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喜爱的程度(哈漾)

  他老是喜欢测试他的恋人能为他做到哪种程度。

  豁出性命什麽的自然是不用说,那种方面的程度他当然非常清楚,他想知道的是别种方面的、从日常生活起的程度。

  看着眼前正在替他打理晚餐的夜妖精,彷彿对方真的什麽要求都能完成似的,从煮饭倒垃圾到特地跑到原世界去买他想吃的甜点、去穿着布偶装在黑馆外奔跑一圈,老实说当初他只是有点好奇想做个实验而已,到最后已经变调成一种恶作剧的刁难了。

  他甚至想过叫对方穿什麽女僕装还是裸体围裙,不过那画面太惊悚了,他不敢看。

  为了避免双方的人生都留下不可磨灭的黑历史,这种东西最好是连想都不要再想第二次。

  「您又在想该提出什麽要求了吗?」哈维恩将炒饭端到褚冥漾桌前,他还贴心的摆上一杯茶水,将买回来的糕点冰进冰箱。

  褚冥漾无奈的看着对方,虽说是他单方面的恶作剧,但他的恋人似乎也挺喜欢的,反而变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状况。

  「在想还有什麽是你做不出来的。」褚冥漾靠在椅背上两脚晃啊晃的,随口一提:「该不会叫你去外面裸奔一圈你都会做吧?」没有意识到自己讲的举例跟刚才两个的糟糕程度没什麽差别,褚冥漾好奇的直接开口询问对方的底线。

  原先他以为会收到无奈的抗议语气,结果没想到哈维恩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若您想要,倒也不是不行。」

  「诶诶诶诶!」刚才还在后仰看着天花板想着「天花板真白啊」的褚冥漾马上从椅子上弹起来,他看着真的开始脱起衣服的夜妖精连忙叫喊:「我只是说说而已啦!不要真的脱啊!」

  为什麽效率这麽好啊!不要连这种事情都这麽乾脆好不好!褚冥漾用手抹脸有点挫败的想,他想看到的是对方困扰的模样,可不是自己老是拿对方没辙的窘样。

  当他站起身时哈维恩已经脱掉上衣了,看着结实而精壮的身体,和那虽然还穿着裤子却若隐若现的人鱼线,褚冥漾像是突然想起什麽似的脸上窜起一股热意,连忙把视线移开。

  「如果是您的要求,那有何不可?」总觉得哈维恩疑惑的声音中还带着布料掉落到地面上的摩擦声,让褚冥漾慌张的抬起头阻止对方那差点要被脱下的底裤:「不行啦!」

  看着对方毫无疑问就想从他命令的哈维恩,眼看对方还真的要去开门了,褚冥漾心底涌起一股不满,用力大喊:「给我等一下!你的裸体只有我能看啊!」

  满脸通红的喊出这种羞耻话后,他才回过神发觉自己刚刚喊了什麽。

  靠……

  他双手捂着脸乾脆不去看对方,觉得世界就趁这时候毁灭算了。

  想当然尔世界并没有毁灭,黑馆也什麽都没发生,一片安静让他疑惑的抬起头,结果黝黑的身躯用极近的距离出现在他面前。

  抬起头,他的恋人露出了计划得逞的笑容,双手抬起他的脸看向自己,并在他的耳边语带愉悦的开口。

  「那是当然的,接下来就请您看个够吧。」

  你这个老是扮猪吃老虎的浑蛋──

热度(28)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