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无法倾听之语(主哈漾,微冰漾)

※无法倾诉之语的番外篇。
——————

  他做了一个梦。

  他看见他所侍奉之主与冰炎殿下一起在原世界的某一条街逛街,人来人往的人潮上,那位代导学长三不五时就得拉一下那人的后领来阻止被人潮冲散。

  不自觉地跟着他们逛过一家又一家的商店,然而明明他就站在那个人触手可及之处,对方却完全没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反而拿着一个整人箱偷偷对准身旁的人。

  那位殿下马上拆穿对方的阴谋嗤笑他的幼稚后,他的主人便瘪嘴将东西放回去,拿起下一个东西持续挑选的动作。

  内心深处有种不甘与躁动感。

  儘管那位殿下看起来总是对他的主人没什麽耐心,但还是陪他绕过拥挤的人潮往下一家店,也许正是如此他的主人虽然常常被打还是喜欢跟在那位殿下身边。

  就算当年的事情让那位殿下无法陪在他的主人的身边,他的主人也因为那位而伤心、难过,变得更加坚强。

  他是如此地羡慕那位殿下,因为他的主人对他大多数都是不耐烦和无奈的脸色。

  经过五六家店,那位殿下的脸色也开始从缓和转为不耐,而他的主人也察觉到了这股暴风雨前的宁静,连忙在这家店挑选好礼物并放进包包。

  然后他们回到了学院,那位殿下说了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就把人给丢在黑馆外迳自走进去休息,留下一脸惊恐的学弟。

  那人就这样在黑馆前渡步好几分钟,直到远方走来了一个人,他才有点踌躇的停下脚步。

  『哈维恩,呃……这个送你。』他的主人呼唤了来人的名字,语气带点的彆扭将刚才挑选的礼物送出去,而后想起这不是送人礼物该有的表情,连忙换上有点腼腆的笑容。

  他终于了解自己为什麽会知道现在在做梦了。

  并非在看见朝这走来的人与他相同的面貌,而是他的主人根本没买过礼物送他。

  『谢谢,我会将它好好保存起来的。』

  而他也未曾因此露出如此开心的笑容。

  他甚至没有机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切在『他』的笑容裡烟消云散。

  他疲惫的睁开双眼,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在这个没有那个人的世界做着他还在的梦。

  正当他一边拖着沉重的身体梳洗时,房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响。

  「哈维恩。」里欧一看到门被打开后鬆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担忧的皱起眉,「你看起来很糟糕。」

  「我没事。」他摇头,千篇一律的回答和板着的脸孔拒所有人于千里之外,「怎麽了?」

  「……妖师首领传令了,他想要见你。」里欧没有多说什麽,只是回答他来这裡的理由。

  自从事发过后,大概也是怕有什麽意外,妖师首领下达了要他待命在沉默森林,之过了一个礼拜却都没有讯息。

  这一个礼拜煎熬得如同十年百年一般,压迫他的除了那未尽的责任感,还有几乎主宰他一切的感情。

  「我知道了,谢谢。」他深呼吸一口气后点头,并从里欧身旁走过去。

  「哈维恩。」看见友人变得如此落魄的模样,里欧虽然难过却也无计可施,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友人变成这副模样,「……这不是你的错。」最后那股担忧浓缩在暧昧不清的话语裡。

  他没有回答的持续往前走,直到下一个转弯前才停下脚步。

  「是我的错。」

  他说,然后消失在转角裡。

  思绪随着步伐逐渐清晰,沉重的思考也稍微轻鬆一些。

  他记得他做了什麽梦,却又不了解自己梦中那些许久之前的情绪从何而来。

  实际上在旅途的过程中,他的主人虽然还是很受不了他的跟前跟后,但却越来越能接受他的存在。

  因他被侮辱而生气、因他受伤而担心、在他做出令他的主人开心的事实露出笑容,最后甚至不再是他单方面的靠近,对方也同时主动付出着。

  所以他才会误以为对方也与自己拥有同样的感情,在那种状况下做出错误的拥抱,也许梦境正是他渴望回到过去的显现。

  即便他的主人一辈子都不看着他也无所谓、让他没有机会犯错的那个过去。

  所以这当然是他的错。

  踏出移动阵被人带领到曾经来过的妖师本家后,他推开那扇彷彿千斤重的木门,看见门后那带着同样沉重面孔的妖师首领。

  他跪在地上,等候应有的制裁。

  「起来吧。」妖师首领淡淡的说着,近乎凝结的空间裡因冷漠的音调更加沉闷,但他没有听令。

  「哈维恩,你要再次违背命令吗?」那不容反抗的凌厉让他浑身震了一下,才惊觉自己究竟在做什麽。

  「……我已经违背您要保护那一位的命令,那麽理当遵从您的处置。」即便如此他仍旧没有起身,一方面是认为自己没这个资格,一方面是他或许也害怕面对这位大人的指责的面容。

  「……」他听见妖师首领叹了口气,站到他的面前,「这确实是你的疏失,因此,站起来,我会给你应有的处置。」

  他确实打从心底认为这是他的问题,可当亲口听见别人这麽说时仍旧比想像中的还要让人苦闷。

  「漾漾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的。」起身后,妖师首领语气稍微放柔,有点无奈,但又话锋一转,「但我并不会因此减轻责罚。」

  「我跟小玥并不需要护卫,然而你的状况显然不适合在短时间内再接任何任务了。」这种像是要直接否定他存在的发言不禁让他错愕的抬起头,妖师首领面无表情的模样映入眼帘,而语气淡然的彷彿刚才的温柔是错觉。

  「不准寻死,等待下一个拥有先天之力的人出现,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妖师首领说,同时告诉他在他恢復常态之前都不会再有任何指令。

  也许那样冰冷的话语同时也带着谁的寄託。

  之后他浑浑噩噩的回到沉默森林的居所裡,拿出一个暗色的盒子打开,翻出裡面的内容物,试图从中汲取一点那人残留的温暖。

  那是一对小刀,相较于他原先使用的、妖精族做工精细华美的刀,这对小刀的风格简朴典雅,考虑到使用者的种族个性,上头的宝石和用色都是使用暗色系,甚至还有保护阵法。

  『这是漾漾想给你的。』他的主人的朋友们在那件事过后拿了这个给他,说这是他的主人来不及交付,由他们接手完成的礼物。

  他认得这样物品,因为那是他的主人当时还紧紧握在手裡的纸上画的武器,那张纸后来被他放进盒子的夹缝内一起收藏着。

  他将小刀放在一旁拿起那张纸,礼物的设计显然有很多人共同参与,因为除了他熟悉的字迹外,上头还有很多陌生的字迹在设计图旁给了很多建议,甚至连刀图的线与线之间的接缝都有些明显,应该是一群人讨论时不断涂改所导致。

  刀上某颗宝石还被拉了一条线出来,在一旁画了个不是很精细,大概是中阶保护阵法。同样不断涂改过的痕迹很容易分辨下笔者是谁和其用心程度。

  只是这麽一直看着,彷彿就能触及到那不存在的温度,直到他拿着好几分钟才发现,纸上似乎传来一股微弱的力量感。

  那几乎微薄到无法感应的力量似乎是隐蔽的法术,且是相当高阶的应用法术,让他好奇的花了一点时间解开,顿时背面浮现密密麻麻的字句。

  它们并没有依照条列的方式写下来,而是以各种角度散乱在纸张上,应该是当事人想到什麽就写什麽。

  『哈维恩好像喜欢我』

  『也许我该跟他道个歉』

  『我是怎麽想的?』

  『生日那天送给他应该会很高兴,到时候一起道歉好了』

  勾起一抹自嘲的笑,他要的并非道歉,而拿到他的主人所给予的礼物虽然会让他很高兴没错,但他其实有更想要的东西。

  他很清楚那样东西对方没办法给他。

  儘管如此他依旧眷恋的看着上面的字,然后发现有两行写的比较小、分别写在比较角落的字。

  『我会不会也是喜欢他的?』

  『想看到他高兴的表情』

  第一行的字迹有些歪曲,甚至还有一点写错擦过的痕迹,下笔的人应该是相当犹豫的把它写下来,反之另一行字却写得非常流畅漂亮。

  他静静的盯着那两行字许久,直到纸上沾上了一点水滴将字迹晕开,他才回过神赶紧连忙用袖子把水滴按压掉。

  被水晕染的字让他愣住,然后再也无法去管新的水滴落在纸上的其他地方了。

  就如同煳开的那两个字一样,儘管心裡有答案,一切却永远成谜了。

  他已经无法亲口从那人的嘴裡问出他想要的答案了。

——————

这篇又破预计的字数啦,打的过程又不断脑补了一些东西。

虽然脑中一直在途中补些甜的东西,但写下来还是虐,把脑补的东西写下来不知道是哪时(?

因为想讲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会再开一篇出来,大概是讲说为什麽会往这个方向写吧,之前说是分析但感觉也只是交代这麽写的想法而已XD

之后会放比较欢乐的文平衡一下(因为怕像坐云霄飞车所以没丢出来)

老样子感谢看到这的你~


另外:關於無法傾聽之語的寫作方向 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热度(9)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