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双人对战

※有些原作术法因为没有详细提及使用时机和效果,因此照自己的意思来了。

※几乎是自创术法还请注意。

——————

  「咦!双、双人对战?」

  无视我满脸惊恐,安因听闻后点头贊成这项提议,「能与黑袍和紫袍对战是个很不错的经验,可以当作一场训练。」

  「你这一年应该也学了不少吧?努力拿出点成绩吧。」兰德尔学长坐在沙发上轻啜一口红酒,语气完全是看好戏的姿态。

  我看着全黑馆的黑袍们,根本没有人想救我一命,还有几个在把我推进火坑,「我认为您能办到的。」只有尼罗走上前拍着我的肩安慰道,一旁的赛塔也对我露出鼓励的微笑。

  这不是办不办得到的问题,是我根本不敢啊──

  「你怕什麽,不过就是我跟夏碎恢復后的暖身战。」学长不屑的嗤一声,「反正在学校也死不了人。」这句话他还特意用重音强调。

  这个提议根本不单纯,学长你只是想趁机虐我吧!

  「替比赛长度订个时间吧,不长也不短,能够充分发挥的时间,这样就不一定需要分出胜负了。」戴洛沉思一会在旁边提出比较和缓的建议。

   「那就一个半小时!」奴勒丽很欢乐的摇着恶魔尾巴在一旁提出没有建设性的发言。

  跟学长和夏碎学长打一个小时,我不如直接开场就跪下去弃权。

  「三十分钟就够了吧?再长漾漾会打不下去。」黎沚针对我的状况说出正常的提议,不过马上就被奴勒丽反驳:「三十分钟哪够玩啊?」

  「就三十分钟。」学长直接打断众人的七嘴八舌,「后天在学校广场打,当天我们会架设隔离法术,只会有我们认识的人看见,就这样,没来你就死定了。」

  完全没有转圜馀地,学长很乾脆的说完就走人,我才打算向前拉住他时人就打开转移阵离开了。

  现在想想,当初我真该死命抱住学长的大腿叫他不要这麽残忍。

  「您不需要太紧张。」回过神来哈维恩轻拍我的肩膀,那一下好像把什麽术法施在我身上,前几秒还很焦虑的心情瞬间平復下来,反而还好像让人变得有点亢奋。

  「你给我嗑药?」在原世界有这种效果十之八九都不是好东西。

  「……是让您平静下来的夜妖精术法。」黑小鸡没好气的给我一颗白眼,似乎有点在意族内的术法被说成是嗑药还呛我:「但为了避免您太放鬆被秒杀,我额外施加术法让您精神振奋。」

  「呃,好吧,抱歉。」我自知理亏的道歉。

  转过头去看老早就戴上面具的夏碎学长和已经不耐烦想冲过来的学长,我朝他们点点头示意这边也准备完毕。

  四周不知道是刻意找来还是有听到风声的一堆亲友团跑来看热闹,几乎学校裡我们认识的人都来了,毕竟学长跟夏碎学长很厉害,多点见识学个几手也挺不赖的,可是他们的对手除了黑小鸡以外毫无技术性可言,搞不好什麽招都还没出来就被放倒了。

  然而我却一点都不觉得紧张,反倒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哈维恩的术法。

  「都准备好了吗?那喵喵就要开始囉!」用力深吸一口气做好备战姿势,充当裁判的喵喵确认我们都准备好以后将手举高。

  「预备──开始!」清亮的雀跃嗓音和摆下的手是开战的讯号,学长在话音刚落的瞬间直接消失,随后马上出现在我眼前,连手上持的长枪都不是用爆符临时变出来的,是货真价实的幻武兵器。

  我靠!根本是来真的啊!

  我连米纳斯都还来不及叫出来,哈维恩马上闪现在身侧将我推开,小巧的银刀展现出不同外表的力量一把将刺过来的长枪大幅度挥开,响亮的铿锵声在耳边迴盪。

  趁着长枪收回以前,哈维恩用另一隻手上的小刀往学长的脸刺去,后者轻易的用手抓住,指缝间开始窜出薄冰冻住小刀,寒气攀附在刀面上直逼哈维恩的手。

  果断收回手后跳几步,哈维恩的左手俐落甩出第二把黑刀,在上面附着了看不懂的黑纹阵法,随后快步上前继续攻防。

  那把刀应该是特殊的材质或者是阵法的影响,学长的兵器每撞上黑刀都被哈维恩用很轻的力道挥开,冰也在碰上武器的瞬间就会融解,避免刚才的情况发生。

  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也从物理攻击开始出现术法攻击,正当我看的津津有味时,脚边不到三公分的地方出现了鞭子凌厉的破空声。

  「褚,你还记得现在在对战吗?」很好心的夏碎学长收回多节鞭提醒我,总觉得面具下的脸好像很无奈。

  ……我绝对不是忘记,只是不想面对。

  握着米纳斯,我觉得子弹这种东西对夏碎学长的鞭子铁定没辙,只能朝术法类的东西进攻,可是这是对手的专精,以卵击石又不是明智的选择。

  『风之旋、风与音转刀刃,捌之流歌殇。』 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甩甩头抛开杂念,我乾脆唱出精灵百句歌把它转化为子弹。

  子弹射出时,划开空气的强烈气旋发出尖锐的声响,而后化做透明无色的利刃朝夏碎学长狂捲而去。虽然是没办法用铁边打散的实体,但我想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小亭。」夏碎学长看见朝他过去的攻击果然也不着急,举起手从袖口唤出金眼乌鸦。

  黑鸦出现化为黑影吞没了第一波攻势,飞腾后翻一圈变回乌鸦停在夏碎学长肩上发出威吓性的啸声。

  看着对面的我们,小亭看起来有点疑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夏碎学长询问意见:「都要吃掉吗?」

  不要吃掉!

  「不行。」夏碎学长淡淡说道,但下一秒马上一语惊人:「不过可以杀掉没关係。」

  他的语气好像只是讨论一盘普通的点心。

  夏碎学长──

  我朝对面又开了几枪和吟唱几首术法攻击,但小亭出现之后不管我用什麽样的术法都被她用黑洞般的嘴给吞噬掉,即使展开中型攻击阵法也会被黑影盖掉,完全没有夏碎学长出手的馀地。

  大概是看在交情上,小亭做的也仅此而已,并没有真的冲过来让我没办法投胎。

  「你们这裡还真是悠哉。」

  还在努力尝试找点突破口,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冒出。

  鸡皮疙瘩霎时爬满全身,凭着以前老是被揍培养出来的反射动作,我在长枪朝头突刺的瞬间蹲下身。

  人被逼疯真的会急中生智,大概肾上腺素也帮了不少忙,蹲下后我连忙在回过身的短暂空档悄悄地朝空气扣出几发子弹,然后遮掩似的对他胡乱开几枪冰属性子弹。

  「夏碎,褚交给我对付。」学长勾起恶质的笑,鬆开长枪的右手张开反属性的小型阵法将子弹往我的方向回弹,其中一颗把我的脸划出一道血痕。

  「我没什麽意见。」不是很在意的夏碎学长在一旁看着,还以为他会被我们二度放生时黑小鸡马上很尽责的趁机绕到夏碎学长身后突袭,小亭不知何时已经被某种术法牵制住,完全发挥出优等生该有的资质。

  不对,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这下不就真的变成我要跟学长打了吗!

  相较于只得放上风属性术法快速后退的我,学长的动作游刃有馀多了,他随手用长枪挥开我射过去的子弹要往这裡过来,但靠近的脚动作突然一滞,让他难得露出错愕的表情看着脚上的黏胶。

  我觉得学长刚才应该还是有看到我的小动作,但大概是没想过我家的子弹已经会迴转绕到敌人身后,加上我特意用了术法将子弹的气息隐藏,还用力在心中乱祈祷一把,没想到还真的成功偷袭到学长了!

  黏胶居然真的成功了,米纳斯妳太棒了!

  我根本止不住脸上喜悦的神情,能牵制住黑袍,尤其还是学长这种人在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甚至几秒前我也不认为能成功,所以实际发生后的成就感简直是人生最大的一次。

  要不是还在对战中,我搞不好就整个人跳起来大喊万岁了。

  「……褚,挺不错的嘛。」高兴到一时忘了眼前这位是有多暴力的存在,学长动了一下右脚,原本黏得死死的胶发出奇怪的滋滋声后冒出黑烟,脚也开始有被拉起来的趋势,「居然敢暗算我。」他皮笑肉不笑的勾着嘴角,总觉得头上好像要冒出久违的青筋。

  「学长这可是对战,战场上的一切手段都是公正的!」我连忙又补了几发黏胶。

  我才黏住你你就一副要把我大卸八块的样子,我就说这场对战不单纯。

  你根本只是想要单方面凌虐我!

  「冰炎你也真是的,居然中这种小伎俩。」偏头闪过黑刀,夏碎学长侧过身后快速用左手抓住哈维恩,右手直接压在哈维恩的胸前,『狂雷。』从那隻手擦出细微闪电的同时,哈维恩迅速放开右手的银刀拿出一块水晶低唱一段咒语,紧接着小小的电流瞬间爆出如雷灌顶的轰鸣声从他的胸前炸开。

  也许是在当下做出了防御措施,哈维恩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也没被麻痹太久时间,被电而鬆开的双手转瞬又甩出两把新刀,但这段时间就已经够夏碎学长把战斗距离拉开製造原本有利的空间,挣脱束缚的黑鸦也重新盘旋在上空。

  夏碎学长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无意,明明很忙还要抽空亏学长,尤其是每次都挑在我惹学长生气的时候。

  「褚,你就接招吧。」已经挣脱黏胶的学长手持长枪往我的方向射过来,长枪上的火纹发出绚丽的光芒,接着勐地窜出奔腾烈火,在空中拉出一条耀眼的线。

  「哈维恩──」情急之下我忍不住一边开枪一边大喊,学长可能在幻武兵器上额外增加了火术,米纳斯的水不敌学长的火,长枪碰上冰弹时发出细微的声响冒出水气,但依然顶着炽火往这裡过来。

  还在思考米纳斯跟老头公的结界会不会跟我一起被串烧,哈维恩再度用眨眼般的速度挡在我身前,将小刀随手往旁边丢进打开的空间术法,他张开蓝色的阵法将长枪抵在阵上,大量蒸腾的水蒸气在我们面前发出可怕的滋滋声,雾气散去后,长枪止于法阵前落下。

  ……雾气?

  「哈维恩。」想到了什麽,我叫住准备向前迎敌的夜妖精,现下的情况也不容我多加犹豫,「那个,学长就麻烦你了,我去……呃。」说跟夏碎学长打总觉得就是浑身不对劲,好像我有办法绊住人家一样。

  虽然我确实有点想法,但其实我也不确定行不行。

  不过光就幻武兵器来看,其实哈维恩对付夏碎学长应该很吃力才对。

  「办得到吧?」我确认性的再开口一次。

  「当然。」夜妖精点头,脸上出现了与我刚才类似的狂喜神色,对于我的指令相当满意的露出好战的表情,「我不会让他靠近您半步。」

  老实说有瞬间我突然怀疑这隻黑小鸡该不会是打好算盘才去找夏碎学长吧?

  回神举起米纳斯,我抽出一张深蓝色的符将它化为子弹,填装。

  『奔流止息而后承水汇冰,架空御地,冽冰阵,起。』

  把米纳斯对着地面扣下板机,子弹没入地面以后以我为中心快速的将场地凝结。

  那些冰没有波及到已经离我们有不小距离的学长和哈维恩,凝结的范围就只有我和夏碎学长的周遭,冰地边缘开出一圈漂亮的透明冰花,层层交叠的同时一股力量感将我们隔离旁边的战场。

   『驭驾之上,令声之下,陆界四方瀰水聚盾。』趁着空间架设完毕之前我拿出水晶,对着只有雾气、空无一物的地方向前伸出手掌,再度唱起咒语。

  从冰面腾起的雾气开始变得异常多,瀰漫在整个场地后像是有意识般往这裡汇聚将我紧紧包围。

  施术过程异常的顺利,我猜的没错,这种类型的大范围术法小亭就没办法轻易吃掉了,但也有可能是夏碎学长阻止她这麽做。

  「冽冰阵?」夏碎学长轻声喃喃着,好像有点惊讶。

  之前夏碎学长给我的是冽花阵,这张符不是攻击性术法,我展开来的隔离结界也比当时用来攻击的力量弱上许多,毕竟我想就算用一堆精力去架稳空间也会被打坏,与其浪费力气不如製造有利的空间就好。

  「虽然效果不强,但冰系阵法中的水属性拿捏的比例跟幻武兵器的属性调和得很好,之后的辅助术法也是。」夏碎学长看着在冰面下运作的浅蓝色光阵,总觉得他好像挺开心,「做得挺不错的,褚。」

  「呃,这只是我拜託安因帮我画的……」有点心虚的摆摆手回绝夸奖,现在的我可没那个程度。

  「我知道。」夏碎学长举着铁鞭用力朝这裡挥来,水气马上在我面前架起无形的盾。鞭子在盾上拍出清脆的声音,完美的阻挡夏碎学长的攻势,还闪出一片如阳光照射在玻璃上的折射亮光。

  接连的攻势都没有让聚盾出现裂痕,露出不意外的表情收回铁鞭,夏碎学长拿出绿色符纸。

  『降风绻起。』风不知道从哪灌进应该被隔离的冰属性空间 ,将已经很低温的场地吹出更寒冷的温度,原先只缭绕在夏碎学长身边的风开始汇集起来,场地上飘起更多雾气的同时被风扰乱飘浮的轨迹。

  『八门风起御水域。』夏碎学长手上那张绿符变成细末飞进盘旋的微风,透明无色的风在捲进细末后裡头发出绿色的光点。

  轻风开始转为强烈的飓风,打散了在我周遭的雾气,那些水气努力地想往我身边靠拢,却被强硬的撕扯在空间各处,变得稀薄。

  剧烈的狂风开始连同冰花一起撕毁,我下意识闭上眼睛避免冰屑跑进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眼睛时,水聚盾连同水气已经完全消失,就连冽冰阵也被毁掉一半,已经看得到外面变得满目疮痍的普通地面了。

  夏碎学长看起来没有要主动进攻的意思,只是在打破空间后在远处看我。

  我连忙把手放进口袋要抽出下一张符纸,突然摸到几颗圆圆的东西。

  拿出来一看我才想起来这是之前跟五色鸡头去左商店街买东西时,因为看起来很像重柳的银色小珠子,很漂亮就买下来了,加上使用方式也很简单实用。

  我想我有办法了。

  看向一旁打的火热的两人,其实我认为学长已经有放水了。

  就在我这麽想时,与风属性术法交织的火柱几乎要冲进天空,传来让人发麻的灼热感,但近处的哈维恩更早一步放出结界后打出雷属性反击技,在两人的肆虐下地面又增添新的痕迹。

  ……

  好吧,但夏碎学长是真的很放水,一开始甚至还提醒我要回魂,我没有动作他就不太出手,也几乎没对我使用什麽法术,就只是一直採取保守的防御。可能小亭中途也被更改了指令才没有对我追击,反之对哈维恩出手就比较狠一点,不然别说出击了,我连夏碎学长的攻击都没办法平稳的接下来吧。

  『你这一年应该也学了不少吧?努力拿出点成绩吧。』我突然想起兰德尔学长,还有其他黑袍们当时让我不以为意的话。

  这场对战虽然是以暖身为名义,但会不会其实是想看看我这段时间内的成长?

  对于强敌的应退、困境时的处理,其实学长们要的不是多完美的答案,只是想让我对他们展现与以往不同的自己?

  严格来讲夏碎学长也是我的师父,如果我有所成长,他也会很开心吧?

  我看见夏碎学长对我点点头,下意识瞄了一眼千冬岁,看见我们对峙的场面好像让他有点紧张,但不只是不放心夏碎学长,我们对上眼时他看起来也很担心我。

  我对他笑了一下。

  那麽,就放手去做吧。

  唱出米纳斯二次变化的咏词,周遭的水气再度出现聚合在一起,比方才更加浓厚,脸上甚至开始沾染上一点水滴,模模煳煳间好像还瞄到了蓝色的蛇尾和细微的拍打水声。

  『天之音、付丧主,与我东南落阳星、与我西北镇阴辰,封法咒印。』我拿出符纸拍在地上,唸出那段之前拿来封锁恶灵行动的封印咒。

   『隔绝意识,第三结界止印。』白光拉出的四角空间还没来得及形成就被夏碎学长中断,铁鞭直接划破空气朝我的手甩来。

  再一次吟唱已经失效的风属性术法,我有点狼狈的闪过后拼命朝夏碎学长冲过去,然后从储物空间抓出一大把珠子像不用钱似地往他的上方洒去。

  为了避免被小亭吃掉,我当机立断举起二段型态的米纳斯朝空中发出被我拿来当子弹的珠子。

  两颗银珠相互撞击爆开的刹那间,擦出的火花连带引燃其他珠子在空中进行连锁反应,震耳欲聋的轰天巨响充斥于耳,呛人的烟雾瀰漫在空中被小亭开始清除。

  同时间站定位置拿出金色的符纸,我用努力争取来的极少时间拼命将它转化成子弹,放入、射出。

  子弹飞散开来,一条线拉成数条放射状朝夏碎学长的四周飞去,金芒在空间流转璀璨耀眼的光丝,但我没有时间欣赏。

  「米纳斯!」又洒了一大把的珠子在夏碎学长上方,这次他做好了爆破的应对,可珠子并没有爆炸,反倒是他退后一步时撞上了无形的牆。

  「小亭,下来!」愣了一下,看清楚珠子并不像刚才有爆炸功用后,夏碎学长朝上方还在消除馀波的黑鸦大喊。

  打破我用米纳斯反过来困住他的守护结界,夏碎学长挥鞭拍开了三发子弹。

  黑鸦鸣叫了一声大迴旋撞开了三发金弹,我趁机朝牠开了几发黏胶不让牠再帮忙夏碎学长。

  收势回来的铁鞭又挥开两颗子弹,夏碎学长的长鞭在我把注意力放在小亭身上时直接拍飞米纳斯,剩下的漏网之鱼他偏头躲开一颗,另一颗则从他的脸旁划过绑着面具的细线,让面具从他的脸上脱落。

  看着双手空空的掌心,我一时不知道该怎麽办。

  该用的方法都用了,但从头到尾夏碎学长也只是被我打下面具。

  接下来还能怎麽做?

  就在我准备拿出水符时,喵喵的声音再度出现。

  「时间到!各位辛苦了!」

  我愣了一下看往夏碎学长,没有面具的脸对我露出淡淡的微笑。

  「不是说了吗,做得不错,褚。」

  那一瞬间,我才如惊醒般察觉自己刚才都做了些什麽。

  比赛结束了。

——————

第一次写战斗画面,而且还这麽长,我的脑细胞差点没死光_(:з」∠)_

最初只是因为听到很燃的歌,脑中妄想了帅气的漾漾VS夏碎,然后双人对战,感觉好像挺带感的,但最初只打算妄想放置play没打算写出来。结果就又莫名奇妙写完了

原本的设定是漾漾已经有更多稳健的基础了,但不知道为什麽写下来还是矬矬的让我一度很担心,还好最后总算有让他帅一回(自己写的说什麽),而术法方面也相当头痛,有些其实没具体说明是如何使用就照自己的意思来了,因此对应不算多,也乾脆用了自创的术法(汗)

另外说明一下最后无形的盾是平常米纳斯用来保护漾漾的结界盾,不是前面使用的水聚盾,因此很轻易的就被夏碎打破了。

还有虽然是双人对战,但更像是同时比赛的一对一,漾漾这组还没有默契,搭档组太有默契但我能力不足(爆)

让想看默契合作的小伙伴失望了真是抱歉(土下座)

之后如果有能力会再写出更好的战斗的!

热度(19)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