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文野乙女】当妳隐瞒自己的伤口时(宰X你)

跟太宰治一起在黑手党。
妳在出任务时受伤。
不知道有无OOC(?)
--------------------

  妳面色苍白的靠坐在门旁,附有质感的木质雕纹染上了一道暗红,危险而美丽。

  有些紧张的将耳朵靠在门板,确定没有人接近或进入房子后才松了一口气。

  一手拿起医疗箱利索的进行包扎,虽然狰狞的伤口抹上药物传来的刺痛感占据了整个脑袋,妳却只是皱了眉头,没有发出半点痛呼。

  妳这样做显然也不是第一次了,即便用一只手也流畅的动作在短短几分钟内达成。

  「这样就完美了。」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得意之作,妳放下袖子动了动受伤的手臂,确认行动上不会露出马脚,袖子也不会因为摆动跑出洁白的绷带后,妳拿着药箱站起身子开门,一怔。

  「什么事情完美呢,小姐?」太宰治勾着迷人的笑站在门口,然而妳刚刚并没有听到半点声音才对。

  「太、太宰?你什么时候在的……?」疼痛还没完全散去,与其勾起勉强的笑,还不如摆上错愕的表情,妳是这么认为的。

  何况药箱都提在手上了。

  「小姐受伤了吗?」没有回答妳的问题,太宰治语带浓浓的担忧,温柔的顺着妳凌乱的发。

  「是的,脚不小心被划伤了,但不是大伤。」妳刻意低下头撩起裤管,声音镇定的不可思议。

  「那小姐的手呢?」

  「诶?」

  「小姐美丽的手,是谁弄伤的?」手顺着发丝抚上妳的脸,太宰治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混着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妳耳边。

  如果是平常的妳一定会面红耳赤的推开他,但此时像是被蛇盯着的猎物般,一动也不动。

  妳抬头看着太宰治,他依然是带着笑容,那抹笑好像在加深,妳却不安的后退了一步。

  「小姐为什么要退后呢?」太宰治语气有些受伤的说,向前靠近了妳一步。

  那抹笑夹杂了许多情绪,不满、担心、生气,还有很多妳不明白的,一直盯着妳受伤的那只手。

  妳低下头一看才发现手上的绷带不知道何时被拆开了。

  「我经常不在所以没办法时常照看小姐,但小姐很令人担心啊。」

  「总是这样任性的受伤、又想任性的隐瞒伤口。」他靠近妳,轻轻的拆下了妳手上剩下的绷带,神色愈发暗沉。

  「所以如果有人敢欺负小姐,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尽管妳知道他不是在针对妳,但那双鸢色的美丽眼眸此刻黑的深不见底,而他勾起的笑让人毛骨悚然,妳努力稳住自己害怕的身躯。

  「因为,

  只有我能欺负小姐啊。」

  带着笑,却毫无温度的声音。

-----
最近又忙又懒... _(:3/L)_

热度(182)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