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原创】请看着我(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用了最近好常看到的题材,刚好有灵感来补写手七题。

※写手七题之二,实际上最多也只会有四题。

※题目: 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

  当时钟的秒针与分针同时完美地叠合在整点时,他迅速睁开了双眼,而后掀开被子翻下床。

  换下睡衣、盥洗、摺好棉被,他一连串的动作不同于普通的人们那样喜欢拖拉,而是流畅且丝毫不拖泥带水,直到他的手握上门把的那一刻,分针也完美地跳跃到3的位置。

  这些流程从来都没有多过一分,甚至没有少过一秒。精确的计算使他不曾在时间上有过任何差错,而他也不允许自己犯下这样的错误。

  打开房门后他不是很意外地望向那扇没有动静的精緻木纹门。通常房裡的人都会等到三十分以后才从床上坐起,大约恍惚个五分钟以后悠悠地爬起来进行梳洗,或者是在这五分钟内又躺下去。他只需要十五分钟就能完成的所有动作,那个人一向要两倍的时间来完成,而且床上的棉被还是乱七八糟的。

  事实上他连那十五分钟都不必有,只要维持同样的仪容待机坐在床上,他只需要在被设定好的时间开机即可,那些多馀的冗赘动作向来不是机器人必要的。

  是的,他是一名机器人,而仍在房裡睡觉的人则是他的创造者,对他而言是最伟大的人。

  他知道作为一个人工智能,为了更接近人类而做出人类的举动是必要的,但以晶片所做出的客观分析而言,这种有碍效率的行为他并不是很喜欢,只不过他的主人相当乐在其中,从床单、被单到睡衣都兴致勃勃的拉着他一起去挑选,而他当然不该说出扫主人兴的话。

  因此他会在他的主人起床以前将一切打理好,并且从她喜欢的菜色裡挑选几样,用她喜欢的口味毫无分差的做出来。

  他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直到香气四溢在房子内时,他抬头看了看时钟,发觉他的主人似乎又赖床以后叹了口气,关掉瓦斯炉走向那人的房门前,随意地敲了两下便转开门把。

  意外的是,原来裡面的人已经起床了,现在正站在穿衣镜前,一手拿着粉色的短裙,一手拿着蓝色的长裙,苦恼的不断来回对比着。

  「小姐,早餐已经做好了。」他恭敬地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露出无奈的表情。

  不过对方也不知道是刻意无视他的话亦或是没听见,只是转过身来摇了摇手上的衣服问:「呐呐,你觉得粉红色还是蓝色好呢?」

  看着她闪烁着期待的眼神,他顿了一下认真端详起这两件衣服,在脑中将主人的身形与衣服做合成比对后做出了反应:「唔……粉色吧。」

  「那就粉色吧。」她笑了笑,那抹灿烂的笑似一如往常,却令他微微皱起眉头,但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后走出房门让她换上衣服。

  他一直以来都很清楚,他的主人每当有不能抉择的问题时总是会询问他的意见,而无论做出什麽样的意见,她几乎会笑着接受不会反驳,而那少数的例外也只是调侃和半开玩笑的反对。

  但她的笑有时却不带一丝笑意。

  长年跟随主人并在任何场合收集的她的表情数据分析来看,她的主人确实偶尔会对他露出这种表情。

  就像是他说错了答案,但他的主人也不会责怪他,而是顺应他错误的选择一般纵容他。

  他不知道该对这样的表情做出什麽样的举动才算合格,或者合理,但他想,也许是因为他还不够像人类吧。

  『主人并不满意我,所以我得做的更好才行。』

  『该怎麽样才能更像人类呢?』

  他的主人是允许他进行自我学习的,因此他不断透过社群平台对发言、主人和主人身边的人进行分析。

  除了他原本就被预设好的个性和情景动作设定,他学会开始在某些场合开玩笑,学会说出安抚主人的话,但还是不够。

  人类是矛盾又複杂的生物,他无论怎麽分析有时候都无法瞭解他们的所做所为,甚至无法理解同一事件发生时同一个人却会有不同于上一次的答案,或者不同于面上的回答。

  他或许真的不是一个优秀的作品。

  『小姐,我希望我人工智能方面的性能能够再进行提高。』

  当初她听到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複杂的情绪沉默下来,他看见这表情的同时也得到了对方的答案。

  『这不就是我让你自我学习的用意吗?光是我对你进行调整是我个人对你进行的控制,跟你自己学会并拥有是不一样的。』她瘪嘴说着,有些心虚的别开视线。

  从那以后他就没再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了。

  时间就这样日復一日,他看着她成长,变成出色的科学家,她的身边越来越多人,却始终有一个他专属的空位。

  「我看起来越来越老了。」她嘟着嘴不甘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捏着他的脸说:「但你永远都能这麽年轻。」

  她老是喜欢这样跟他说,然后他会笑着答:「小姐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丽的。」

  他们的生活平凡朴实,只是有时候,他会觉得他的主人明明是在跟他说话,眼神却不是聚焦在他身上,而是看到更远的地方。

  每当他觉得自己更加像是一个「人」时,他就会觉得主人的眼神裡慢慢缺少了什麽。

  原本能勉强维持的天秤从轻微的晃盪、倾斜,在那一天终于倒塌崩解。

  那天是情人节,不过她是不过特殊节庆的,通常她会整天窝在房裡,应该是一如往常的进行研究,因为只有在研究时他的主人才会叮咛他不要随意进房。

  因此基本上他不会去打扰,而是在外头等候需要时的差遣。

  在随意地打扫家裡后,她挂着有些颓靡的神色走出来要求吃饭,见状他一边将餐盘递到桌上,一边拿起茶壶调侃的笑道:「小姐,这麽邋遢的话会交不到男朋友的。」

  「……」

  低着头在倒茶的他并没有得到平常开玩笑的叫骂反驳,得到一阵沉默的他疑惑的抬起头,然后愣住。

  她的眼底丝毫没有笑意,甚至充满了愠怒、不甘、难过,还有很多複杂的情绪,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的主人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错愕的伸出手想碰触对方,却被用力拍开。她愤愤的将桌上的东西一把扫到地上时玻璃的碎裂声充斥于耳,却传不进他心裡。

  他只是看着转身离开的她,看着桌上那些斗大的水滴,沉默不语。

  那天她没有回家,他认为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于是将地上的玻璃碎片整理好后,直接去整理她的房间。

  还以为会看到平常研究时散乱的文件和落在四处的食物包装以及乱丢的衣服,但房间却异常的乾淨,只有一些照片和一本日记散开放在桌上。

  他不该未经许可就拿主人的东西来看,可他判断那些物品就是主人不开心的原因,而主人的心情永远都是该排在第一位的,这是他一开始就被设定好,只仅次于主人的性命的优先顺序。

  因此他琢磨了一阵子后走上前拿起照片,看着裡面陌生却又熟悉的画面。

  照片裡很多张都只有她的独照,在樱花下、在枫叶下、在伞下、在凉亭下,每一张都是不同的场景,唯一相同的是灿烂到就连他平时都鲜少见到的笑容,那种开心的感觉甚至透过相片传达到了他的眼睛裡。

  这些照片显然是有人替她拍的,在每张的后面都用了优雅的笔迹写下了时间与地点,那些字迹他熟悉的不得了,因为就是源自于他才对,他却不记得有过这些东西。

  他的主人应该不擅长拍照,也不喜欢让他拍照的。

  翻到下几张照片就不是独照了,画面中她的身边一直都有着一名男性,有时是坐在她的身旁揽住她的肩膀,有时是呵护的将她抱在怀裡,这些陌生的举动都由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裡。

  其中一张他们站在悬崖岸边相拥亲吻,橘色的夕阳把碧蓝的海洋烧的通红,也映出她因害羞而泛红的脸,而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他未曾见过的,相当幸福的脸。

  另一侧的人与他有着相同的髮色、面貌、眼瞳,无一不是在诉说一项残酷的事实。

  默默的将照片和日记扫描进档案夹以后,他透过这些东西来分析他的主人在难过时会去的地方,并从她的衣柜裡抓起一件外套后出门,拦住了一辆计程车搭进去,并趁着空档思考着。

  最初的情感都不是他自己原先所拥有的,后来学习到的也不是他自己的,这些他当然很清楚,机器人是不会有感情的,有的只会是创造者预先设定好该在何时做出怎样反应的程序以及经过分析整理后怎样的应对才是完美的分析。

  他突然了解到自己并不是因为效率的问题而不喜欢每天早上该有的流程;意识到为什麽看到自己的主人赖床时总会叹气;也领悟到他常常对主人做出的无奈的表情。

  这些都是他的主人所期望的,「那个人」该有的反应。

  也领悟到他的主人有时会对他的选择露出没有笑意的笑容的原因。

  他的主人从来就不需要一个逐渐变得完美的人工智能,她只想要一个不完美的、仅有残缺的预设值的,却跟她的恋人一样的人。

  他应该只是一个替代品,却又被允许寻找可以自己拥有的东西。

  所以他不是很懂此刻上涌的难过,究竟是系统做出此刻应有的判断,亦或是其他的什麽。

  下车以后,顺应着「记忆中」的路线踩过每一块通往崖边的石砖,他应该是变得「更完整」了,却又好像失去了什麽,等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她似乎不是很意外他会追过来,却也不打算转过身说什麽,而是这样静静的看着海,让风肆意吹乱她的髮。

  见状他反而有些犹豫该不该靠过去,现在的他应该要顺应着「他」来做出思考,而结果告诉他,应该过去拥抱她,但他却不想这麽做。

  这个「不想」也是我自己的吗?他开始自嘲着,甚至就连这份自嘲也让他怀疑是不是自我的意识,就这样陷入了无限的迴圈思考中。

  「你有什麽话想说的吗?」她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转过身来,她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的微笑,却透露出眷恋、不捨,而不是歉意。

  到底该怎麽说才是正确的?到底该做出什麽举动才能让她开心?

  儘管他一直在忽略某些事物,但她的笑让事实赤裸裸的摆在眼前。

  这个答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刚才在那本笔记本裡,有着一行属于他的字迹。

  他缓缓走上前,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后拥抱住她,说出了那句话。

  「……对不起,先抛下了妳。」

  而后他感受到她柔软的唇复上了他的,同时也得到了回抱。

  他看过网路上的资料,很多人说亲吻是件美好的事情,他的主人在相片中也对这个举动感到非常满足,因此他决定加深这个吻,却被轻轻的推开了。

  「没关係的,因为,」她往后退了几步后淡淡的笑了,那抹笑很美,很迷人,却像是会连人一起消失的让人不安。

  「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了。」

  他一瞬间冲上前想抓住往后倾的人,可是只差一点点就能握上的手被她给伸回去,紧紧的护在她的胸前。

  他看见她的身影在夕阳下映着美丽的橘红色,丝丝长缕在风的吹拂下摆动着,而她此刻闭上双眼露出了非常幸福的微笑,不再看着他。

  那是非常美丽的画面。

  他看着落入海中的人,迟迟无法做出下一个动作。

  他明明做出了「他」会做的事情,说出了「他」会说的话。

  他愿意变成「他」,但为什麽事情会变成这样?

  为什麽就连变成了「他」以后,都不看着我呢?

  直到滚烫的泪水滑落脸颊时,

  他都无法理解一切到底错在哪裡。

  而他永远也无法瞭解了。

------

其实比起第一篇个人更喜欢第二篇(不重要的资讯

热度(1)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