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杀戮的天使】你是我的(ZR)


※很通俗的逃亡后生活。
※有一点点自我流设定。(比如金发蓝眼很常见)
-------------------

  他们已经逃亡好一阵子了,在逃到比较偏远的村庄后,除了换掉本来的衣著外,Ray因为身高有所改变,加上金发蓝眼不算是太常见的关系,只要换个发型后即使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也无所谓,至於Zack就比较麻烦了。

  因为Zack全身绷带和染血衣服实在太过显眼,在找到落脚处以后需要外出的事情一向是由Ray包办,但毕竟是通缉犯,谨慎一点总是好的,因此为了以防万一,Ray还是买了一些衣物来给他变装。

  至於绷带的问题之后再说好了。

  好吧,她不否认买衣服给Zack是带有一点心血来潮的私心,不过她也确实认为Zack不可能永远足不出户,因此在思考一阵子后,还是擅自买下了衣服。

  「蛤!?这是什么啊!?」在Ray回到家把Zack叫起床后,她将一叠衣物用手托高在他面前,可Zack完全没有想接过去的意願。

  「是衣服哦。」湛蓝色的眼睛平静的看著对方,Ray踮起脚尖将衣服靠得更近一些。

  「妳是在说废话吗,我当然知道!我是说买来做什么啊,我可不想穿。」

  「……不穿吗?我觉得会很適合Zack呢。」看对方毫不领情的嫌弃样,Ray似乎也没有打算硬是要求对方穿上,只是举高的手跟著头微微低下,乍看之下有种失落感。

  「妳幹嘛一副好像我欺负妳的样子,我穿不就是了。」Zack看著低下头的Ray随即一脸不耐的咋舌,同时粗鲁的将衣服抓过来直接进入臥室更衣。

  「?」还在思考该怎么让Zack答应呢,怎么突然就……Ray一脸困惑的歪头看著被关上的门,而后露出淡淡的微笑低喃一句。

  「嗯,反正是好事呢。」

  虽然Ray拿了很多套衣服给Zack,不过她已经料得到对方会选怎样的衣服穿了,因此在不到五分钟门就被打开时,Ray並不是那么意外。

  他穿的果然是跟原先那件类似的纯黑连身帽,上头只有樸素的几个英文单字组成,裤子也是跟先前的裤子一样的颜色。

  「很適合对吧?」虽说跟之前的衣服相差无几对于变装没什么帮助,但Zack肯换衣服已经是很大的帮忙了。

  「这根本就跟之前那件一样啊?还换做什么啊。」

  「衣服很贵的,Zack。」

  没有吐槽对方那怎么不穿別件衣服,Ray看著Zack很粗鲁的拉扯衣服,於是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在沉默了一下后开口。

  「Zack。」「嗯?做什么?」

  「要不要,把绷带拿掉呢?」

  Ray的眼睛直直的对上Zack,她可以看到对方异色的瞳眸传来的情绪,跟她所显露出来的淡然是截然不同的。

  「妳在说什么傻话啊,为什么要拆掉?」Zack的口气聽起来明明跟平常一样,可Ray总觉得,他的语气比平常还要心浮气躁。

  「我只是觉得如果要出门的话,绷带会太过显眼的。」没有在刚刚的问题上多做寻问,Ray把手鬆开以后很自然的就开始整理起刚刚除了衣物以为其他买回来的物品。

  「外出的事情都是妳负责的吧?我幹嘛还要跟去啊,我又看不懂字。」Zack坐上一旁的沙发看著Ray在客厅和厨房间来来回回的摆放物品,这些东西他一向不拿手,也一直搞不懂那个小小的人是怎么学会这些东西的。

  在Ray从厨房回到客厅后,她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传单,放在桌上后指著传单中的建築物给Zack看。

  是村里最近新开的一家书店,虽然规模不大,但对Ray来说,书的种类也对她的学习很够用了。

  「虽然看不懂字,不过Zack也可以一起去外面逛逛的。如果一直只待在家身体会闷坏的。」Ray的话里带了一点期待的口吻,希望Zack能够答应。

  「我的身体哪有这么容易坏。」不过Zack显然没有接受到这样的情绪,毫不留情的就爽快拒绝了。

  「……说的也是,毕竟Zack的四肢很发达。」

  「喂、我觉得这好像不是夸奖?」

  「Zack真的不出门看看吗?」

  总觉得今天Ray这傢伙好像怪怪的?话锋突然又回到出门上让Zack有点困惑,而他也没多想就直接问出口:「妳幹嘛啊?今天一直很希望我出门似的。」

  身体会闷坏什么的,Ray也只是随口找个理由,实际上就只是想带Zack出去透透风一起逛街罢了。

  每次走在街上看到幸福的家庭,Ray还是会感到一丝失落。

  尽管现在的她还有Zack陪伴,不过每次外出,她都会有种手足无措的焦虑感。

  回想起那种感觉,似乎连在Zack身边的现在,她都有点不安。

  这种话跟Zack说他不会懂的吧?

  「喂,妳不害怕吗?」Zack的声音将她从思绪中拉回来。

  因为问句来的太过突然,Ray只得回以他困惑的表情,「害怕什么?」

  Zack没有回答她,而是自顾自的开始拆起头部的绷带。尽管他们已经一起生活快要一年,Ray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解开绷带底下的面貌。

  他们之前不必多说的默契很多,例如Zack的绷带。就像她的过往一样,也许正是因为从来没有提起过,刚刚的要求才会让Zack有所反弹吧?有时候Ray会觉得Zack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笨。

  虽然这个念头每次都很快就被Zack本人推翻了。她有点心不在焉的想著。

  因为早就已经知道Zack身上有烧伤,当绷带下焦黑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之中时,Ray也只是眨了眨眼,同时瞭解对方方才想寻问的东西。

  「我为什么要觉得Zack可怕?」Ray不解的歪著头,一直面无表情的脸因为困惑而微微皱起。

  「啊?不就是因为这副模样吗?」Zack指著自己的脸。

  「我不觉得Zack可怕,不过这样看来确实也没办法出门。」Ray一如往常的态度不知道该说是意料之内还是让人鬆口气,但她的重点依然跟他在不同地方。

  「所以我说为什么……」

  「不过別担心,我有备而来的,这样就能盖住了。」

  当Ray充满自信的再次从包包里掏出墨镜口罩和手套时,Zack产生了「那个包包裡面到底是怎么装的下一堆鬼东西」的想法。

  「那些戴了不是更可疑了吗!妳这傢伙是还没睡醒啊!」Zack用力的朝了Ray的头上砍了一个手刀,一把抢过那些东西。

  看著Ray在摸刚刚被自己敲的地方,Zack一语不发的盯着Ray。

  这傢伙该不会是在撒娇吧?

  这一年内虽然他没特別学习文字还是什么普通人该有的基本常识,但每天在家无聊看看电视也会吸收到一些知识,他可是已经比一年前懂不少了。

  「如果Zack真的不想去也无所谓的。」发现Zack在看著她恍神以后,Ray踮起脚尖将手靠近他的脸,却只是做出摸的动作但没有将手附上去。

  海蓝色的眼睛难得带着笑意,嘴角也勾起淡淡的微笑,搭上身后那头璀璨的金发彷彿一幅美丽的画,让Zack有点看傻眼。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Ray笑,但他第一次看到她笑的这么……他不会形容,高兴?愉悅?

  幸福?他脑中一闪而过这个词,大概很接近了,却又觉得很奇怪。

  因为他並不想毁掉这个笑容。

  「Zack?」Ray看Zack迟迟没有回应,於是大胆的用食指戳了Zack的脸。

  「別乱戳啊!如果我不想去就不去,那妳刚刚到底在问什么啊!」Zack拍掉了一直在他脸上肆虐的手指头,又开始不耐烦的抗议。

  「因为原本很希望Zack可以一起陪我去的,可是现在没关系了。」Ray又将被拍开的那隻手往前伸,而这次,她确实的抚上了Zack的脸。

  原先她还以为Zack应该不可能会拆掉绷带,而之后这个话题也会再度沉入深渊底下,他们会像往常一样,由她一个人出去外面打理事务,Zack在家等她回来。

  也许之后她还会提起几次外出的事情,然后被Zack拒绝,就这样重复著。

  可是没有。

  就像当时为了她而抵抗火势一样,他为了她拆下这个连同过往记忆也一并封存起来的绷带。他願意为了她改变自己。

  而这样的Zack只有她能看见。

  所以已经无所谓了。

  「Zack就算不出门也已经没关系了。」

  因为只有Rachel·Gardner能看见。

------

本来是想写温馨快乐的出外买东西的日常啊!

结果不但没买到东西Ray好像还隐隐约约黑化了啊www

不知道中途是出了什么差错 原本是计划要一起出门的(虽然有一部分是我懒性大发了.. 但一部分好像是自然而然就这样发展下去了)

总之还请笑纳

热度(28)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