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文野乙女】头发(双黑x你)

最近忙碌 总算抽空~
妳在黑手党的设定。
因为跟黑宰还不熟所以太宰的个性可能比较像是侦探社ver(?)
--------------------

  「啊,看来是时候剪头发了。」妳拉着及腰的长发和垂过脸的刘海。

  一切都是因为这样无心的一句感慨和行动下开始的。

  妳已经用掉大半包卫生纸了,眼泪却还是像关不紧的水龙头般一直从红肿的眼眶落下。

  「妳到底哭够了没啊?已经是第三天了。」中原中也不耐烦的声音在妳耳边响起。

  他第一次深切体会到头发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和女人是水做的这件事情。

  而在中原中也这种嫌弃的口气下妳更加伤心的把头埋在枕头里,「中也还是闭上嘴吧,你那蛞蝓脑脱口而出的话深深伤了小姐细腻的心啊。」妳听着太宰治的揶揄和中原中也的炸毛声,吸着鼻子。

  以往妳听到他们的斗嘴总是会笑的。

  太宰治有些无奈的笑着,中原中也则是烦躁的抓了抓头。

  事情发生在大约三天前。

  妳感叹完头发后非常有效率的就打算去理发,但有鉴于妳听过各种理发院剪坏头发的事迹,自称以前在美发院工作的妳的朋友在听闻下便自告奋勇的帮妳剪头发。

  妳似乎没想到妳的朋友以前的工作也在地雷区里面。

  妳还刚刚好踩中了。

  惨剧就这样发生了。

  妳透过镜子看着那最长只在眉上两公分,大概长度只有两三节食指长的刘海面色难看。

  如果是齐刘海也罢,但妳要求的可是斜浏海。

  妳的朋友也发现了不对劲就这样一边说着「其实这样不错看啊我觉得挺好看的」一边看着妳面无表情的踏出她家门。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回家后一进到妳房间就看见拿棉被摀着脸的妳。

  妳简直无法自拔的放声哭泣,每天只要一想到要出门妳就哭,一见到黑手党的人妳也马上就哭出来。

  跟妳熟识的樋口和当时在场的立原、银和广津先生全都一脸错愕的看着妳。

  他们可没看过这么倔强的妳哭,还如此失控。

  虽然在了解事情过后大家都安慰着妳,但妳还是每天工作都低着头,每到工作结束就郁闷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头。

  太宰治跟中原中也更是想尽办法想逗妳笑,吵嘴、买妳爱吃的甜食、买妳喜欢的歌手的新专辑、想要的周边商品,但妳往往只是笑了一会儿又垮下脸。

  看着这样的妳他们也跟着觉得难受,却又没办法。

  昨天他们被妳赶出房间后,又过了一天。

  中原中也这几天的脾气暴躁的不行,在黑手党里面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太宰,你不是最会讨女人欢心了,还不快想想办法!」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呢,小姐的眼睛都哭成这样了啊……」太宰治也踢到了铁板,有些苦恼的偏着头。

  「头发不就一段时间就会长了吗?」中原中也是知道很多女性都相当宝贝自己的头发,但他可没看过可以因为剪坏头发哭了四天的女人。

  「剪的那么失败只怕要花很长时间呢,小姐的朋友可真厉害。」太宰治不得不佩服起那人的手艺了,连旁边的头发都剪的很短又参差不齐的形成了断层,简直惨不忍睹。

  「你佩服做什么?我现在只想把人拖出来揍一顿。」

  「你要是这么做小姐以后也很难做人了吧。」

  「不要让她知道是我动的手不就行了?」

  隔着房间门听着他们的对话,妳发现这大概是他们最有共识的一次吧。

  其实妳已经好很多了,哭四天确实也够久了,妳哭到每天起床眼睛都张不太开,肿的很痛,众人担忧的眼神也让妳很不好意思。

  尤其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妳打开了门看着他们。

  中原中也皱了眉看着妳的眼睛,起身拿了帮妳准备的包着毛巾的冰袋,轻轻的放在妳闭上的眼睛,「再哭下去眼睛都要瞎了。」他没好气的说着。

  他说不出像太宰治那样肉麻的情话,只好用行动来表示。

  「小姐,无论妳变得如何,在我们心里都是最美丽的。」太宰治有些心疼的摸着妳红肿的眼,「双眼这样很难受呢。」

  虽然妳震了一下还是用哭哑的嗓音哽咽说着:「你只是看我这么吵才安慰我的吧,明明就很丑……」

  「那,我陪小姐吧?」太宰治笑着,一手就拿起桌上的铁制剪刀准备往自己的头发剪下去。

  「!!!?等等别剪啊!!」妳一脸惊恐的睁开眼睛推开了冰袋,结果眼睛肿的妳睁眼有些吃力,不假思索的就先往前扑了再说。

  「小姐还真是危险。」太宰治赶紧把剪刀拿开扶着妳。

  「我只是在哀悼我的刘海而已才不需要你陪我啦!你要是跟着剪我就、就……」妳迟疑了一下,思索着如何让对方停止这种举动,「我就不理你了!」大概是哭累了妳的脑袋不太灵光,只能说出如同小学生威胁人的字句。

  结果妳听到两人的笑声,顿时脸红的低下头。

  「总算是有了哭和面无表情以外的脸。」中原中也一手揉着妳的头,一手把妳拉进怀里,轻轻的摸着妳的眼睛,「啧。」虽然有些不悦,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然这样好了,以后我负责帮小姐剪头发吧?如此美丽的头发就这样糟蹋了很可惜呢。」太宰治站在妳的身后用食指把玩着头发,笑着对你提议。

  「太宰也会剪头发?」妳有些讶异。

  「是不会,但为了小姐我会努力的,还请小姐带着期待专心照顾好自己的头发。」他对妳笑的相当有自信,好像对于这件事势在必得。

  至于被太宰治拿来实验的对象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END-
小姐的惨况是真人真事……原谅我无法形容出当初那种惨状……除了刘海旁边两侧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还变得特别短
我那天哭到隔天去学校大家吓了一跳
放学去补习班吓到老师 连平常不熟的同学都跑来关心我的眼睛WW
我整整自闭了一个礼拜才只好面对现实……

热度(76)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