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文野乙女】凤仙花(中)(双黑x你)

※『』中的歌词取自ニコニコ歌曲的凤仙花

OOC可能有。

第二次写文野同人。

你还有一个搭档,目前与双黑同居中,四人都在黑手党。

但只有你没有异能力。

由于是心情上的抒发,CP部份不是很多还请见谅。

-------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在音乐和歌曲中显得清脆明亮,妳拿下耳机打开门,映入眼帘的鸢色眼眸温柔的盯着妳看,「小姐一个人待在房里不孤单吗?」

  没有回应的妳呆呆的看着太宰治,思索着怎么刚刚还在客厅玩的人突然跑来关心妳,太宰治便继续接话:「小姐要是很寂寞的话,让我来房里陪陪小姐吧?」眨了眨眼,妳总觉得太宰治的眼神里有着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因为至始至终那抹笑意都未曾减少,甚至好像变得更深。

  「青花鱼你少在那边讲废话。」中原中也从一旁走过来瞪了太宰治一眼,还不忘给他一个拐子。

  「中也,就算你觉得孤单而睡不着觉我也不会陪你的哦?我只想抱着可爱的小姐入眠呢。」太宰治一手抓住中原中也的手,另一只手伸出修长的食指左右摆动着,还摆上了绝对会让中原中也觉得很欠揍的嘴脸。

  妳看着这样的画面,虽然依然没有参与其中,却觉得有瞬间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孤单。

  果然是嫉妒吧,嫉妒着搭档占据了他们的视线。妳不好意思的想,方才的愉悦念头有些收敛。

  「小姐妳笑什么?」尽管妳止住笑意,但中原中也可没漏看,他看着妳突然笑出声来,咋了舌有些不耐烦的把脸转向一边压低帽缘。

  「笑太宰先生和中也先生的互动真的很有趣。」妳看见他好像是在遮掩害羞的举动有些不明所以,却觉得很愉快。

  「蛤?哪里有趣了啊?!」中原中也用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样的瞪着太宰治,「话说小姐叫我中也就好了吧?那个臭丫头都还不是这么叫。」

  「搭档似乎比较常喊中也先生『小矮人』呢。」妳俏皮的笑着,不意外的看到中原中也又开始碎碎念着,而太宰治则是趁妳和中原中也聊天时不着痕迹的瞄了妳房间的盆栽一眼。

  「小姐为什么都喊『中也』先生,却叫我『太宰』先生呢,真是不公平啊,我也想被小姐这样喊呢。」太宰治露出了受伤的表情,但妳选择回避了这个问题,「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怎么会突然来找我呢?搭档不在吗?」

  听见妳刻意的改变称呼,太宰治露出了意味深长的挑衅笑容,当然是对旁边那个脸色整个黑了的中原中也,趁对方发难前悠哉的抢先开口,「小姐按耐不住先去参加附近的庆典了,今天大家不是说好晚点没工作就一起去晃晃吗?」

  要是没太宰治的提醒妳根本早就忘了这件事,但此时此刻的妳并不想参与其中,却又找不到什么好借口,「我……」

  「小姐不想去的话我就留下来陪妳吧,绷带男快点滚出去,不要在这里浪费房间里的空气。」马上就看出妳的心思,中原中也也不勉强妳,他知道妳不是很喜欢太过吵杂的地方。

  「没关系的,中原先生就跟太宰先生一起去找搭档吧,没有我你们也能玩的很愉快的。」不自觉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别扭,妳顿了一下,却也不打算改口。

  毕竟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啊。虽然妳之前常常参与他们的活动,但通常还是妳一个人在旁边默默看着居多,即使妳没有参与他们外出活动时,他们依旧会带回许多有趣的事情给自己听。

  妳會細細聽著,然后从中给予一些吐槽,他们的事情总是能令妳发笑。

  『很寂寞之类的说话 怎么可能说出口啊

  因为 因为 被人认为很可怜 很可耻啊

  被讨厌了吧? 不是啊只是因为我喜欢独处

  因为 因为 不那样假装的话 我早就崩溃了啊』

  妳不知道他们对于妳来说究竟算什么,起初是崇拜、尊敬,在某次跟中原中也单独相处的任务中意外发现他并不是表面上那样粗暴、蛮横,而是有颗细心别扭的心后,妳觉得他似乎还有许多妳所不了解的地方,而开始将目光焦距在他身上,不过表面还是正常的跟两人相处,妳甚至还比较亲近太宰治,不想被任何人发现妳真正的目光。

  妳自认为没被任何人发现,但等回过神来以后,才发现太宰治每每当妳注视着中原中也时,便会到妳面前来阻挡妳的视线。

  那些会让普通少女心花怒放的事情他也对妳做过,尽管妳了解他的套路却还是不免被吸引走一些目光。

  等到妳反应过来时,视线里已经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了,不过妳还是选择保持距离,毕竟自己只是毫不起眼的存在,或许他们会因为对于自己的身手感到有兴趣,但只要发现自己是个无趣的人以后,马上就会移开视线了吧。

  毕竟搭档可比自己有趣多了,就算自己其实跟他们聊得很开心,他们也只是随意应付自己吧。妳垂下了眼,才猛然想起眼前还站着人。

  「抱歉,我恍神了。」妳笑了笑,就像往常又被发现自己在放空被抓包一样带着歉意的笑着。

  「小姐要是不想去也没办法了,不过。」太宰治摸了摸妳的头发,指着妳房内的花盆,「我觉得小姐不太适合凤仙花呢,我送小姐别的花吧?」

  「诶?不、不适合吗?」妳有点紧张太宰治是不是察觉了什么,不过太宰治还是带着笑容,「深红色的蔷薇一定更适合小姐吧?」

  「如此张扬的色彩不适合我的。」妳不清楚深红色的蔷薇代表了什么,但还是下意识开了口,你们对望了几秒没有说话,中原中也便不太开心的开口:「要走就快点走,省的那丫头等等又乱叫。」妳收回了视线,朝中原中也点头以后便道别了他们。

  门关上前听见了「中也你真是不懂花的情趣」之类的话,之后一切的声音又被妳阻隔在外。

-TBC-

真是非常抱歉阿居然爆字了──

原本只是想写个小短文来舒压着的 没想到拖长了

但感觉还是有点写不完整的感觉...

晚點放上已經好一半的下篇

热度(47)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