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同人】只对您的忠诚(中)(哈漾)

  安静的房间里传来茶水冲进杯子里的声音,清甜的花香透著异常清晰的空气飘散在整个房间里,非常舒服,让原本有点紧张的我都稍微放松了。

  「你最近看起来似乎在烦恼什么。」依然背对着我的赛塔冷不防的开口,明明我这两天都没怎么出过房门,也只见过赛塔一次,但他却非常完美的命中核心。

  我的脸部功力就算还不到家但难道真的什么都藏不住吗!

  我觉得我不是很想讨论这个问题,这几天我就跟平常一样看到什么就乱想什么,但只要一被戳出问题,我大概就没办法再隐藏下去了,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现象。

  「那名年轻的夜妖精很担心你,虽然他自身的状况并不是很好,但经过我的建议后他还是一直想去找你,所以我给了他允许出入你房间的资格,希望你不要介意。」赛塔转过身将茶杯放到我的面前,还带着一抹歉意的笑容。

  我就在想黑馆的房间是可以这样被闯的吗,原来是我被人出卖了!

  「呃,没关系的。」对方可是赛塔,我能怎么计较,事实上不管是谁我都没办法计较,听起来还真是惨,明明是我的房间。

  我本来还以为赛塔会这样跟我閒聊一阵,我就可以稍微挣扎一下子,但是对方突然不说话了,只是一直微笑看着我,让我发觉他根本没办法这么好打发。

  「……我觉得哈维恩不该跟著我。」低著头沉默了几分钟,我开口后身后好像传来了什么东西轻微撞上门板,就在我想转过身时,赛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出了一块蛋糕递到我面前。

  「只是大气精灵嬉闹的声响罢了。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赛塔温和的看着我,像是在鼓励我说出来。

  「前阵子阴影一事后然和冥玥带我去了妖师本家……他们跟我介绍族里的人,也把我介绍给他们。」我只好深呼吸了几口气,把这几天脑中一直不断回荡的思绪一口气倾泻出来。

  「那里好像有很多人一直都知道守世界的事情,所以当时有人质疑了我的能力,对,在然的面前。」我好像不自觉的发出了抱怨,但又忍不住觉得这是正常的。

  我本来就是个菜鸟,怪的了谁啊?但我就是忍不住想讲一下啊,我也是会难过的好不好。

  「然跟冥玥都是从小就知道这边的事情了,虽然他们都很强,但,我觉得哈维恩该服侍的对象应该是他们,怎么样都不是我吧。」这样说好像也不对,就是因为然跟老姐很强,哈维恩相较之下才需要保护我吧?不然我自己出校园都不知道会突然被谁拖走,但我想讲的也不是这点。

  「我指的是不是实力上那种,我是说,呃……」因为脑中的思绪有点混乱,我没开口说话开始思考起来。

  然跟老姐他们都比我重要。然是妖师首领,老姐虽然没有先天能力,但她整体的办事能力铁定比我好上几百倍,但我怎么能直接说出来?

  如果说出自己根本不重要这种话,那这段时间来一直在支持我的人们该怎么办?

  我对于自己是很负面没错,可是我不想同时否定那些关心我的人们,我觉得赛塔也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我不想只是被保护而已。」完全没发现刚刚脑内想的没说出来导致上文不接下文,我继续说下去。

  「已经太多次了,我知道我不能只是被保护而已,大家也都在等我成长,可是我觉得这样不行。」

  「很多事情我应该做的更好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如果当时我能多想一点、勇敢去尝试,一定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我认为你不需要太过急躁,毕竟你才刚踏入这边的世界没多久。」赛塔不像以前一样说着让人难以理解的话,我很少听到他讲话这么直白,大概是看出现在的我没办法好好思考话中的涵义吧,「年轻的生命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摸索,如果太过於寻求完美可能会遭致反效果,你只需要慢慢循序渐进就行了。」轻轻的声音像是想安抚我的情绪,可是我听到内容后却只觉得更加焦躁。

  「那还要多久?」我急切的声音让赛塔有点微微愣住,大概是没想到他的话对我造成了反效果。

  「才一年,一年内,伊多就因为我差点被安地尔杀死,莉莉亚的脸也被伤到要去医疗班总部治疗,还有阿利学长的眼睛,和学长,然后我出了校园,结果搞出了阴影。」我一整个忘记阴影一事已经是被公会封锁部分消息了,「要不是我,当初根本不会搞成这样,我还能慢慢来多久?」

  就算学长告诉我那是属于我的旅程,是为了了解妖师跟阴影的关联,我还是没办法就这样释怀。

  我不是小孩子了,因为无知而搞出这么多人命,要怎样才能不在意?

  两天前哈维恩还因为我想趁雅多雷多在忙的时候去找水精之石,结果为了保护我被法术重伤差点掛点,虽然看他那副模样我觉得可能没这么严重。

  讲完我才发现,我根本不是进到学院以后就不衰了。

  我根本是进化到衰別人还差点克死人了吧!?

  赛塔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但可是又好像不是在看我。

  「……我不能再慢慢来了,到底还要多久我才能跟大家一样?我应该要可以的。」大家都可以,就连莱恩也跟我一样是中途才踏入守世界的,我怎么会不可以?

  我知道大家在等我以外也都在进步,就像夏碎学长看到学长在使用法术时会拿笔记出来记录和询问,哈维恩跟在我旁边时也常常看到周遭的人用了什么感觉上会对我有帮助的东西就想学一手。

  大家都在用跟我不同的步调进步,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站在他们旁边?

  「我已经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为我受伤了。」我菜成这样,哈维恩跟在我身边铁定免不了要受伤的,就算我对他下达了如果危及性命的话要以自己为优先也是。

  我跟他的命谁比较重要,用膝盖想也知道那家伙会怎么选。

  可是我觉得我不值得,也没有这个必要。

  「我觉得比我适合先天能力的人很多。」最后我还是说出来了,那个否定了自己以外,可能也否定了认可、一直在帮助我的那些人。

  我低下头看着淡褐色的茶水像是一面镜子般映出我的脸,我才发现我的眼眶红红的,好像快哭了。

  「我想我能对你做出些许反驳的。」头上传来了轻轻的叹息,赛塔轻轻的拍了我的头,坐下以后直直的看着我。

  「你虽然认为自己做错了很多,可是为此你也付出了应有的努力,水镜的重塑、踏出学院、收服阴影还有其他种种,很多事情也许并非大事,但却能打动人心。」赛塔的眼睛直直的像是要把我看穿一样,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却也无法移开视线,「你做到的远比你自己所想的还多,这些是无法透过言语来一一明说的,假如你认为时间无法替你证明什么,那就用心去倾听那些日子以来在你身边的声音。」

  想起学长在冰川告诉我的话,还有伊多、夏碎学长、雅多,其实很多人都一直在告诉我什么。

  我知道他们在鼓励我,但总是随之而来的是说不出的些微压力和质疑自己的感觉。

  也许我总是在那样的情绪中忽略了更重要的东西。

  「你很善良,而这股善良无论是对谁而言都相当重要的,对于拥有先天之力的人来说更是如此。」赛塔的眼睛透露出了认真,他似乎小心的在斟酌该怎么跟我说才不会又刺激到我,「对我而言,我认为先天之力由你拥有是很妥当的事情。」他微笑着,话里的真诚让我感受到这不是客套话,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我很少听到这么直白肯定我的话。

  我说不上来跟平常大家说的话有哪里不同,但我确实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变得轻松了。

  「你不需要非得勉强自己跟谁一样,你只需要走你的步调即可。旅途中的跌跌撞撞是年轻的生命中最常遇到的,但你们拥有很多挽回的资本,当然这并非可以持续犯错的意思,吸取过去的教训而后进步,其实你也一直在遵循这样的规矩前进。」

  有一瞬间我觉得好像学长以前很认真的在跟我讲话一样,不过我总觉得赛塔只针对我的话说了一部分,并没有把话说完全,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他突然说出一句让我很惊恐的话。

  「至於其他部分,我想由门边的那位来跟你谈应该会更好。」

-------

中的部分比上跟下还要多出不少字

因为当初没想过会爆到需要分上中下 所以分段起来不太好分(汗)

下一段就是谈判啦(๑•̀ㅂ•́)و✧(?)

热度(21)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