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2(冰漾)

  我拥有回到过去的能力。

  可以无限次的回到想要过去的点,让人感到扼腕的地方,我都能重複做到自认为最好再让事情发展下去。

  除了每次回到过去都很耗费心力和精神外,其实满方便的,不过我倒也不想要多高调就是,所以我一向拿来用在个人事务上。

  打翻饮料、忘记带作业、想起明天要小考等等,至于重来一次后能不能让事态发展的更好,说实话也不全然是完美的,每天要这样重来好几次也太累了,除非真的很倒楣还是遇上重要的事情,不然我也不太常用……

  才怪,我就是超级倒楣的那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伴随这种能力的副作用,我就是超级衰的人,打翻东西根本是小事,经过球场被球打到、莫名被同学的美工刀划伤、手机被偷,反正大致上都被我遇过了吧,虽然有些看起来只是平凡的小伤,但不知道为什麽我的痛觉残存也比别人久很多,所以太痛我通常会选择重来一次迴避这些状况。

  也曾经有过遇到车祸结果重来没几天后就脚骨折了,这该不会是一种恶性循环吧……但没用能力的几天也没有因此变得比较幸运,久而久之其实也变成一种习惯了,唉。

  「那麽今天就先这样吧。」打断我的思考,学长们不知道是提到了什麽,明明距离六点还有一段时间,夏碎学长已经起身开始收拾东西,他将一本写着初学者入门的小册子交给我,交代这几天写完把本子还给他核对,「你到时候直接拿来给我就行了,或者我等等给你联络方式。」

  「啊,说起来夏碎学长是几班?」我在夏碎学长要转身离开时连忙叫住他,虽然不知道也能问学长,但既然人都在这了就直接问比较快。

  没想到他看着我,又瞥了学长一眼,有点好笑的反问我:「你是不知道冰炎在几班,还是不知道我跟他是同学?」虽然好像有点像是在调侃我,但他看起来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

  「都说是抽直系了,不可能不知道我是几班的吧。」学长朝我这看过来,露出一副「这傢伙如果真这麽白痴也是没救了」的表情,乾脆先去柜檯结帐。

  照对话来看,夏碎学长也是A班?虽然刚才抽籤的时候我没怎麽注意其他人,但我很确定没看到夏碎学长啊,居然连抽籤都跑了吗!

  大家是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就这样把直系学弟妹放生才没发现,还是已经习惯了?

  是说好像也没人会想到第一天就有学长带着学弟翘课……

  「好吧,那再介绍一下,我们都在二年A班,不过我们的课表还是多少有点不同,你就直接留我的手机吧。」耸耸肩,夏碎学长接过我的手机自动自发的输入,等我接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居然连学长的手机号码都帮我打进去了。

  「谢谢夏碎学长,你还有事情要忙吧?」我看了手錶一眼,光是这样聊下来,时间其实也差不多要接近原先预定的时间了,总觉得拖延人家这麽多时间不太好意思,「对了,这个请当作谢礼。」我整理包包时翻出一包小点心,顺手当作报酬。

  「不会,那麽,下次再见吧。」

  跟夏碎学长道别后,我们走往刚才停车的地方,学长才开口提起更多有关于夏碎学长的事情:「夏碎平时人不太好找,今天正好他有空,才带你来找他。」

  居然能为了来找他翘掉老师的课,夏碎学长人到底是有多难找?

  「还有,你知道雪野千冬岁吗?」学长突然提起我们班上那个带着眼镜看起来难以亲近的日本同学,同时示意我拿出包包裡的纸笔,我点头答道:「嗯,不过不熟。」

  原子笔压出清脆的声响,学长一边把我的课本压在机车坐垫上写字一边向我交代:「那是夏碎他弟,详情不用多问,今天带你来也是为了让夏碎帮你做个引荐,毕竟那傢伙可不太好相处。」似乎也对千冬岁的脾气略有所闻,学长思索了一下好像不太放心,又说出几个人名:「英文方面找安因、医疗找提尔、语文找赛塔,其他的人我都写在上面,总之如果有什麽问题找他们,说是我的人就好了。」

  说是你的人听起来也太奇怪了吧。

  正当我想纠正一下学长的用词哪裡怪怪的,我才发觉虽然只提到这些人,但学长还在纸上写了一大串人名,还很多都是教职人员!

  而且岂止是基本的共同课程,居然连跨学系的老师都有,还几乎都是外籍的,纵使我们学校很国际化,但这也太夸张了吧!

  「学长,您是溷黑的吗?」如果不是,那一定是哪裡来的有钱大少爷,突然觉得学长的磁场更让人难以接近了。

  抬起身子,学长把便条纸拍到我的脑袋上勾起恶质的笑容,「如果我是,你那堆废话早就连人被我拖进巷子解决掉,还是你现在想试试?」他双手交叠,关节折出嘎嘎的声音,感觉要是我头脑坏掉说想他真的会一拳挥过来。

  「呃,还是算了吧。」我后退一步把纸从我的脸上撕下来,战战兢兢的把这堪比班级联络表的小纸条夹进资料夹内。

  是说这裡面的资料几乎都是外国人,虽然夏碎学长的髮色跟瞳色都跟我一样是黑色,但其实也很好看了,其他还没见过的老师应该每个颜值都爆高吧?

  这张联络方式如果拿出去卖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抢着要?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閒聊又拖了不少时间,直到学长上车把机车发动,我准备戴上安全帽上后座时,一滴水滴突然落到我的鼻子上。

  一滴、两滴,细小的水滴突然转变成倾盆大雨,逼得我们不得不找个骑楼躲雨。

  「没想到会突然下雨,我没带雨具。」抬头看着感觉暂时是不会停止的雨势,学长皱眉,有点烦躁的抓了几下银色的长髮。

  如果刚刚没跟学长閒聊或者多问夏碎学长问题,等到下雨时我们应该都回到家了吧?我这麽想,才刚闭上眼睛,学长突然用力拍了我的肩膀,吓得我整个人都震一下。

  「我知道这附近刚好有卖伞的,去买吧。」学长朝身后一指,马上掉头带路。

  于是我跟学长一起去那家店挑伞,他找了隻颜色相近价钱也一样的两把伞稍微犹豫一下,最后才拿起左边那把黑色花纹的伞抛给我,「就这把吧,你在后头帮我撑着。」

  结果很不巧的,我们伞才撑起来没多久就直接报销了,明明是标注防风的伞却在我们车缓速骑五分钟后连同伞皮一起掀起来,超级夸张。

  「学长,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看着学长把我送到车站口,我下车之后只要走几分钟的路程就能到家,但学长家似乎还挺远的,「没事。」学长不是很在意的说,最后也不等我想个办法就骑车走掉了。

  我看着淋在风雨中的学长,在原地踌躇没多久后还是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双眼时,映入眼帘的是正在专注挑着雨伞的学长。

  「学长,买右边那把吧。」我果断的指向另一把应该没有瑕疵的伞,学长对于我的反应似乎挺好奇的,「为什麽?」

  「诶,就是一种直觉啦,我觉得右边比较好。」也没特别想什麽说词,我含煳的带过,不过学长好像故意不打算放过我:「我倒是觉得左边比较好。」

  「为什麽一定要买左边啊?」「钱是我出的,为什麽要买右边?」

  这种对话听起来超像小孩子,是在刁难我吗!

  大概是看够我一脸想掐着他又不敢动手的彆扭表情,学长总算轻笑出声答应,「好吧,买就买。」

  就在我终于放下心后,学长朝一旁的老闆招手喊:「我要左边这把。」

  「学长!怎麽有人能这麽白目啊!」

  「你有种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怎麽有人能噗呃──」

  最后那把伞果然还是坏的,但我没有让学长直接送我到车站,而是跟他一起淋雨回他家,在他家穿好雨衣才又把我送回车站。

  这真的是很浪费时间又没什麽意义的行为,但不知道为什麽我跟学长都满开心的,一路上变得像熟识的朋友一样聊着天。

  那天是我即使觉得自己很倒楣,也没有主动使用能力的、充满特殊意义的一天。

——————

因为是现代大学设定,我想在没有许多压力与包袱需要背负之下,不必一直跟随伞学习武力的冰炎可能多少会像扇一样有点幼稚幼稚的,因此想写出这样的互动。(尤其很想看最后一幕吵架XD)

下一篇只是个普通日常,会有不少人出现。


热度(24)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