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与你共行(冰漾)

前天跟朋友聊到这下子以后本本裡「我们去美国结婚吧」都可以改成「我们去台湾结婚吧」日本过来还比较省时

而身为本来就住在原世界的住民怎麽可以不来一下呢!!(对不起不过裡面没有结婚)

于是来恭喜台湾同婚要合法了!

------

  我看着最近原世界裡传遍世界各地、轰轰烈烈的同性婚姻议题,望着平台上充满彩虹的色彩,心中不禁激动起来。

  虽然没能亲身参与有点可惜,但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包括我们。

  「在看什麽?这麽开心。」见我在床上开心的滚来滚去,原本在看书的学长好奇的凑过来拿走我的手机,「原来是在说这个,这几天似乎有听到一些风声。」他连续滑了几篇文章后嘴角勾起笑容,心情似乎挺不错的。

  「学长也知道啊?」我还以为守世界的人不会特别关注原世界这边的议题,毕竟守世界一向挺多元的,应该不会有同性恋的困扰吧?虽然考量到我的关係,学长一直都很体贴的保持低调就是。

  不过身边的朋友们从头到尾都知道我们的关係,毕竟连我的身分都接受了,我不认为这对他们会有什麽影响。

  想着他们整天对我闹腾又跟学长去哪约会了,我忍不住露出笑容。

  「废话,我有可能不在意吗?」 学长对于我的疑问好像很不以为然,那本厚重的书轻拍上我的头,还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样很不错,不是吗?」

  学长的话明显意有所指,把手机递回给我后慵懒的靠到身后的枕头上,「就只剩一边的问题了。」他鬆了口气

  是啊,现在除了时间以外,就只剩下老爸老妈那边的问题了。

  其实原先还满担心的,但看了看现在的原世界,我想经过这件事情,他们应该比较容易接受?

  唔,虽然也很难说啦……

  瞥见我担忧的脸,学长把我一把拉进他的怀裡,「该高兴的时候不高兴,愁眉苦脸的做什麽?」他轻轻捏了我不知道哪时垂下的嘴角,我赶紧把我的脸颊肉抢救回来。

  说的也是,还有学长陪着嘛。

  「在想如果能毕业就马上结婚的话就可以不让学长被人抢走了?」我随口胡诌,乾脆顺着学长蹭进他胸前。

  结果学长反而笑了,胸前的震动让人感觉心情也很愉快,我才刚抬头想看学长的笑容就被弹了一下额头,「说什麽,要再找到一个跟你一样蠢的人可不简单,还得担心你被人拐了。」

  我揉了揉被弹的地方,忍不住也笑出声抗议:「我哪有啊,是学长才让人担心吧?」毕竟学长长的很好看,又那麽多人倒追。

  不过仔细想想,确实,如果公开我们的关係的话该担心的对象就变成我了啦,成为女性公敌之类的……

  但这也不是太重要的事情就是了,「反正有学长会保护我嘛。」我笑嘻嘻的将额头靠上学长的,亲暱的蹭着他的鼻子,而他则是十指将我的紧紧给扣住,嘴很乾脆的就贴了过来。

  从掌心和唇上传来了温度,即使只是这麽一点小小的举动,一股暖意都能在全身蔓延开来。

  从窗户熘进来的大气精灵似乎也感受到我们的喜悦,在一旁欢笑着。

  「对这个世界献上祝福吧。」

  为我们的未来充满期待。

------

补一下忘记打出来的设定:在某些国家,见面时相互碰额头和鼻子,表示久别重逢的快乐,此篇時間線設定在學長終於回來之後。

热度(26)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