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文野乙女】凤仙花(下)(双黑x你)

※『』中的歌词取自ニコニコ歌曲的凤仙花

OOC可能有。

你还有一个搭档,目前与双黑同居中,四人都在黑手党。

但只有你没有异能力。

由于是心情上的抒发,CP部份不是很多还请见谅。

--------------------

  等到都没人以后,妳才又打开门扉,往与庆典相反的无人小径走去。

  妳走过了此时没有人烟的道路上,被墨色渲染的天空把妳藏的更深。

  走过了搭档吵着要去的甜点店,在那里中原中也还说不想进去这种充满粉色氛围的店。

  经过了妳难得主动提出要求想停留的书店,太宰治总是陪妳在这里逛上一整个下午,然后中原中也被不爱看书的搭档拉去隔壁的电动店玩耍。

  在某家便利店前等着妳来送伞的搭档双手合十的跟妳道歉,那次中也陪着妳来送伞,搭档被数落一番。

  妳最后在一座桥上停下,看了看没人以后跨过了栏杆坐在桥的外边,一边晃着脚,反手抓着身后的栏杆一边哼着那首妳最爱的歌。

  有太多充满回忆的地方,但妳对他们做过什么都记得很清楚,却不记得自己当时的表情、那时的举动。

  『『别碰我』沉默的凤仙花

   明明不打破外壳 就无法留下种子

  即使大家看起来十分快乐 但我就只得被排除在外

  若然从一开始就能 待在那地方的话那就不同了吧』

  妳唱过很多首歌,只有这首一直被妳哼在嘴里重复着,但只怕至始至终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那些看不见底的河水汹涌着,像是能吞噬一切落入水中的事物。

  「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要是太靠进的话我可能会因为惊吓掉进水里的。」妳闭着眼睛勾起微笑,没有因此而转过头来。

  「既然如此妳还不快点从那个地方回来!等等摔下去我可不会救妳!」那道声音似乎是因为妳的话而停留在远一点的地方,气急败坏的着急却让妳笑出声。

  「小姐的歌声非常好听呢,但如果小姐能够从那个地方离开让我们进一点听一定更好。」太宰治的声音似乎比中原中也还要更接近,妳睁开了双眼证明妳的猜测正确,不过对方也没有再更前进了。

  「好吧,先生们请在那边等我,我马上离开。」妳笑的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大胆的直起身子,转过身双脚踏在外边,手紧紧的抓住栏杆,将身体的重心放在栏杆上。

  「中也跟太宰,你们真的是非常有趣的人哦。」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妳笑得如此灿烂,夜风的吹拂下妳的发和难得穿上的裙子飘扬翻飞着,宛如一幅昂贵的美丽名画让他们对于和往常不同的称呼置若罔闻。

  然后妳将双脚用力一瞪,身子不顾两人惊讶的表情往后躺去。

  妳好像听见中原中也大骂些什么朝这跑来,一旁的太宰比他还要早一步向妳伸出手,但妳却缩回即将被握住的手拒绝了救援。

  落入河里,头撞上了什么的疼痛感占据了妳的脑海,妳却只想着落水前两人的身影。

  身形、个性、外表都不同的两人,此刻眼神都透漏了一样的情绪。

  那一定是妳最后珍贵的礼物吧。

  『比起无法融入任何场所而惊惶失措 光明正大地一人独处更潇洒吧』

  从今天起妳就是真正的一个人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是的故事大致上就是到这里结束了(?)

不知道结尾是否有太过仓促  女主的便当是既定的事实 但写的时候才发现中间似乎没有琢磨好看起来有点违和

有留言提到双黑对女主是什么样的感情

其实最先注意到女主的是太宰 因为听曾过身为普通人的女主却受到首领赞赏 所以比起旁边聒噪的搭档 他对于总是在一旁的她更感兴趣

渐渐注意到她也有属于她耀眼的地方 但她的眼神却一直注视着中也

中也则是在单独一起出任务时开始注意女主的

女主认为自己一开始喜欢的人是中也 但之后却对太宰有着自己也说不凖的模糊地带

而双黑则是喜欢上女主 却又刻意保持着距离

太宰是希望多跟搭档互动来取得女主吃醋的反应 中也则是不希望女主感到困扰

但沉浸在自己自卑世界中的女主到最后都没发现这件事

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

会不会有番外这...再看看吧(?)

热度(63)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