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任性(重漾)

※主重漾,后续小剧场微哈漾请注意。

——————

  不知道是哪个傢伙说人生总是伴随着意外与惊喜。

  我的人生根本大半是惊恐跟惊吓的组成,而且十之八九是身边的人造就而来的啊!

  而这次的惊恐,都要从这天的午后说起。

  「好,这样就没问题了!」辅长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帮我拿下刚刚敷在眼睛上的纱布。

  睁开双眼后,模模煳煳的视线中好像有两个人影正一左一右站在我面前,但因为背光的关係面孔更加模煳。

  「辅长,可是我还是看不太到诶……」视线还是很不清楚,辅长你真的有帮我治好吗?应该不会治不好吧?

  「瞧你担心的勒,这是咒术的后遗症,几天就会好了。」看我一脸惊恐的样子,辅长摆摆手要我不用太在意,「你就请几天假休息吧。」

  请几天假不知道下一次上课会不会内容就已经到不同的世界去了,看来得请千冬岁他们帮忙了。

  「漾漾抱歉,当时要是有提醒你就好了。」雷多有点抱歉的摸着头,虽然两人长得太像有点难以辨认,但声音跟语气倒是挺好分辨的。

  「没关係啦,是我自己不小心的。」不过如果他们没做动作也没说话,搞不好我还真的会看着雅多叫雷多,如果伊多在可能连他都会认错。

  「刚好明天是正常上课,我们就先不去找水精之石,你在家好好养伤。」雅多环着胸看不出表情,但淡淡的语气中也带有一点关心,「你在黑馆有办法照顾自己吗?」比起道歉,雅多想到更实际的问题。

  「嗯。」我点头,如果要请假在黑馆我倒不是很担心这点,「我没问题的。」虽然上楼可能要小心一点,但也不至于需要人家帮忙。

  至于其他琐事也有其他人在,应该不是什麽大问题。

  最后雅多跟雷多他们又叮咛我一下就让我回黑馆了,上楼时虽然要握着扶手速度很慢,但因为眼睛自动把壁画啥的可怕东西都模煳化,我很难得的在没人陪的状况下悠悠哉哉的走到四楼。

  仔细想想这样也不错。

  一打开门后不是很意外的看到那隻最近已经完全无视我存在擅自坐在客厅看电视的蜘蛛,但依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其实他们也挺辛苦的,久了我偶尔拿到些人家送的蛋糕饼乾都会放两份在桌上,有时还会写点纸条提醒要快点吃完之类的。

  通常下一次回房间以后就会空了,虽然之前很无聊的在房间外关上门后马上打开,不过大概是被摸清行动了吧,食物都完好的摆在那,也没看到重柳要拿东西时正好愣住的搞笑场面。

  不过他也不可能为了吃蛋糕让这种画面发生就是。也不知道那些甜点他到底有吃,还是都进那隻蜘蛛的肚子裡。

  啊,之前有放过巧克力蛋糕,蜘蛛能吃吗?

  就在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无视那隻看电视音量还开很大声的蜘蛛走去厨房时,我才发现一件事情。

  前阵子哈维恩被叫回沉默森林还真的忘了,他之前因为方便放在这裡的惯用杯跟我平常拿来会客用的杯子都是同一种颜色,现在我根本看不清楚上面的花纹!

  嗯,六分之一的机率应该、大概不会拿错吧?

  等到我泡好两杯热可可回到客厅,电视传来了跟刚刚不同的语言在进行节目。

  ……原来蜘蛛也看日本动画啊。

  一边听着电视传来小学时班上女生好像都满喜欢看的节目的歌唱声,我决定不去纠结这个问题,反正那隻蜘蛛搞不好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早就从第一集开始追了。

  正当我要走到矮桌前把热可可摆上时,脑中突然传来一股晕眩感让我踉跄一下,结果杯裡的热可可就这样直接洒在手上,烫得我下意识把手鬆开。

  闭上眼睛甩甩头,原本预期好会听见杯子在地板敲出响亮的碎裂声,结果听到的声响只有一响,其他都是液体洒在地上的声音。

  疑惑的睁开眼后我才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

  视线全黑了!辅长不是说过几天就会好的吗,为什麽会完全看不见了?

  「不要动。」正当我惊恐的想要转身去拿放在房间裡的手机,冷淡的嗓音突然冒出来。

  大概是因为看不见让我有点慌张,我一时没察觉对方在哪只好胡乱张望,直到他用手抓起我的手腕才得以辨认对方的方位。

  「在这裡。」手稍微被抬高触碰本应该是布料遮掩的下半脸接近下巴的位置,我甚至能从手掌微微感受到对方的吐息,还来不及害羞我先发现他的手体温好像有点高……咦?

  「等等,你烫伤了吗?」我突然想到刚才只有听见一个杯子破掉的声音,所以另一个应该就是他接的了。

  相较于手掌传来偏低的体温,握住我的那隻手温度显得很高,但与其说是手温过高,不如说是因为泼洒到杯中的液体的热度还比较贴切。

  尤其是渐渐窜进鼻子裡的甜腻香气更加印证这项事实。

  「你等我一下,我去帮你拿医疗用品。」反手抓住对方施展还不太熟悉的治癒法术后还是怪不扎实的,毕竟看不到对方现在的状况就无从得知伤势。

  虽然视线一片黑,但摸回自己平时老是在走的房间我想还是没什麽问题。

  「别动。」比方才还简短的命令句多了一丝不容反抗的态度,「地上都是碎片。」虽然说话跟平常一样简洁,但总觉得他的声音好像有一丝……高兴?显得有温度些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判断出来的,反正就是一种直觉。

   「啊,对喔。」他不提我还真的忘了。

  然后我们都没再开口说话,空气中传来的力量感应该是他正在使用治癒法术的关係,异常安静的沉默让人觉得有点尴尬,我咳了声开口:「欸……谢谢你帮我接住杯子。」

  「小事。」没想到他会给我回应,我也很乾脆的把心中的疑问提出来:「那你怎麽不把另一个也接住?」

  既然他自己都说是小事了,应该不可能两个这麽近的杯子还接不住吧?

  我相信就算一手拿着东西火星人也有办法接住两个杯子的,不然用什麽法术缓冲也行吧。

  没想到重柳原本在治疗我的手的动作顿了一下,又沉默了好几秒才闷闷的开口:「……反正不重要。」

  那种语气是怎麽回事,我应该没问错问题吧?

  不重要是没错啦,可是既然能接就帮我接住啊,那可是我花钱买来的欸,不要因为花的不是你的钱就算了啊!

  两个杯子又不是差十万八千里……

  大概是我抗议的眼神太过露骨,重柳沉默了一下开口说了嗯,然后就放下我的手开始清理起地板。

  嗯什麽嗯,好歹给点正面回应啊。

  因为看不到也被叫不要动,我只好等对方处理好后把我拉到沙发前,总觉得坐下前还听到什麽被丢到地上,然后是节肢动物在行走的细微爬行声。

  「对了,你知道我的眼睛是怎麽回事吗?」照往常的经验没有多说应该是不要紧,但还是问一下比较心安,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很衰遇到什麽变异的咒术之类的。

  「咒术的反噬。」重柳不知道在桌上弄了什麽,客厅开始飘散着香甜的气味,「跟特殊治癒法术相冲会先看不见一阵子,之后咒术被彻底排除就会好。」可能是看出我又在胡思乱想,他难得说了很多话解释。

  等他忙一会儿后我的手被拉起来碰着一个手把,我才发现原来他又帮我泡好一杯新的,不过不是刚刚泡的热可可。

  一股淡淡的清香光是闻就相当提神,喝起来有点甜甜凉凉的,不知道是什麽东西,「谢谢。」感觉有点像薄荷茶但又不一样, 连温度都是顺口的微温,让我不必担心因为看不见而烫到。

  正当我想开口问这是哪裡买时,重柳突然说出奇怪的要求,「张嘴。」 

  「诶?我自己——」「张嘴。」

  强硬的态度让人很莫名奇妙,但我也不敢违背他老大的命令,免得吃个东西我还得被扳开嘴巴硬塞。

  反正饮料都没毒了,总不可能还特地在吃的裡下毒啦。我有点自暴自弃的乖乖张嘴。

  丢进嘴裡的香甜巧克力味道证实了我所想,这好像是上次夏碎学长给我哪族祭典时的小点心。

  这种奇怪的喂食秀一来一往好一阵子,感觉上不是很久,因为对方总是在我把甜食嚼完又马上递新的上来,好像他就这样一直盯着我吃东西好让我停止咀嚼的停顿不会隔太久。

  这个画面感不用说我也知道很奇妙,还好我眼睛看不见。

  不对,看得见才不会有这种画面,并不想亲眼看见啊!

  就在肚子差不多有点饱足感跟他示意后,他准备起身去收拾时,门突然被人打开,对,被人打开了。

  虽然我整个人因为惊吓到跳起来,不过仔细想想以重柳的身手应该早就消失了才对,该在意的是谁开的门。

  就在我开始思考是赛塔还是学长还是不知道哪时回来的哈维恩时,肩膀突然被人用力一扯,向前倾以后嘴唇好像轻轻擦过什麽柔软的东西。

  等等、刚刚那该不会是──

  当机大概十秒才意识到碰上嘴唇的是什麽,我的脸整个暴红的朝向门口开始胡言乱语:「啊哈哈刚刚、哇哦、那个,不是你看见的哇啊啊——」

  天要亡我是吧!!

  连一句简单的否定句都没法组织好,最后我乾脆捂着脸坐回沙发上。 

  刚刚的开门声一定是我听错了对吧?直到现在都没人出声,一定是我听错了吧啊哈哈哈哈——

  那个让人惊恐的罪魁祸首的气息感早在嘴唇上的温度离开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八成躲在某一处看人脑袋短路的样子。

  至于门外的人回过神来质问我对方是谁后,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可能有点OOC(?)的事后小剧场,哈漾有请注意————

哈维恩:请问我的杯子……?

漾漾:啊,那个啊……(心虚)

哈维恩:如果是您打破的我当然不会计较,反正那只是我特地从沉默森林带来的家产,不过是友人赠送的礼物,既然您——

漾漾:停!停!不要再说了,我再买一个给你就是了啦!

哈维恩:荣幸之至。(笑)

*

哈维恩:我已经帮您把所有家事都处理完毕,您只需要好好修养即可。

漾漾:你该不会连衣服都帮我洗跟晒了吧,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好啊!

哈维恩:这是当然的,毕竟您现在中了咒术,如果洗澡也需要人代劳我很乐——

漾漾:你给我滚出去,给我去种高丽菜不要再回来了!(炸毛)

*

重柳:杯子。

漾漾:啊?那个啊,因为你上次打破人家的杯子啊,我只好再买一个赔他。(无奈)

重柳:(拿起杯子)也买一个给我。

漾漾:欸?好是好啦,你要一样的吗?

重柳:……

漾漾:呃……我说错什麽了吗?

(隔天)

哈维恩:请问您又打破杯子了吗?

漾漾:咦,不是吧?我没有碰过啊?

哈维恩:莫非是前几天的——

漾漾:对不起是我又手残摔破了真是的我怎麽这麽不小心呢哈哈哈以后摔破的杯子都算我的吧。

哈维恩:您可以不必负担费用,只要是您挑的我付钱也无所谓。(得意笑)

漾漾:(鬆一口气)

躲在暗处的重柳:……

之后两人就这样在某人不知情的状态下在暗中持续你来我往的较劲着,直到厨房裡终于多了一个杯子,这场战争才止息落幕,真是可喜可贺(?)

---後記---

这篇撸了我好久啊——

因为标题取名无能加上一时兴起却不会收尾,差一点点就要坑掉了,真是好哩加在。

不知道有没有崩掉,总觉得写得过程好战战兢兢非常不安啊!至于小剧场完全是脑内暴走不纳入考量裡

其实中途还想过变成完全的哈漾会是怎样的场景,大概是这样:

哈维恩又要先忏悔一下怎麽害漾漾眼盲(暂时),然后变成导盲犬型态拉着漾漾的手小心翼翼的跑遍学院各地(漾:靠有够丢脸)

仔细一想也满萌的,好想看导盲哈跟盲人漾XDDDD

今天睡回笼觉前本来想了一篇还不错的冰漾,结果一觉起来就忘了,一点不漏的忘了……所以下一篇没意外应该还是哈漾_(:з」∠)_

话说回来现在说好像有点晚...虽然是习惯用繁中,但因为之前写文野都是用简体发文想说顺应格式,但貌似特传坑不少人也都用繁体,因此如果有人看不习惯的话可以再另外丢繁体连结上来。

以上。

热度(35)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