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同人】只对您的忠诚(下)(哈漾)

  我马上吓的转过头看,才发现赛塔的房门居然从头到尾都没关上,那个应该要在医疗班的夜妖精根本没听我的指令,不知道在那里听多久了。

  我敢打赌他一定全都听到了,因为我想起刚刚赛塔说的大气精灵,我居然被唬烂了!精灵是可以这样唬烂人的吗!

  才正想转过身来问赛塔,结果后面空无一人,一瞬间好像只有我刚刚在房间自言自语一样。

  如果现在再照一次茶面,我的眼泪肯定已经都缩回去了。

  「……我一直以为您是认为我不够格待在您的身边,或者只是认为我很麻烦。」哈维恩不再是面无表情,而是有著很多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我没有这么想啦。」连你都还不够格我是还要找谁,你简直快要跟尼罗一样了吧!是说没想到我之前说真想要像尼罗一样的管家,结果还真的成真了,而且还是免钱的。

  妖师的力量果然是又方便又可怕。

  「我并非有意要在行动上鄙视您的实力。」应该是在回应对我有点过度保护的事情,但却也间接承认原来他平常真的是用口头上在鄙视我,哈维恩这次没有下跪,只是低下头,深邃的黑色眼睛里带着歉意,「只是作为被卸职千年的侍奉者,能够进行义务是我所希冀的事。」

  不过我不懂,只因为我是妖师的话,族里这么多妖师,比我好、比我更值得卖命的一定没有一打也有十个,为什么哈维恩要这么死心塌地的跟著我?

  「事实上,妖师首领曾亲自交办我其他重要的事情,但我拒绝了,并要求跟在您身边进行护卫。」哈维恩突然爆出了我好像不知道的内幕。

  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听他提过,原来这不是然的命令吗?

  「为什么?」事实上就算经过阴影一事,我跟哈维恩的交情也不过就是妖师和夜妖精,被赏巴掌和赏巴掌,还有我拿他的青春生命来燃烧而已……这应该已经是孽缘了吧。

  千年来的愿望这些我都懂,但为什么会是我?

  「不得不承认,您确实太过弱小。」

  好啦好啦这些我都懂,可以不要在这种时候又补我一刀吗?

  本来想对他翻个白眼,但我发现虽然他嘴上这么说,眼里却不是跟平常一样的嘲讽或鄙视,而是相当认真、如同在宣誓什么一般的在对我说话。

  「因此我希望成为您的盾,在您变得更加强大以前守护您。」哈维恩讲话非常流畅,就像是这些话根本不需要经过思考,而是本来就存在心中的话,「正因您先前没有接触过这个世界,想必要许多时间,因此,我认为有一个人在您身边辅佐您更快速的成长是有必要的。」他单膝跪下,这次没有像刚刚一样撞出声音,就只是很正常的下跪而已,相较之下我坐在椅子上反而有种奇怪的感觉。

  「并非只因为您是妖师,而是正因是您,我才选择效忠。」这种认真的语气和动作场合怎么搞的好像是求婚……不对,骑士对王宣誓效忠也是这个姿势,我是在想什么鬼东西。

  不过他说的没错,虽然身边的人也都一直在教导我许多事情,不过他们就像是说好的一样,太过的事情即使我主动问起,他们通常会把我敷衍过去。

  虽然大概也有一部分是妖师的身份问题啦,所以哈维恩的存在确实是很实用的,基本上有问必达,就差有求必应。

  「……我大概知道你想说什么了。」我闭上眼睛稍微想了一下,其实我心中介意的那些事情还是有点在意,但经过赛塔那句话跟哈维恩那样说,我是有释怀一些了。

  我想比起「你可以」「你办得到的」这种同时带着一点压力的鼓励话语,我更渴望的是对于我自身的肯定吧,我突然想起乌鹫自愿被我封印时,那带着要哭的脸说的话。

  因为是我,所以可以。

  但我知道,大家是想多给我一点自信相信自己。

  其实大家都是用著自己的方式在鼓励我。

  而对于眼前的人,我想,我应该要做出回应。

  我睁开眼睛,用同样坚定的眼神看着他,伸出手,做了勾手的手势。

  就像跟雅多做约定时一样,但这次是由我来使用力量。我让细微的言灵之力缠绕在周遭,那股力量好像在手指附近掀起了细微的风,有点凉凉的。

  『直到我足够强大,得以独立之前,对我宣誓绝对的效忠,站在我的身边。』我想了想,连忙补上一句:『但在遇见危及生命的状况,要以你自身为优先。』前面听起来原本还很帅气的,结果补了这一句有点瞬间弱掉的感觉。

  哈维恩像是很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对于我前半段的话露出了感动到不行的脸,但又对后面的话轻轻皱了眉。

  「办得到吗?」我有点恶作剧心态的故意把手稍微往后一点,像是在威胁他如果做不到就算了。

  不过我知道就算不这么做,这只黑小鸡也不可能说不。

  哈维恩换上了非常严肃的脸,这大概是我认识他以来他最正经的一次了,虽然这对他而言应该是很重要没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股严肃感不光是为了回应我的话。

  「我,夜妖精哈维恩愿意对您遵从誓约。」他恭敬但又带着一丝骄傲的看着我,字字铿锵有力的说着:「即便您在成为强大的存在后不再需要我,我也愿意继续对您献上绝对的忠诚,无论您踏上的是何种道路,也不会背叛您。」

  他说的比我所讲的还要多,但正当我还想问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时,他已经快速到将小指勾起我的了。

  ……为什么我突然有种把自己卖掉的感觉,这应该是错觉吧?

  象征誓约成立的法术环绕在我们两个的小指上,传来了一点温温的感觉,很快就消散了,因为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我是还好啦,但哈维恩的脸简直高兴到好像要飞起来了。

  是因为我而有的情绪。

  意识到这点我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不过那种想整人的心情还是在,就趁他还在高兴时开口。

  「既然誓约成立了,你应该就不能违背我的命令了吧?」这点我是有点好奇啦,本来我是没想到的,但他刚刚居然自己补上了。

  「是的,但基本上,我也不会违背您的意愿。」哈维恩虽然还沈浸在欢乐中,但也没忘记要回答我的问题。

  「那好,现在我就下达契约成立后的第一道指令吧。」不知道如果没做到会怎样,不过为了这种事情叫他违背我的命令也挺奇怪的。

  而且他听从我的命令违背我的命令不也是听了吗……不对,我没要做这种让自己也头痛的事情。

  「是。」哈维恩立刻恭敬的低下头準备领命。

  看他一副好像我要颁布圣旨一样而蠢蠢欲动的样子感觉有点好笑,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灿烈的微笑,说出我从刚刚就很想说的话。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医疗班休息。」

  还有,谢谢你。

——————

以下是一堆作者废话的后记

一整个大爆走,好像只要我写同人就会字数大爆走 。・゚・(つд`゚)・゚・

赛塔说话的语气真的很难抓,我觉得打起来超像冰炎认真在开导漾漾的时候,怎么修都不对 (つд`゚)

然后虽然漾漾平常神经满大条的,不过我觉得他也有心思细腻的地方(有吧(?)

漾漾曾经是个自卑的人,我想他应该或多或少都曾经因为实力的关係而自卑过吧,只是二部后的他变得更加坚强了,而且还有点隐隐约约的黑化,这种我很可以(没人问你)

对同样也很自卑的我来说,我觉得比说出「你可以办到的」,更甚至是有点强迫性质的「不行也得行」,像乌鹫那样说出「因为最喜欢你了,因为是你,所以没问题的。」更能让人感受到自身的价值,因此用了这样的价值观写出这篇。

因此,希望看到最后的你会喜欢。

热度(31)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