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同人】只对您的忠诚(上)(哈漾)

※可能有点OOC?(应该还好吧)

※虽然标注是哈漾可哈维恩的戏份不是很多,赛塔超多,拜托不要打我。

※我觉得这其实应该是无cp向。

※漾漾的自我纠结,文长。

※时间线与本文无太大关联,但大致是二部下、出发去找学长前的平行线。

基於以上种种三思而后行啊!

---------

  我站在医疗班的某个房门外,走廊上现在没有半个人,让我站在这里显得好像很突兀但也不能怎样,不过过没多久,房门就被打开了。

  「医疗已经完毕了,不过他现在还在睡,你就先回去睡觉吧。」辅长从里面走出来拍了拍我的肩,感觉好像是在叫我不用太担心。

  「哈维恩没有大碍吗?」我有点担心,这只黑小鸡明明这么强,如果直到治疗完毕都还没醒应该是满严重的吧?

  「受的伤是有点严重啦,不过安啦,治一治,一觉后就是一尾活龙了。」对我比了个大姆指的辅长用著我怀疑他被某只鸡影响的语气回我。

  可能是我脸上的表情太明显吧,感觉上辅长是努力想让我放松一点,但毕竟哈维恩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我实在没办法就这样释怀,只好勉强的笑了一下。

  总觉得辅长的脸上突然出现了很怪异的表情,但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消失了。

  不过话说回来,「啊,能不能让他这一两天都待在医疗班休息?我是说,呃……」我一点都不想说出这只黑小鸡要是醒了铁定又会跟在我身边所以让他一觉不醒吧这种话,这种话不管怎麽听都很奇怪啊!

  但这家伙铁定会觉得比起浪费时间躺在床上不如跟著我啊!

  糟糕,对于这么瞭解他的我我也想眼神死了。

  辅长大概也懂我想说什么,对我点头后咧出灿烂的笑容说:「我懂我懂,我会让他这两天都睡到起不来的,包準好好养伤。」

  我是不是无意间把哈维恩推入什么火坑里啊?

  「你不要一脸我会做什么可怕的事情啊,只是在房内用易眠的药香让他闻而已,不会痛也不会有感觉,很安祥的。」

  为什么我觉得好像听起来哪里怪怪的,安祥才不是这样用啊!为什么要讲的好像要死人一样!不过算了,哈维恩你就好好休息吧,阿门。

  跟辅长稍微道过谢后我就直接离开医疗班回到黑馆了,老实说送哈维恩去医疗班以后我就不是很想跟人说话,也像是逃避一样晚餐什么的都没吃,匆匆梳洗过就睡觉了。

  我知道我现在非常需要睡觉,尽管我一点也不困。

  而且因为明天不会有人来监督我假日要去窝图书馆,也没跟谁有约,我只要一直窝在黑馆就行了。

  先別去想那些事情吧,我逃避的想着。

  隔天我整个直接睡到中午,然后整天窝在房间看书写作业,只有需要吃饭时才离开黑馆,吃完又马上回去继续努力,等到作业都告一段落后就梳洗去睡觉,连电动都没有打。

  要是老妈知道我生活突然变得这么规律一定很欣慰啊哈哈哈……

  就在我打算连假日最后一天都这样过的时候,差不多在平常起床的时间里,我的棉被被谁狠狠拉开了。

  我揉了揉眼睛打了哈欠才想看是谁,一个很熟悉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在我头上响起。

  「听赛塔先生说您这两天整天都窝在房里没有出来,原来都是趁机在偷懒吗?」应该要在医疗班休息的某只夜妖精劈头就是一如往常的嘲讽,附带面无表情。

  不过才两天有必要这样跟我打招呼吗?我一点都不怀念这种模式好不好!

  「你应该在医疗班休息的,快回去。」我也给他面无表情回去,然后直接把被子抢回来转身準备继续睡,反正他也不敢怎样。

  没想到我才刚躺下来,就听到很大声的什么东西撞击地板的声音,吓到我马上爬起来,结果这家伙居然直接下跪,而且比抢我的棉被还有用。

  等等,跪到膝盖撞出声音到底是多大力?

  「您在生我的气吗?气我居然身负重伤而无法随侍在您身边。」哈维恩露出有点悲愤的表情,好像他躺在床上睡了两天我就把他全家怎样了一样。

  「我没有在生气啦,你受伤本来就该多休息,是我拜托辅长让你休息的。」我不过是把棉被抢回来叫他去睡觉而已吧,可以不要搞的我罪恶感很重吗?我很无奈欸。

  「比起休息,随侍在您身边才是更重要的。」哈维恩说出了我完全不意外的话,不过说真的,实际听到比想像的还要来气。

  尤其这一两天我脑中都充满了负面情绪,这种情况根本是火上加油。

  「你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反正今天也是假日,我会自己去图书馆唸书的。」我对他指了医疗班的方向露出了「一脸好走」的脸,拜托让我快点睡觉。

  「您根本不打算去。」哈维恩微带鄙视的说着,充满肯定的表情让我怀疑他不是夜妖精是蛔虫才对吧,而且跟刚刚的表情也差太多了喂。

  不过这种被抓的死死的感觉实在很差,表面上哈维恩很恭敬的在服侍我,但却又不忘记要讽刺我,难道这真的是夜妖精的特性?我觉得之前遇到那个叫里欧的夜妖精就没这样,我是中了头奖吗!

  话说回来,哈维恩刚刚站著时因为我还没醒神没怎么注意,下跪后也不好判断,加上原本就是黑噜噜皮肤的看不出脸色,但现在我就是直觉他还是很虚弱,只是逞强在硬撑而已。

  我想着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脸色大概是有点凝重吧,原本还在一脸面瘫嘲讽我的夜妖精也有点不安了一下,但还是绷着脸,也没有打算把膝盖从地上拔起来。

  我只好没有说话起身去换衣服和盥洗,结果没想到用最快的速度从浴室冲出来以后对方居然还在原地不动。

  「你管我去不去。你,现在,立刻回医疗班去。」突兀的接着刚才的话题,我看着哈维恩,尽量严厉的语气说话,可是没有用上言灵之力,不过只要不用上言灵之力我觉得我的严厉在这些火星人面前大概都不算什么。

  说完我也不管他怎么回答,直接打开门冲出去后还用力把他那张错愕的想追上来的脸甩在门后,老实说还挺爽的。

  黑馆的装饰品今天都没有什么动静,但我还是老样子的用跑百米的速度冲下楼,结果一拉开玻璃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赛塔。

  「啊,赛塔早安。」我微微敬了个礼,对方也给我一个温柔的微笑,「日安,你看起来好像有些着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白精灵的笑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那种发着黑气的笑容,就只是很单纯舒服的笑而已,这反而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我总不能说我是在躲我房间那只黑小鸡吧?

  看我没有回答,赛塔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开口问起另一件事:「如果接下来你的行程没有预定的话,能不能陪陪我喝杯茶呢?」

  「可是,赛塔先生不是还有事情吗?」我忍不住瞄了一下他手中抱着的东西,他的手上还拿着几份资料,看来应该是刚处理完公事,或者準备拿回来处理。

  不知道为什么有股直觉告诉我,赛塔是因为我才提出这个邀约的,绝对不是心血来潮,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体悟,我发现我的直觉根本準到不能无视了。

  我好像真的该找个时间回原世界去簽个乐透的。

  「这些是已经处理完毕的文件,只要稍微阅览即可,这并不影响我的时间,精灵总是有时间的。」将手上的文件随便往旁边一摆,文件就像被空间吞噬了一样瞬间消失,这招真的是不管看几次都不腻,而且也一直在我有机会一定要学的预定里。

  「那么你意下如何呢?」赛塔笑着看我。

  我还能说什么?

-to be continued-

热度(29)

  1. 懶懶貓兒看萌點羅汐亞 转载了此文字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