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午餐时光的二三事

※转换一下心情这次是欢乐(?)的修罗场。

※无CP但大家为了漾漾而吵架(咦)

——————

  一切都是从这个乍看之下平凡的午餐时间开始的。

  「学长学长,这个给你!」喵喵拿起自己亲手做的三明治递给学长,平常充满活力的声音此时带了一点兴奋和害羞的感觉,相较之下学长只是点头接过去,「谢谢,很好吃。」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喵喵脸上的表情表现出她很想马上冲出白园去大叫万岁跟人分享她的喜悦。

  「啊,只有学长有,真好啊──」见状,千冬岁在一旁故意凉凉的发出调侃,结果喵喵马上脸红的驳斥回去:「千冬岁不要乱说啦!喵喵也有准备你们的!」

  「有饭团吗?」莱恩一听到也有他们的份马上举手发问。

  「小亭也要吃点心!」黑蛇小妹妹看了一下莱恩,模仿似地双手举高从原本的座位上跳起来,夏碎学长默默的把脚边差点被踢倒的茶杯扶正後把她按回去乖乖坐好。

  「有哦有哦,莱恩的饭团丶漾漾和小亭最爱吃的甜点。」喵喵一边数着一边把野餐篮里的食物拿出来,不过她拿给小亭的是一份蛋糕,递给我的却是三明治,就在我一脸疑惑的看向喵喵时手插着腰回答:「要先吃完正餐才能吃点心!」

  「那小亭……」「小亭不用也没关系吧?」

  好吧,小亭是诅咒体,所以没有正餐跟甜点之分,我懂。

  夏碎学长也接过了喵喵递来的食物,没有对诅咒体要不要吃正餐做出评论。

  「喵喵,那我的……」「千冬岁的等等再给你吃!」喵喵鼓起脸转向一旁,千冬岁则是啧了一声,默默的拿起莱恩的饭团来吃,意外的莱恩也没有多说什麽,还又递了一颗蓝色的饭团给千冬岁。

  虽然每次看莱恩吃着各种颜色的饭团都满好奇的,但至今为止我都还不是很敢挑战我的心脏,好奇心杀死猫的例子已经血淋淋的上演好几遍了,还是算了吧,人要适时的保持缄默。

  话说回来,好久没有像这样大家一起在白园吃午餐了,热闹的氛围让我也不自觉的放松露出笑容,享受这久违的气氛。

  学长虽然是被直接拉来的,但也感觉的出来他并不是很讨厌,甚至满开心的。

  就在大家吵吵闹闹的吃午餐时,喵喵突然盯着我,又看了学长,眼神在我们身上来回扫视了两次後双手击掌突然说了很不妙的发言:「啊!漾漾,你跟学长一样高了呢!」喵喵看起来应该是在替我开心,但我却差点没把嘴里的三明治喷出来。

  喵喵妳──哪壶不开提哪壶!妳以为妳是女生学长就不会扁妳吗啊啊啊啊啊──

  确实不会,学长是会扁我出气吧……

  没想到这话一出,大家还跟着看过来开始讨论。

  「我记得漾漾上一学期好像长高了差不多三公分,原本是一米六八。」千冬岁推了推眼镜让镜片反光,说出了跟赛塔当初的推测一样的话:「毕竟时间之流的时间跟我们这边不一样,当时你消失了大半个月,但那时好像还没有跟学长一样高吧?」他微微皱眉回想,但因为那之後学长根本都只躺在床上,所以也无从比较起。

  为什麽你也知道我长高三公分了?居然连我身高都比我还清楚,情报班要这种不必要的资讯做什麽,把你精明的头脑拿来装更多有用的东西还是比较好吧,比如怎麽样让夏碎学长更补之类的。

  我忍不住看了夏碎学长一眼,被回以不解的笑容後默默看回千冬岁。

  「而且你後来就去学校外了,我们很久没看到你,自然会对你长高比较有感觉。」连莱恩也冒出来这麽说,手在我的头上稍微笔划一下原来的身高,「漾漾长得很快呢。」还发出了很像终於看到儿子长大的感言。

  「也就是说褚一年长了七公分。」夏碎学长听闻至此也有点惊讶的在一旁做出结论,但接下来马上就笑着把刚刚好不容易偏掉的重点歪回来,「冰炎,看来你得多多加油了。」

  夏碎学长你铁定是故意的对吧!身为一米八的身高胜利组就可以这样伤害人吗,而且还一脸若无其事的喝起茶!

  该不会是因为我刚刚不明所以的看了夏碎学长一眼吧?

  学长一看到夏碎学长那灿烂到感觉身後都出现狐狸尾巴的笑容顿时抽了抽嘴角,「药师寺夏碎,你少讲几句话是会死吗?」

  看那副臭脸,学长一定感觉超不爽的。就在我默默退後准备逃离战场时,学长突然转头看着我挑眉,「褚,你想去哪?」话里隐隐约约带着点威胁的意味。

  大人冤枉啊,头不是我起的,应该要就这样笔直地歪斜出去的话题也不是我扳回来的,就因为喵喵是女孩子丶夏碎学长又不能打,就把我炮火的靶子!

  就在我准备好要大喊「学长你冷静点我们有话好好谈」时,有个从刚刚开始都没出声的声音出现了。

  「冰与炎的殿下,请你不要对我的主人动手。」不知道从哪时冒出来的……啊对了,哈维恩一直都在,只是已经比莱恩更好的融入背景了。他一边说还一边帮我把刚刚喝空的茶杯又补上一杯茶。

  学长也很不客气的哼了一声,根本不管当事人就在面前还直接看着我表示:「看他那副脑残样,我才亏你能不想叫他闭脑。」

  明明学长正好不爽没地方发泄,应该是把炮火转个人开,但为什麽我还是有种被重创的感觉?跟学长一样高的事情我当初早就高兴过了,代价是久违的用脸接脚,所以我现在根本没有在脑残啊。

  「我的主人确实是有点脑……部运动过剩,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对我所伺奉之主动手。」哈维恩义正严词的指责顿了一下,反而让学长噗的一声笑出来,就连身旁我都听见有一点细微的喷笑声。

  「……」看着哈维恩豪无悔意但也没有露出破绽的正经脸,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我这麽脑残真是抱歉喔,嗯?」我忍不住笑着对他说,还让你差点当着我的面骂到我真是对不起喔。

  「我……」「学弟妹们都在这里啊。」就在哈维恩打算辩解时,一个不属於我们之中任何人的声音从某一端传来,打散了这各种针对的微妙氛围。

  「阿利午安,一起来跟大家吃午餐吧!」喵喵朝阿利学长的挥手,而阿利学长也回给她一个笑容朝这里走来,在喵喵清出来的空位坐下。

  「阿利早安!点心!」阿利学长一坐下来,小亭就马上冲上前去趴在人家的脚上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像是也很习惯的摸摸小亭的头後马上拿出一盒小饼乾,看着小亭高高兴兴的拿着点心盒跑到夏碎学长面前,「主人主人,点心点心!」

  夏碎学长礼貌性的跟阿利学长点头笑了一下,连忙把差点一起进小亭嘴里的盒子拿出来。

  「话说回来,你们刚刚在聊什麽呢,好像有点安静?」好奇的看着大家,像是没感受到方才险恶气氛的阿利学长又接续刚才的话题。

  「我们在聊漾漾——」「是学长!」

  就在我急忙喊出来的瞬间,大家瞬间动作齐一的朝我这看过来。

  「学弟?」

  啊,死了。

  我总觉得好像看到一旁的哈维恩露出了「真是没救了」的脸,虽然他马上就换回原来的表情了,但还是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刚才想说这下子话题又要回到我身上了,为了打断莱恩的话连忙脱口而出,结果这对现在的状况根本没帮助,反而把矛头指向学长了,我该怎麽办啊啊啊──

  总不能说我们在聊学长都没长高结果跟我齐平了吧?铁定会被种在土里的!

  「我劝你最好想清楚再说话。」学长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颇有我讲错话就把我插进地心的意味在。

  这次连哈维恩都懒得帮我说话了,我求救的朝他看去,他还沉默了才一下开口,「我不会让您出事的。」

  意思是你也不打算帮忙,我讲错话就算了,你只保我不会挂掉是吗?

  就在阿利学长疑惑的视线和学长的双面夹击下,我看往千冬岁他们,大家都若无其事的做着自己的事,看花看草看大气精灵,就是没人看我。

  我突然深深了解到人性的残酷。

  就在气氛再度陷入奇怪的氛围下,移动阵又被打开了。

  黑色的袍子和漂亮的银色长发在华丽的移动阵下随着微风飘起,明明不是学校学生的摔倒王子出现在刚刚跟阿利学长一样的方像,看到来人後阿利学长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休狄?」

  摔倒王子似乎也有点讶异这里有一堆人,但一看到我和哈维恩後马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你又和低贱的种族待在一起了。」

  就在阿斯利安皱眉准备反驳时,哈维恩也很不客气的开口:「高贵的王子殿下嘴巴也是一如往常的良好,看来嘴巴还没烂掉,需要帮你一把吗?」他的迎宾模式不知道为什麽跟平常的模式混在一起,说着说着还站起来,挑衅的看着摔倒王子。

  就在我一边想着「话说回来他们两个也很高欸真羡慕」时,我发现摔倒王子的手上好像拿着一本书。

  虽然被用看起来品质很好的布包着,不过因为露出一小角红色的书皮让我愣了一下。

  原来摔倒王子来学校不只是要找阿利学长,还要顺便还我之前借他的神话画册集。

  为了不让人发现是什麽书还特地用布包起来真是用心,是说你也不用怕吧,五色鸡头都那样子了,你也在大家面前摔倒过了,还有什麽好怕的?

  话说回来,自从上次旅行後摔倒王子遇见我我都会主动借他书,虽然王子还是没什麽好脸色,但还是会拿走看完再私下还回来,所以其实我们关系应该还算不坏……吧?他应该只是在大家面前做做样子?

  「低贱的种族在这也是污染空气,乾脆就在这里肃清你们吧。」摔倒王子也很不客气的把爆破姿势准备好了。

  好吧,他好像还是挺讨厌我的,也不管我就在哈维恩旁边就想一起爆破。

  可惜是在学院内,不然他还顺便赚到一本神话画册。

  「你们别再吵了。」阿利学长看起来有点疲惫。

  「就是因为你成天跟他们混在一起我才得跟庶民说话。」摔倒王子不以为然的火上加油。

  哇,你真敢讲,没有阿利学长在你还是会跟妖师借故事书来看啦。

  高贵的奇欧妖精跟黑暗种族之首的妖师借童话故事书来看......其实还满好笑的。

  「你笑什麽?」摔倒王子突然恶狠狠的盯着我看,我才发现我还真的想到摔倒王子在看童话书的画面忍不住笑出来了。

  老实说你就不怕我哪一天想不开用可以在学校重生的优势大喊「休狄王子其实超爱看故事书的!」,让你成为当年度公会的笑柄吗?

  看着摔倒王子那副依旧旁若无人的态度,大概是看在这里这麽多人王子应该不敢对我怎麽样,或者是真的仗着可以复活,我一时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还真的脱口:「啊,没有啊,我只是想休狄王子要不要把你手上的故……」

  话还没说完我的脸就传来一阵爆痛。

  居然用我的书砸我脸!靠,超级痛,到底是怎样的力道才能把人砸到好像感觉头上要喷血了!

  我好像还看见白光了,我刚刚真的是鬼迷心窍吗……

  「漾漾你没事吧?」喵喵很紧张的马上靠过来帮我用治疗法术,痛觉很快的就随着和煦的光芒消下去,「怎麽可以打脸,如果扁掉了怎麽办!」喵喵对摔倒王子生气的喊着,但这根本不是重点,打其他地方就无所谓了吗?

  视线从一片白的状况下慢慢恢复後我看见哈维恩维持着拿刀要扑上去砍人的姿势被夏碎学长的冬翎甩拉着,休狄王子那边则是被学长抓住手。

  这种差点上演全武行的火药味让我有点後悔刚刚的嘴贱。

  「休狄,你有点太过了。」学长微微皱眉,难得没有对我被揍的事情袖手旁观还帮我说话,虽然会揍我的人也只有他。

  摔倒王子瞪了我一眼没说什麽,甩开了学长的手就离开白园了。

  看摔倒王子的态度,显然不是来找阿利学长应该是特地来找我的,只是大概没料到我会跟这麽多人在一起才会这样,也许该庆幸他没有打算继续找碴。

  「他到底来干麻的啊?」千冬岁把正准备要站起来的脚放回去坐好,他的语气非常不开心,应该也是原本要起来帮忙。

  千冬岁这样一说,我才低下头看那本拿来当成凶器的书。布料没有因为这一敲就从书上松落下来,反而包得好好的,只是上面有点红色的……还真的有血。

  正当我看着那块布哀悼我的头时,四周突然变得很安静,直到我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抬头一看,才发现大家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我看。

  「漾漾,那是什麽?」坐在旁边的莱恩好奇的伸手要拿过书,但我下意识连忙把书从腿上抽走。

  大家的眼神更奇怪了。

  「原来你们其实关系不错吗?」连夏碎学长都有点感兴趣的开始追问起来,他一直盯着我手上的书看,然後不知道为什麽突然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看到夏碎学长的笑总觉得就没好事,我是不是忘记什麽了?

  「所以刚才休狄王子是来找漾漾的罗?其实私底下关系很好,只是不善言语表达才在大家面前欺负漾漾?」喵喵好像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连治疗都突然中止,相当兴奋的看着我。

  真是够了,这是什麽解释,喵喵妳到底想到哪里去了,不要多做奇怪的遐想啊!

  「还真是看不出来,不过应该是书对吧,是什麽书?」千冬岁显然对於黑袍给的书更好奇,他的眼神锐利的好像想从我这里挖出什麽。

  「原来您与他关系匪浅?」哈维恩那家伙的脸简直比我夸奖好补学弟时还要臭好几倍,他真的超讨厌摔倒王子的,但为什麽非得用跟喵喵一样的语气问话?

  学长虽然没有开口问,不过俨然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在一旁待着。

  摔倒王子根本是不想处理这些问题才跑掉的吧,我真的不能趁机爆料吗?

  而且今天到底是怎麽回事,为什麽话题要一直围绕着我转,就不能一起吃顿和谐的午餐吗?

  「漾漾,到底是怎样嘛?」

  在这样的多重夹击下,我应付完众人的一一质问和保住摔倒王子的形象已经是下午翘掉一节课以後的事情了。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才怪!

——————

每次打文我都会有种「我家的漾漾情绪好像总是很激动很无奈」的感觉,一直很想在後面加?跟!,感觉他很努力的用生命在吐槽(总觉得好像变成谁了

所以就乾脆来了一篇让漾漾很崩溃的欢乐向(漾漾表示胃痛

打完文审视一遍的时候才想起一个问题。

夏碎大大不是会使用透视吗?

...... (?)

突然好期待这种画面真的上演啊,然後夏碎大大就笑笑不说话的看透一切wwww


热度(36)

  1. 懶懶貓兒看萌點羅汐亞 转载了此文字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