵喵只好稍微退让,直接说出排挤素未谋面的学长姊们的话:「要不然我们不找你跟莱恩的嘛。」

  完全没有人要考虑一下时间上的问题吗……

  正当我才想说「这麽突然学长姊们应该没办法吧」时,莱恩突然放下正在吃的饭糰开口:「这个礼拜六我有事情没办法。」

  「那不然下礼拜六?」喵喵又提出下个时间点。

  结果这次变成卫禹举手了,「抱歉,下礼拜六换我不行了。」

  喵喵看着卫禹双手合十充满歉意的模样也没办法多说什麽,只能气馁的摊在桌上,「那就之后再说吧……」

  这件事情被暂时搁置后就是日常的閒话家常,双数週的礼拜五下午第一节是难得所有人都空堂的课,所以这个时间大家通常都会像这样待在餐厅聊天。

  看着牆上时钟的指针快要接近两点,我才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我记得学长这个时段也是空堂才对,他怎麽不来一起吃饭?

  学长该不会是怕生吧?

  代表下课的钟声响起,眼看下一堂课就要开始,众人纷纷起身整理桌面,教室比较远的莱恩则是先被我们赶回去了,千冬岁拿起包包却看我没有动作,疑惑的开口:「漾漾,在想什麽吗?」

  「啊?我是在想学长很怕生吗?还是挺孤僻的?」我接过千冬岁递来的面纸,随手擦几下后丢进垃圾桶,「总觉得很少看到他跟其他人有互动。」好像除了我跟夏碎学长以外几乎没看过他跟谁走在一起。

  千冬岁听到我的疑问后噗的笑出来,他把眼镜镜面推出反光跟我解释:「学长不是怕生,他就只是讨厌人多的地方也不太喜欢跟人有交集,但他好像挺喜欢漾漾的。」他稍微停顿,思索完后才又开口,「就连我哥他都没那麽常一起行动。」

  「我还以为他们很熟?」这下我真的好奇了,难道我有什麽让学长能这样跟我来往的好处吗?

  我看起来也不像有钱可以坑啊?我也不觉得学长缺钱。

  「很熟啊。」千冬岁点点头,「他们高中就认识了,虽然大学后因为选修关係就没那麽常一起行动,加上学长也满喜欢翘课的,不过来往还是挺密切的。」

  等等,学长你还说夏碎学长难找,是你自己的问题吧?

  对于我的提问,千冬岁也做出解释:「外国留学生虽然有班级,不过课全是自己选的,跟你们不太一样,所以同班也不一定常见到。」

  相较之下反而蛮常出现在班级上的千冬岁就经常跟我接触到,还帮了我不少忙,搞得我有点惭愧。

  「褚、千冬岁?真巧。」

  正当我们准备到下一堂课的教室时,转角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夏碎学长撞见我们似乎有点意外,但见到我马上露出笑容,「太好了,褚,我正好有事想找你。」

  「咦?有事想找我?」我愣愣的看着好像要把我拉走的夏碎学长,感觉上好像是很匆忙的要紧事,「那个,可是我等等还有课。」而且有事应该找学长才对吧?

  「我帮你请掉吧?」千冬岁很善解人意的提出解决方案,但他想一想后又摸着下巴喃喃:「其实下堂课翘了也无所谓,乾脆我也翘掉去找别人好了。」结果就这样不经意的又替我的翘课生涯增添一笔战绩。

  「那我们就走吧。」跟千冬岁打完招呼后完全没打算听我意见的夏碎学长直接拉着我的手臂走掉,路上还有一些人好奇的看着我们。

  「等等,夏碎学长,到底有什麽事情啊?」我连忙把手抽回来,还以为夏碎学长也是不太喜欢与人接触的类型,还是事情真的很紧急?

  夏碎学长没有马上回答我,只见我们又回到那个熟悉的停车场后,他才转头带着歉意的笑对我说。

  「褚,代替我去趟约会吧?」

  咦──

------

让幸运同学出场啦!其实看过partners以后一直都满喜欢幸运同学的,也曾想过让他到Atlantis一日游之类的故事,这次就让他以漾漾青梅竹马的身分登场! ٩(。・ω・。)و 

好像梗不知不觉铺的有点长,进入正题的速度比我想像中的慢许多_(:3/L)_  

下一篇主要是夏碎跟漾漾的回合,学长也会再次登场!

  

热度(32)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