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同人】无法倾诉之语(中)

  拿到物品的过程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的难,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哈维恩给的注意事项非常有用。

  但原本我还挺担心的,实际体验一次这麽顺利真是让人感动。

  路的尽头是一个不大的圆弧形空间,从这里走到底搞不好还不到一百公尺。我拿起另一张自己准备的纸条出来稍微比对一下,确定需要的那种石头正好在里面的岩壁上。

  走上前看其实还满大一块的,几乎要占满圆弧一半的靛蓝色矿物隐隐约约还发出了微微的光,在这种光线不是很好的洞穴里非常漂亮。

  「米纳斯,麻烦妳帮我切下一小块吧。」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太大不好带回家,也不知道会不会我这样一切洞穴就垮了。

  用米纳斯朝墙壁开了一枪,一块几乎有头那麽大的矿石马上掉下来,切面的光滑度超级完美。

  不过这样太大了吧!我以为一小块的定义是巴掌大啊!

  『毕竟无法确认匠师制作一对武器需要消耗多少材料,考虑到失败的可能性,我介意最好多拿一些。』米纳斯贴心的说出了我没想到过的事情。

  也是啦,不然还要再来一次,学长铁定会把我自己丢过来自生自灭,不过这麽大总不可能抱回去吧?

  『您应该有学过移动术吧?』米纳斯提了一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根本不敢想的事情。

  这里离学校是一段不小的距离,所以刚刚过来也是搭学长的顺风车,如果我自己送回去结果石头卡在哪里还是送到别人家被学长知道,我要嘛是被笑,要嘛就是吃一掌了吧!

  『您就自己想办法吧。』把我内心的惊恐都听光的米纳斯很乾脆的决定放生我就不再讲话了。

  我忽然知道为什麽我这麽习惯哈维恩那种嘲讽式侍奉了。

  因为早在他之前米纳斯就是这样对我了啊!

  要不是我知道哈维恩根本没这个意愿,我都要怀疑他们平时私底下有在偷偷交流了。

  最後我想了一下还是一边用我的言灵之力拼命祈祷一边战战兢兢的把矿石送回去,希望有平安到达才好。

  看了看手表,现在的时间比我们约定会合的时间还要早,虽然可以直接回到交叉路口,但我稍思为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等快到约定时间再回去。

  老实说,最近发生了一点事情导致我跟哈维恩之间有点尴尬......呃,更正,基本上我现在都尽量避勉跟他独处,根本是我单方面在躲他而已,可能只有我尴尬之中还伤了人家的心灵吧哈哈哈。

  我想他也察觉到了才会决定放我一个人过来,毕竟我做的那麽明显。

  有很多事情我直到现在都还理不出个什麽所以然来,我想尽量避开独处的可能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一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两件事,我想,我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和距离,因为我不知道状况再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什麽问题。

  可是这个问题我也很清楚不能再放下去了,最晚的期限应该是他的生日那一天吧,再拖下去我之後搞不好又会开始逃避。

  虽然挑在人家生日谈判似乎很机车,好像存心要破坏人家的好心情似的……不过如果不把话说清楚,他大概也没这个心思吧?

  我一边思考一边往回走,在快要到集合地时又绕回去洞穴的方向,就这样来来回回渡步在这条路上。

  我把刚刚为了抱住石头而收起来的小纸条再度拿出来,这张纸因为我摸过好几次所以都有点皱掉了,其实也没什麽好看的,只是总觉得每拿出来看一次,就能多一点勇气,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麽就是。

  当我第三次走回洞穴底部时,我发现地形好像跟刚才不一样了。

  刚才还是圆弧形的空间现在变成了四方形,而且变得超级空旷,岩壁上那些发着光的矿物也变得黯淡无光,似乎还有什麽黑色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整个洞穴弥漫着让人很不安的气息。

  怎麽回事?哈维恩没在地图上说过有这种状况啊,难不成我鬼打墙了?

  就在我一脸慌张的想赶快退回去原本的地方时,身後一股无形的墙挡住了我的退路,害我刚刚用力一退整个人狠狠撞上去,眼泪差点没飙出来,但我的脑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念头。

  ……结界?我的背瞬间一股恶寒窜上来,完全不敢去猜测藏在心中的那个可能性。

  就在我下意识想拿出手机跟哈维恩求救时,米纳斯的声音忽然难得带点惊慌的从我脑中冒出来:『请小心——』

  还来不及说完,後颈剧烈的疼痛已经告诉我自己被攻击的事实,那种痛觉几乎让人晕眩,使我毫无招架与反抗之力直接倒在地上。

  一切都来得又快又突然,虽然没看到偷袭的人,但我大概猜的出来是谁。

  对方似乎在武器上放了麻痹性的毒还是什麽法术吧,只是这样一敲应该不至於动不了才对,但现在我连手指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轻轻动一下,根本只能任由对方宰割。

  我就这样看着眼前落下了无声的两双脚,在身着斗篷的状态下就算我拼命往上看也看不出什麽,他们窸窸窣窣的在念我听不懂的语言,似乎是在跟其他人说话,应该是通讯。

  对方的行动可能是观察过我们才有的,但这就代表他们居然有办法让学长和哈维恩都没查觉到有人在跟踪我们,这让我有点担心。

  虽然以学长跟哈维恩的实力来说如果袭击人数不多,他们应该都能平安脱身,学长就算才刚复原一定也比我还强上多少,就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麽。

  比起他们,我似乎更该担心自己。

  虽然那些人的话语我听不懂,不过其中一个人沙哑低沉的嗓音所说出的话让人有种莫名反感的感觉,在挂掉电话後,他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来,布满皱纹的手覆上了我的头。

  「可悲的妖师,在睡梦中死去吧。」

  他开始低吟起我听不懂的语言,那一瞬间痛觉又被放大了好几倍。

  这次我真的死定了吧。

  然後,我的视线顿时像断了线的电视进入一片漆黑。

------

稍微在这里提一下。

由於我发现上篇的伏笔跟铺陈好像都不太够,导致直接跳到下篇好像会看起来非常跳痛,於是决定再补个中篇(虽然不是很确定有没有比较好...)

也因为这样所以中篇跟下篇的字数会差得非常多,还请见谅。・゚・(つд`゚)・゚・

还有嗯……现在才提会是BE不知道会不会太晚(?)

热度(7)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