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文野乙女】凤仙花番外(双黑X你)


  已经是好一阵子之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妳正好因为原搭档不在的关系,而跟现在的搭档一起在太宰身边做事。

  现在的搭档和妳只是暂时的工作关系,但仅仅这短暂的工作时间,妳就已经深知她的性格了。

  「小姐怎么又在发呆了?」温和的声音从头上传来,妳抬起头,褐色的美丽眼眸在极度近的距离下让妳不由得愣住,没立即做出工作上应有的敏捷反应。

  「很抱歉,我刚刚看您跟搭档聊得很愉快,所以就没将心神放在身上了,太宰先生。」直到过了几秒妳才连忙後退几步,做出恭敬的行礼动作,给出官方的反应。

  「小姐还真是疏远,我不是说可以不用对我这么官方的吗?」丝毫不管你们正在工作中,也不在意旁边还有许多跟著一起来工作的黑手黨部下, 太宰治撅著嘴,似乎对于妳的反应很不满,然后露出伤心的表情问。

  妳不禁有点无奈的表示:「太宰先生,现在是在工作中喔?」虽然妳知道太宰並不在意这些,但妳可没有相对的权利可以这般无视应有的规矩。

  妳对于是怎么跟太宰治熟识起来的印象其实挺模糊,因为他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态度,而妳也跟其他人一样,永远搞不清他的想法。

  也许对他而言你根本就不是熟人,只是碰巧是这个部队里唯二的女性罢了。

  「工作一点也不有趣吶,相较之下小姐才比较有趣呢。」太宰治看著一旁正在帮他游戏接关的广津柳浪和在一旁加油的搭档,妳不由得感叹:「是很有趣没错,她无论是实力上还是性格上,我想都跟太宰先生很合拍。」

  「嗯?我说的是小姐妳喔。」「咦?」

  妳将视线转向太宰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早就没在看远方了,那双盯着妳的眼睛隐藏了妳所不明白的情绪,妳有些不太自在的给出回应:「我的实力並不算高,甚至只能算是普通人,怎么会引起太宰先生的兴趣呢?」

  妳跟著他出任务时,他幾乎不会让妳出手。

  对于这种举动一般人应该会觉得自己能省点事,但对于妳而言却有点像是讽刺。

  大规模的镇压他都会让妳出手,不过这种平常的任务却不让妳接觸,妳不清楚他应该是肯定妳的实力,还是只是因为镇压需要大量人手才勉为其难让自己充数?虽然妳宁愿相信太宰治不是这种人。

  由于没有异能力的关系,妳对于这种小事相当敏感,尽管大家都对妳有著正面的评价,妳却还是会忍不住在内心否定自己。

  而对于妳所在意的这个回答,就跟你们是怎么熟识起来的问题一样,妳已经不记得了。

  后来妳又被派发跟中原中也一起出任务。

  与之相反,清楚的记得那是个微微的下雨天,妳在到达集合地点前就看见了有不属于组织的人往那裡前进,於是悄悄的隐没在黑暗之中观察一切。

  妳发现了已经到达会面地的中原中也,对方的目标似乎就是他。

  居然如此不自量力的只派了一个人。妳困惑的想著,趕紧在对方出手之前踏出无声的步伐,快速摀住对方的嘴巴将刀子一刀刺近心脏。

  中原中也似乎很早就发现对方的存在了,因此那个瞬间他也快速的一脚朝着已经先被妳解决的目标头部将人踢飞出去。

  中原中也的脚扫过面前时妳还感受到了强而有力的劲风,不过妳此刻只顾著朝那个倒楣人丟去怜悯的眼神,没看见中原中也半抬在空中的脚和错愕的眼神。

  「还真痛啊……」妳发出了感慨。

  「咦?我没踢到妳吧?」中原中也疑惑的声音把妳的思绪拉回来,「抱歉,我是说那个人。」尴尬的咳了一下,妳趕快把眼神放回应该注意的人身上。

  虽然早有耳闻也实际在远处看过中原中也,不过妳没想到站这么近以后,对方的身高似乎真的低于平均值。

  「妳幹嘛一直盯着我的头上看,妳有意见?」因为你们身高差不多,所以妳抬头的动作其实相当明显,中原中也发现以后语气相当不善的看著妳。

  「抱歉,我是在看中原先生的身、身上的帽子,很好看。」差点就说出真心话了。

  「真的?我就说太宰那傢伙品味才有问题。」没发现话中的语病,中原中也的心情非常愉悅,「不过话说回来,他挑的人才倒是不错,聽说首领对妳平价也不低。」正当妳想著对方还真是好说话时,他挑了挑眉,毫不吝啬的给予妳夸奖。

  「过奖了,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对于这么直接的赞赏妳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笑容,基本上这种笑妳好像只对首领的夸奖有过而已,他顿了一下,随后不自然的转开头。

  其实那天对方派来的人手果然不止一个人,但工作的中途妳对于细节完全没有印象,有的只是聽著中原中也一直抱怨著太宰治的事情,还有工作后他对妳下一次工作的搭档邀约。

  似乎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让妳改口不对他的称乎这么陌生。

  不过妳本来就有自己的搭档了,所以你们临时搭档的次数並不多,但妳拆档到有了新搭档后,却开始了意外的四人热闹生活。

  妳讨厌人多吵杂的地方,却不讨厌这样的氛围,但同时又对自己无论是能力上还是日常上无法融入感到有点气馁,但妳仍享受著,这段自己的心还未变质过的过往。

  这些似乎都变成很久远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妳,并没有一直将那首代表你未来心声的歌曲哼在嘴边,让它来代替自己的存在感。

  『时不时传来的风声 让眼皮不禁闭上陷入黑暗

  谁也无法打扰的 只属于我的地盘』

  当妳闭上双眼时,夜晚的低温所带来的凉风轻抚过妳的脸庞,妳闭上双眼像是在享受,也像是事先对世界进行道別。

  现在妳已经属于黑暗了,但却依然「聽得见」这首曲子。

  原来死后的人还是能聽见声音吗?

  虽然是这样想著,但伴随而来的是意识逐渐变得清晰和一股全身的痠痛感,迫使妳张开双眼。

  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映入妳的眼帘,不过床单和棉被都是妳所熟悉的款式,也没有扑鼻而来的刺激药味。

  「……原来没死啊……」摔成那样居然没死,该不会智商下降还是残哪了吧?妳试图动了动身体,除了有些僵硬之外都还行,便慢慢扶著床和桌子走到了窗边。

  现在是夜晚笼罩的时刻,妳打开了窗,让如那天般的清风吹起妳的发丝,而不自觉的俯视离窗口有段距离的地面,像是在思考著什么。

  「小姐,才刚醒来就这样吹风可是会著凉的。」缠著的手一隻环过腰将妳拉离窗边,一隻则关上了方才被妳推到最开的窗,妳抬头看见了带着笑容的熟悉面孔,「好久不见,只有太宰先生在吗?」不著痕迹的挣脱了怀抱,妳在问的同时看见了摆在桌上的盆栽,依旧被照料的很好的凤仙花旁边多了一盆深红色的蔷薇,但妳没开口问。

  「因为不清楚小姐会不会清醒,工作上又需要妳的搭挡的关系,她被首领派到別的地方去工作了,中也嘛,好像去找首领了。」太宰治意味深长的笑着,他並不打算告诉妳中原中也是去找首领让他们能够待在妳的身边。

  好像很熟悉妳房间的东西,将妳压在床上坐下后,他迳自走到一旁打开了妳的手机,播出了妳清单里的歌,「小姐好像很喜欢聽音乐的样子,看来我爱的电波有传达到小姐身上呢。」他将手机捧在胸前, 一脸夸张的感动语气还是一如往常。

  「是手机把我唤醒的吧,而且太宰先生直到刚刚似乎都还没播歌。」妳好笑的看著他因为妳的回答露出备受打击的脸,原本欲言又止的问题就在打算出口时,不知道为什么被堆放了一堆重物堵住的门被小心翼翼的开启,打断了妳哽在喉咙的话,「混蛋太宰,这又是你……咦?」

  「中也先生,早安。」对看到妳清醒以后粗鲁的撞开门跑过来的中原中也回以为笑,盯着那双满溢担忧却又因为妳的清醒而鬆了口气的海蓝色双眸,妳眨了眨眼, 见他一直迟迟没说话,只好自己笑着接了下去 :「或者该说晚安呢?」

  「喂,这才不是现在的重点吧!」有点焦躁的中原中也抓着头发咋舌,在看见妳似乎没什么大碍的时候有点不自在的看向旁边,「醒了不会早点通知我吗?」对方的不坦率也不是第一次了,尽管你们已经相当熟识,他还是不擅长像太宰治一样用直接的字词来关心妳。

  妳只好耸了耸肩,改了原本想问的问题:「我以为太宰先生通知你了,话说回来那堆杂物是……?」

  「啊,那是避免中也妨碍我们两人的小世界放的,只可惜中也太暴力了,那可都是小姐的东西呢。」太宰治语带惋惜,还双手一摊用著「真是拿中也没办法」的无奈表情,让中也马上愤怒的抗议:「少给我说的一副是我的错啊浑蛋!」完全不顾情面的直接朝太宰治的脸招呼过去。

  「等等,那是我的东西?」妳不过错愕了一下晚个几秒说话,中原中也跟太宰治就一如往常的又打起来了,感觉上两人其实都有聽见自己说话,只是太宰治故意装做没聽见,而中原中也则是无法回应这个问题。

  妳有些无奈的看著眼前不是第一次的状况,但心情好像变回了最初那种单纯的、只有享受的感觉了。

  但妳还是反射性的反省一下觉得没有搭档在的空间比较好的想法。

  因为妳曾经以为他们只是工作上才应付妳,或者是对自己的身手有好感,甚至是觉得妳很可怜才来陪妳说说话,但对搭档是完全相反。

  『寂寞什么的 就算是张开嘴也说不出吧

  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

  我觉得这样太可怜了 羞于出口』

  现在的妳已经不再唱这首歌了。

  因为妳已不再感到孤单。

-----
已经正式完结了
番外交代了认识的过往以及小姐没有死的事情(居然快跟本传一样多了... )
因为是番外 就算可以分上下篇还是决定摆在一起
如果对于小姐没有死的结局感到不满意 或是认为这篇番外写的不好 欢迎将记忆体删除 只记得本传的部份(咦)
最后,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热度(79)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