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于你身侧(米纳斯中心)

※部分对话採用原作。

※时间点与原作无关,就只是能在使用二段转换以后的某一场鬼族战。

——————

  幻武兵器大多是受时间之流与岁月冲刷而成,与大部分的兵器一样,她早已忘却在成为幻武兵器前的记忆。

  儘管兵器是未被唤醒的沉睡之姿,她依然保有对于外界与自身的意识。从有记忆以来就被刻上了高傲灵魂的她,知晓自身为王族兵器的能耐并引以为傲着,同时等待能让她纡尊降贵的存在。

  因此说实话,当初看见这个懵懂无知的存在时,她是有点无法信服的。

  身为古老龙神的精灵自然感应的到对方潜藏的巨大力量,却现在少年仍不足以驾驭她的能力。

  他实在太过弱小、缺乏自信且徬徨不定。

  并未得到召唤也不主动现身表态,她在幻武兵器裡静静地听着虽然契约尚未形成,仍隐隐约约传来的心声。

  这之中大多是一些无所谓,常常让代导人忍不住暴怒的想法,她曾为此忧虑过这一任的主人是否无法让她甦醒,只得等待下一个合适之人的可能性,却又时常从对方内心接收到一点细微的波动。

  明明察觉到了却一直选择逃避,可又同时希望自己能够改变的矛盾感充斥潜藏在少年的心中。

  两种情感不断挤压膨胀着,像是他也不明白自己该如何是好般,令她无法理解人类的心思究竟为何如此複杂。

  这僵持不下的状态从那场竞技赛开始改变。

  『我是为了什麽而在这裡?』

  彷彿细小的石头在水面盪起淡淡的涟漪,这句话连带引起更多的波纹。

  那些荡漾的痕迹因少年的情感而越发激烈。

  『我能做什麽?』

  想要保护身边的人、渴求自己能帮上忙、害怕无法踏出那一步,迷惘、不安又饱含焦急的心绪强烈地传递过来,心意交织出的力量逐渐扩大。

  因此她睁开双眼,敲响了只有少年听得见的铃声,真正现形于他的眼前。

  就如同沉睡的日子裡所听见的声音一样,儘管少年呼唤她,脸上却依旧带着不自信的表情,他心中矛盾的动盪相互撞击,让思绪变得溷杂。

  『摇摆不定的人类少年。』湛蓝的双瞳看着徬徨迷惘的眼,周遭的水气更加紧密的环绕着他,施加些微压力的同时也给予助力,『你有足够的力量将我唤醒,却没有自信能够驾驭我。』

  她有些无奈的轻声叹息。

  眼前的人其实非常适合水属性的兵器,而只差一步,她只需要引导他将内心那股冀望说出来,并将之化为现实。

  『那麽,你是为了什麽而在这裡?』

  也许这种情绪是以前的她也曾拥有的,只是时间令她淡忘一切,又因他掀起波澜。

  少年没有马上回答,她耐着性子等待对方从质疑的反复推敲中找出自已的定位,他已经欠缺这项认真太久了。

  而后,彷彿要破除心中那股怯意,少年大声喊道。

  『我是为了改变而站在这裡!』

  那种除了自己也为了谁而希冀改变的心抑制住所有负面的情绪,如冬日暖阳般将冰冷刺骨的海水渲染出和煦的温度,连带浸染她的心。

  嘴角不自觉勾起些微弧度的她轻轻摆动蛇尾,对着眼前的少年缓声说道。

  『那麽,你可以呼唤我,这个名字是你所有。』她从少年的心中听出对方想要什麽样的幻武兵器,并依他所愿幻化成型。

  『我只让你呼唤我的名字,只有你,有资格呼唤我尊贵的名字。』并非请求,而是应允,她在少年面前展露的高傲不会因为对方即将成为她的主人而有所隐瞒。

  现在的骄傲之姿,是向对方证明足以辅佐他之意。

  从今以后,她只会倾身听从他的命令。

  「米纳斯。」

  过往的片段随着少年的轻声呼唤烟消云散,她将思绪拉回来放出术法以回应对方的话语。

  那些往事乍看之下似乎已经离他们很远,他们之间多了许多无声的默契,少年的实力也在这段时间内在众人的扶持下逐渐增长,儘管非常缓慢,仍然与她一同达到更高的境界。

  少年紧张的坏习惯与一开始相比已经好上许多,望着眼前变得更加自信面对敌人的身躯,她竟然在如此重要的时刻分心,也许是因为在这样的氛围下,她的主人已不同于过往。

  这场战役对她的主人而言比起种族间的历史之争,证明自己做得到更是他迫切在意的事情,于是她全神贯注于现下的事物不再分神。

  眼前的对鬼族战对她的主人来说意义非凡,对她亦同。

  她感受着她的主人握住掌心雷时传来的,这股至始至终都未曾因故而改变过的温度,如同那些站在他身旁的人们,依然是想守护、想踏出一步,却多了一份执着与肯定,显得更加坚强。

  对于她的主人不断传达过来的心意,她再次幻化现形。

  主人的友人与学长们惊讶的目光并不是她所在意的事情,优雅而缓慢的用巨大的身躯在少年身边转一圈,她像是要对众人宣誓,这是她所侍奉的主人。

  蛇躯上的鳞片因阳光折射出奇异的色彩少年看傻了眼,此时她绕到对方的身后伏身,将透明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并低头说道。

  「米纳斯妲利亚将会成为您的利刃、您的盾,只要您依然保持这股心意,依然呼换我。」

  她温和的对她的主人说着。

  低低的,轻柔的,像是把这句话当成珍贵的宝物般赠与面前的这个人。

  然后她抬起头,周遭一同出现的水气顿时发出令人打颤的刺骨寒冷,她的瞳眸发出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冰冷幽光,毫无感情的看着那些不请自来的鬼族们。

  「没有人能够踏过我伤害你。」

——————

最后一句没有敬语没错。(莫名的开头)

她向所有人连同漾漾宣誓绝对的自信,这样的自信最初只是证明,现在则代表那股自信超越了她对主人的忠诚。

其实一开始想写的部分就只有米纳斯抱着漾漾威吓敌人而已(羞)

米纳斯最初给我的印象是高贵、优雅和温柔,但或许是之后跟漾漾熟了稍微有点原形毕露吧,感觉她骨子裡也是有股傲气XD

但不同于摔倒王子蛮横无理到接近幼稚的高傲,她更加沉着冷静,与漾漾容易被影响的个性正好互补,并能跟老头公在漾漾反应过来前抢先一步做出防护机制;她的忠诚也不像哈维恩有时逼近盲目的崇拜,但确实是倾心于主人身上。

她护主的心与自我意识并行,感觉上是所有辅佐漾漾中自主性最高、也跟漾漾最接近平等的存在。千冬岁也说过米纳斯非常特别。

连老头公都还会被漾漾威胁不能打电动,米纳斯的话漾漾搞不好还要让她一分XD

但她也不需要这种退让的态度,因为她的使命是辅佐漾漾变得更强,而不是屈于她身后。

虽然之后米纳斯的戏分不是很多,但先前那些态度我认为也不会因此消失。

在漾漾烦心的时候许多人都在默默关心他,而她也选择给他独立和独处的空间,这是属于米纳斯没有说出来的温柔吧,我是这样想的。

因此用这样的、我的认知来描写了米纳斯妲利亚这位美丽的存在,希望大家会喜欢。

不過因為還是有點抓不到感覺,希望沒有OOC得太過才好(揉臉)

热度(16)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