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1(冰漾)

※现代大学paro。

——————

  早知道当初……就好了。

  如果能再来一次就好了。

  人们总是抱着这样的悔恨在时间中信步,逐渐找到自己的方向。

  即便嚷嚷着对于过去的懊悔,却还是努力找寻自己想要的方向走下去。

  人就是因此而变得坚强的吧?

  而我,有一个小小的秘密。

  那是不同于任何人、

  不用在遗憾中度过的权利。

  「褚冥漾。」一位学姊拿着写有我名字的籤筒大声喊着,我在一片女生的尖叫声和男生的惊呼声中走向那位有着独特髮色的学长。

  大家惋惜和羡慕的尖叫声当然不是为了我,我愣愣的看着眼前有着银色的长髮,额前挑染着一抹艳丽火红的浏海的青年,虽然学校没有规定不能染髮,但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有人的头髮这麽高调。

  但更引人注目的是那俊美的容颜,几乎是让人站在面前都要自惭形秽,不知道该感到幸运,还是该为以后可能会变得很显眼而哀伤。

  「呃、学长好,我是褚冥漾,接下来就要麻烦你了。」在学长的示意下我们回到我的位置上,看着眼前好像很严肃的外国人,我赶紧敬礼。

  对方看见我谨慎的态度后摆摆手要我随意一点,「不用这麽拘谨,我是冰炎。」

  「诶?」呃,名字听起来不太像外国人,是暱称?听起来有点中二欸……

  老实说学长给人的感觉很低调,但他无论是外表还是名字都非常张扬,感觉很奇怪。

  「你有什麽意见吗,褚?」漂亮的红眼冷冷的扫视过来,学长相当自然的直接用不同于常人的方式称呼我。

  「我怎麽会对学长有意见呢哈哈哈。」

  好像自从学长的直系位置被我抽走后,男生都满开心的,反而是一堆女生一直看过来窃窃私语,完全不把接下来抽籤的事情放在心上。

  说实在的,这种成为全班注目焦点的感觉还满奇怪的,虽然他们是在看学长啦,我只是不小心附带在画面裡的路人甲。

  「褚,你接下来什麽课?」学长一边滑着手机头也不抬的问我,好像是在跟谁联络。不愧是外国人,滑个手机也是赏心悦目。

  「我记得……是基础日语吧?」我拿出手机上的课表翻看,因为是新生还没背起来,但我倒是记得那个老师很凶。

  「那走吧。」把手机上锁,学长起身把手机放回口袋,戴上因为在室内刚刚被他拿下来放在桌上的鸭舌帽。

  「等等,学长你……」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看我支支吾吾的模样,学长已经经过好几个座位的脚步停下来,他挑眉看着我用非常理所当然的语气说:「不就是翘课而已?」

  你老大这麽一个显眼的人要在全班和学长姊面前带我翘课吗!

  有一瞬间我还真惊恐的想直接换个直系学长,但一想到他能这麽神色自若的说出翘课这个词,应该是很驾轻就熟吧?

  一向不敢做这种举动的我反而被勾起好奇,于是我马上的抄起书包把慢悠悠地在班上做眼睛慈善的学长快速推出教室外。

  对于刚认识就做出这个举动的学长倒也没有不开心,反而觉得有点好笑,「干嘛,你是第一次翘课?」

  「其实睡过头好几次──」

  在我这样说出口后,学长白了我一眼,「白痴,那不叫翘课。」

  学长你到底想对一个刚上大学的菜鸟灌输什麽概念?

  「可是等等的日语课老师很凶欸!」我急忙拉着真要往学校外走的学长,虽然我对于这种事蛮想尝试,可是我还不想第一次就踩在地雷上啊!

  「无所谓,夏碎认识。」把手臂从我的手拔回去,学长用非常不屑的语气哼声,「他教得能更好,你不如去给他辅导。」

  好歹那个老师凶归凶,以教学的评价来讲倒是很高,居然被学长用好像跟路边一把十块的青菜一样的嫌弃。

  「夏碎是谁?啊,还有要去哪?」听起来也不太像本地人的名字,我小跑步跟上开始加快走路速度的学长,对于我三番两次的提问他好像很不耐烦的哼声,「你学长、我朋友、找夏碎。」

  简单俐落的字句反而让我冒出更多问号,学长大概也猜到我又要开口了,当我们终于走到一辆机车面前,他从车厢拿出两顶安全帽直接丢过来,「你的废话真的有够多。」

  于是我只好乖乖的闭上嘴,跟着学长跑去找那位夏碎学长。

  大约五分钟,我们来到一家咖啡厅,这裡的装潢典雅而简洁,菜单上的价格也不贵,环顾四周后我发现客群不意外都是学生,我想我们学校的学生应该佔了八成。

  在我还在感歎这果然是大学生就该体验一次的生活时,学长率先走往一个靠窗的角落座位,那裡有一位黑髮的男生,看起来年纪跟我们差不多,一看到学长就面带微笑的挥手打招呼。

  就像是事先知道我要来了一样,那个男生在我靠近时站起身子主动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药师寺夏碎,我刚才就从冰炎那听到有关于你的事情了,请多指教。」

  跟学长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很难想像他们会走在一起。

  「你好,我是褚冥漾,请问夏碎学长是日本人吗?」我确认性的问,难怪学长会说夏碎学长会比老师还好。

  没想到居然有机会跟活生生的日本人做朋友!

  看着我闪亮亮的眼神,夏碎学长笑着点头,「是的,如果你在课业上有需要都能问我,还有其实你不用这麽拘谨。」邀请我坐下来,他笑眯眯的感觉给人很舒服,不自觉的会让人放鬆。

  接下来我们也没有特别做什麽,学长似乎就真的只是不想上课所以带着我翘课,我们甚至还在咖啡厅裡开始日语讲座,夏碎学长教的方式很简单易懂,很多我原本还听不懂的地方都豁然开朗。

  「冰炎,你几点要走?」夏碎学长给我指了一些习题后开始转头跟一直在一旁无聊看我们的学长聊天。

  「六点。」学长看了看手錶,距离他预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左右,他站起身说:「我去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起身的动作就不小心碰到在桌缘边的杯子,咖啡在桌子散开,香浓的气味渲染上我的作业簿和夏碎学长的手机。

  我看着那隻好像要价不斐的手机,又看了看有点慌张的夏碎学长,趁学长们没注意到我时闭上眼睛动念。

  ……

  「褚?」夏碎学长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我睁开双眼后看到他有些担忧的眼神,「你累了吗?需不需要休息一下?」他主动伸手把我的笔记本阖上,要我休息一会。

  「啊,只是稍微闭目养神啦,不会很累。」连忙摆手示意自己没问题,我装作不经意的看向学长,随口提:「学长,你杯子要不要放进来一点啊?」指着学长的杯子,它还完好的静置在桌边,彷彿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没发生过。

  「嗯?谢了。」学长似乎也认为有点危险,把杯子推进靠近我们的旁边后,看着手錶问:「夏碎,你能到几点?」

  「嗯……你的时间是六点吧,我就待到那时候。」夏碎学长帮我检查起刚才写的作业,放我五分钟休息时间后开始跟学长閒聊。

  我看着跟刚才同样时间、地点却不同的情景,这种彷彿做梦般的状态我早就驾轻就熟。

  我有一个小小的秘密。

  谁也没有诉说、谁也没有告知,是只属于我的秘密。

——————

大家安安,本来在开哈漾坑的我因为脑洞先另掘新坑了ˊ艸ˋ

虽然说是现代paro,但还是参杂了不平凡的要素在裡面。

灵感来自于《小绿和小蓝》的《第二次机会》,因此想从能改变未来的漾漾变成能改变过去的漾漾这样的感觉下手。

不过后来在我妹提醒途中发现我修改后的能力和路线更像是它裡面的其他篇章,结果好像无意识的撞了梗_(:3/L)_

另外特别感谢夕霭桑跟我妹帮我先行试阅感想和看有无bug,第一次尝试现代paro,希望能写出冰漾不一样的互动!

热度(45)

  1. 懶懶貓兒看萌點羅汐亞 转载了此文字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