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文野乙女】手工娃娃(太宰x你)

武装侦探社跟黑手党和平状态(?)。
一样是发糖。
我到底在写什么呢(x)。
可能有点OOC... ?
------------------

  「太宰太宰,你看你看。」妳兴奋不已的把太宰治拉近妳的房间,像孩子炫耀珍藏品一般的对他展示了一整排的手工人偶。

  样式全都是你熟悉的人物,樋口、芥川、国木田、敦,娃娃一个比一个还要精致,不过却没有看到与自己最相似的作品。

  「小姐,妳是不是忘了谁呢?」太宰治带着笑意的摸着妳的头,轻轻点醒了这件事情。

  「啊,还少一个呢。」妳醒悟的点了点头,从柜子里拿出了妳最新制作的完成品,也是精致度最高的娃娃,「我打算将这些娃娃都送给大家,这是我最近做的呢,因为中也先生的配件很多,所以我分开做成了可以脱掉衣服的娃娃喔。」妳兴奋的低着头把玩着娃娃。

  等到妳抬起头来才发现太宰治露出了夸张的受伤神色呐喊着:「难道没有给我的娃娃吗?小姐真是让我太难过了。」晴天霹雳的表情好像世界要毁灭了一样。

  「啊,这个嘛……」妳心虚的低下头,妳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出自己有做可是做的很糟糕的事情,毕竟那是妳第一个想快点做好给他的娃娃。

  但妳忘了,对于第一次尝试缝纫的人来说,第一个作品都叫实验品。

  等妳急忙回过神才发现太宰治一发不语的盯着妳微笑,笑得妳心里发寒。

  「咳、咳嗯,有是有,可是因为是第一个做的,精致度实在很低啊……」妳无奈的回过身来翻找那个放置在柜子深处的太宰治娃娃,然后拿出来递给他。

  「呀,小姐说是第一次做,但其实挺好的呀。」太宰治高兴的接过跟自己其实挺相称的娃娃,非常给面子的给了高评价,「我的也可以像中也那样脱服装吗?」

  妳看着对方闪亮亮的期待眼神有些欲言又止的弱弱开口:「可以是可以啦,因为里面缠了绷带不好固定衣服在上面,不过……等等别脱啦!」眼看太宰治好奇的想把玩偶的衣服剥掉,急忙想阻止而扑向前的身体却被挡住。

  「噗,哎呀,小姐真是个糟糕的人呢,居然把绷带──」太宰治因为看见绷带的打结处而愣了个几秒,脸色微妙的给出了感想。

  「够了别给我说出来啊浑蛋──」看见对方好像想笑又压抑嘴角的模样,妳恼怒的想把娃娃抢回来,但太宰治高挑的身形只要手一举高妳就没辙了。

 「啊,脸红的小姐也非常可爱呢,话说回来到底为什么要打在这种地方?」太宰治还是笑了出来,看见妳窘迫的样子让他相当高兴,故意的问了妳想回避的话题。

  「谁叫你绷带要绑这么多地方,娃娃不大随便收尾的话穿上衣服会凸出来的啊!!」妳豁出去的直接喊出来。

  「小姐打在不必穿衣服的地方不就好了吗?」

  「那就变成美观上的问题了啊!我没办法打出很小的结啦,这样打在外面不是很难看的吗!不然我藏在裤子里干麻哦哦啊啊──」妳用力的拍打着太宰治,整个人像被抓了尾巴而炸毛的猫,最后整个人有点放弃的发出了怪叫。

  「好吧,那就不跟小姐计较了。」将妳此刻好笑但又可爱的模样尽收眼底,他继续拆开了结,「我不是说别拆了吗?」妳又伸手要去拿娃娃。

  「我都接受这样的小姐了,还有什么……咦?」太宰治今天第二次突然愣住了,他有点怀疑拆开绷带后那些歪七扭八的线条跟衣服上看似精致的缝线到底是不是同个人。

  「小姐,找人代打不是个好行为哦。」

  「太宰治,你今天想睡在屋外吗?」

  「……所以我不是叫你别拆了吗?」看着对方把绷带缠回去,妳幽幽的哀怨说着:「当初做你的娃娃因为实在太惨烈了所以用绷带掩饰过去啦,衣服什么的都是等之后又试了好几次,也缝了好几个人的娃娃以后才补做的,所以才会一开始就只有你的是可以拆衣服的。」

  太宰治只好坐在地上,一手靠着床撑着头,一手拿起其他人的娃娃摆弄着,然后拿起了中原中也的娃娃,「吶,能受小姐如此爱戴我还是很感动的,不过要是能比中也的好就完美了呢。」

  「别抱怨了,大不了我再做一个给你嘛。」妳认命的在待做清单上多加了一笔,这时太宰治也站起身子来靠到妳身侧看着妳秀丽的字迹。

  「不用了啦,可以的话小姐再做个跟小姐一样的娃娃吧,我比较想要小姐的娃娃。」太宰治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玩味的笑替妳将再做一个太宰治娃娃的清单划掉,写上妳的名字,「不过这个能不能请小姐送我呢?」

  「啊,可以是可以啦,你就拿吧。」

  「小姐也顺便把其他人的玩偶给我吧?我去工作的时候顺便帮妳拿给他们。」

  「不用了啦,东西要自己送才有诚意啊。」

  「不过小姐很忙的吧,不然我就帮忙分送几个住比较远的人的娃娃吧。」

  「呜……好吧,就麻烦你了。」不知道太宰治突然为什么这么积极,妳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答应。

  退出了妳房门回到他的房间后,太宰治从口袋拿出了刚刚从妳那偷偷顺来的裁缝箱。

  「中也啊中也,小姐替我做的可是第一个制作的手工娃娃,这么有纪念价值你可要感到荣幸啊。」太宰治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一边说一边还拿着剪刀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

  礼物送出的几天后,妳向大家通了电话问好,大家都对收到妳的礼物感到很满意,纷纷给出了赞赏,唯有中原中也那边收到了一些调侃嘲讽。

  「中也先生真是太过分了,他的娃娃可是里面最好的诶!」等到妳下一次拿着自己的娃娃进到太宰治房间交货时,妳一边生着闷气一边用力关上门。

  居然怀疑衣服的部份不是妳做的而是找人代打,真是太过分了!

  「中也到底只是蛞蝓,不懂小姐的好啊,小姐以后就不要理他了吧。」太宰治安抚的轻捏着妳的脸颊,今天的他看起来好像心情很好。

  妳把脸从他手下救出来后拿着床边的太宰治娃娃发出了疑惑声。

  「小姐怎么了吗?」他坐在妳身旁,将妳搂在怀里。

  「总觉得某些部份,像是没有绷带的身体部份和眼睛头发什么的,好像变得很精细啊……是我的错觉吗?」虽然妳总觉得不是错觉,但妳看了一下衣服的笨拙缝线,加上眼睛跟头发的线头和缝线都留在外面,都显露着这是初学者才会犯的错误。

  「一定是小姐的错觉吧,不过就算是笨拙的小姐缝出来的娃娃我也很喜欢哦。」太宰治一边轻轻的在妳身后用手梳过妳的发,一边勾起一抹妳看不见的狡黠微笑。

  至于真相,除非妳拆开娃娃的绷带,否则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吧?

-END-

是的 没错
太宰这家伙把自己的玩偶跟中也的交换啦WWWW
因为眼睛跟头发的部份都是拆掉重缝上去的 线头和缝线才都露在外面(其实没缝过不知道有没有写出BUG)
什么?说好的第一个值得纪念的玩偶呢?
「衣服跟绷带不都还在吗?>.0」
「反正之后还有很多小姐的第一次都是我的哦>.0」

所以说我到底打了些什么(x)

热度(89)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