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主吃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基本上是雜食。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頭貼繪師:@幻的男人M立地成佛

【凹凸】第二名的世界(瑞金)

※第一次写瑞金请多指教。

※使用了第一期的格瑞&金铃声梗。

------

  当晨光透过窗户照映在脸庞时,刺眼地光线令他不适的皱了一下眉头,但他并没有为此做出翻身遮蔽阳光的动作,而是微微睁开眼眨了眨适应光线,随后对睏意毫不眷恋的起身。

  床上的另一人完全没有受到半点影响,那头璀璨的金髮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熠熠生辉,仅仅是这样盯着,彷彿就要被吸入到另一个世界裡,不过他一向很习惯这人所带来的光辉。

  瞄了一眼牆上的时钟,现在的时间对于还赖在床上的人有些过早,所以他并没有马上叫醒对方,而是直接走向浴室进行盥洗。

  一张柔软的床、一个安宁的夜、无需随时防备的姿态。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了?

  「起床了,金。」走出浴室后他轻轻摇了摇身旁的人,而这点程度上的干扰对方会有怎样的反应他早已猜想的到。

  床上好舒服呀,完全不想起来──

  慵懒的声音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金翻身把棉被裹住自己的头,整个身子往棉被裡鑽着,完全拒绝起床的指令。

  「……金。」他叹了口气,在心裡默数了三秒后掀开对方隐藏的小天地,「别给我浪费时间了,起来吧。」他加重了几分力道,毫无动静。

  这种起床模式已经成为最近迎来新的一天的第一项任务了。以前在登格鲁星时因为还有秋姐,他会选择把对方丢在床上直接走人。

  又等了几分钟,最后乾脆生拉硬跩的把人从床上拔起、推进浴室拉上门把,「十分钟内给我出来。」他冷冷的下达最后通牒,但还一脸迷茫的友人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他想铁定是没有。

  明明是假日的啊,这麽早起床干什麽啊?格瑞真是的。他隐隐约约听到了门的那一端传来抱怨的呢喃声。

  到两人完全整装好已经比自己起床打理好的时间还要晚上超过半小时了,不过今天的他并没有要修练的打算,所以这样的延迟也算是特地给了还在一旁打哈欠的人一个通融罢了。

  与金一同走到楼下的客厅时,在厨房裡忙着的,一名银白长髮的年轻妇人听见脚步声立即回头来,「格瑞?今天起的真晚呀。」她看见牆上的时钟后惊呼了一下,然后连忙把在保温中的食物端上桌,「快坐下吧,早餐已经做好了 。」

  「今天不小心睡晚了。」他瞥了一看到早餐就立即眼睛发亮,但目光却是在他盘子裡的金一眼,同时用筷子打开了要偷袭他碗裡的木筷。

  「真是难得啊。」妇人呵呵笑着,「今天不练剑吗?」

  「嗯。」他简单的回应着,顺便把盘子裡那一大块肉夹到旁边,「等会要出去见朋友。」

  妇人听闻从厨房走出来,温柔的揉了揉那一头他好不容易才整理好的头髮,「格瑞也交朋友了呀。」她露出的笑容带着惊讶和欣慰,但更多开心的成份在裡头。

  这种有些陌生的举动,他并不讨厌。即使隔着一层头髮也彷彿传来温度的手掌令他有股熟悉的安心感。

  他一边和妇人閒聊着,一边想着接下来等会的行程,一个简单的早餐在心神不宁的状态下被拉得有些漫长,彷彿有些不切实际。

  事实上确实是很不切实际。他盯着眼前那样貌与他相似的妇人,然后在与她告知一声后回到楼上的房间拿起事先准备好的花束。

  「我出门了。」他说。

  踏出家门还没来得及看清景色,外头的紫色少年和黑色少女便马上靠上前来。

  格瑞、金,早安啊。紫堂幻看见他们两人笑着举手跟他们打招呼。

  喂,你们俩个,难道不知道约会让淑女等是很没礼貌的事情吗?凯莉撇头不高兴的哼气着。

  早啊紫堂!哎凯莉,别生气嘛,我跟格瑞又没有迟到。金在凯莉面前讨好似的笑了笑。

  和淑女约会要早十分钟到的,这可不是常识吗?凯莉说。

  诶?有这种规定吗……紫堂幻在一旁小声的提出疑问。

  你有什麽意见?凯莉这下矛头可换人了。

  没有、当然没有了。紫堂幻连忙摆摆手。

  看着一如既往的吵闹,他也不打算告知一声,迳自朝某个方向走去。

  格瑞!等等我呀!金一看到他走掉连忙抛下还在理论着的两人跟上着。

  他听着身旁吱吱喳喳的声音,一切就像是从未改变过般,但无论是眼前的场景亦或是身边多出来的人都在提醒着他,这个世界不一样了。

  似是而非?如梦似幻?

  但风吹草动、虫鸣鸟叫,以及落叶吹落时拍打在他的脸上时都是相当真实的。

  一切居然真的都结束了,那场凹凸大赛。

  他的思绪飘到了那场大赛时的各种经历,哭泣声、呐喊声、武器对峙的铿锵声透过时间和空间传达进他的耳裡,彷彿这才是真实一般,然后他停下脚步,低头。

  眼前是三座崭新的墓碑,从上头端正的字到整块石碑都是他亲手的杰作。儘管知道这些墓碑底下什麽能放的东西都没有,他依然故我的在有着共同回忆的地方立了个碑。

  将手上的花束拆开了包装,他抽了几朵百日草放到左右两座墓碑上,又拿了桂竹香放在左边的墓碑上,剩下的玉蝉花放在右边的,唯独中间那座墓碑孤伶伶的什麽也没有。

  盯着那块石碑一阵子,他走到那座正中央的墓碑后方,坐下后将身子缓缓地靠在墓碑上。

  然后他慢慢地闭上眼睛,感受着不断提醒他现实的一切。

  而此时此刻,周遭的喧闹声都回归平静。

---FIN---

这是一个以凹凸大赛的第一名并非「一个小队」而是「一个人」,而格瑞将愿望用在復活了双亲上为前提的故事。

虽然得到了大赛第一,却同时也失去了重要的朋友们,与其说是达成所愿,不如说更像是等价交换一样。

因此标题取名为「第二名的世界」,意思是指这个世界对格瑞并非第一(完美)的世界,而是第二(残次、残缺)的。虽然改成括弧裡的字眼或许会比较好听,但并不想在标题就显露这是篇刀的事情,所以纠结了很久还是没有做更改_(:3」∠)_

以及在这提一下设定,百日草的花语是思念亡友、思念离别的朋友,这花紫堂和凯莉都有给到;桂竹香是「真诚不变的友谊」,给紫堂的,虽然紫堂曾经在中途迷惘过,但最后还是选择了金他们;玉蝉花则是「足以信任的朋友」,给凯莉的,虽然凯莉之前是想坑金和紫堂来着,但后来帮了他们一把还跟他们走了之后的旅途。

对金,格瑞并没有给任何花束,因为这些花是他代替金给这两人的感谢,所以金本身并不需要送自己花。

而对格瑞而言,与其送金花,还不如就这样默默的陪在他身边,或者「让他陪在自己身边。」

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故事,希望看的你会喜欢。

热度(36)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