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原创】十分钟的记忆(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梗来自于之前看到的同人文,据作者说是新闻曾经报导过的事情便拿来用了,不过这是原创。

※角色没有人名,因为用男孩跟女孩也有点彆扭所以用了他她区分。

※写手七题之一,实际上大概最多也只会有四题。

※题目:请写告白成功梗的虐文。

------------------

  他们之间一直处在一个些微倾斜的天秤上。

  时而倾向恋人,时而又倒向朋友。

  她对于他而言可能一直都只是朋友那一边,而她却不同。

  偷偷恋慕着好几年的她,一直以来都保持着很好的距离、完美的隐藏自己的内心,就连她最好的朋友也没有发现。

  她其实不敢奢望什麽,只要能一直待在他身边就行了。

  害怕这样的关係变质、害怕说出口以后会感到后悔,她总是一边懦弱的想着,却又忍不住有着期待──

  会不会他也是这麽想的,才不敢跟我告白呢?

  其实他也是喜欢我的吧?

  「……」

  「……在听吗?」

  「啊,你刚刚说……」被呼唤了好几次后,他拍了她一下,她才连忙从刚刚的幻想中回过神,一转头就看到了对方过于靠近的脸庞,姣好的面孔和近距离的接触让她呆住了好几秒,然后连忙转过身。

  「……为什麽要转过身?」他有些疑惑的问道,而看准了她转过身不会看见他的表情后,他的嘴角微微勾起。

  「没、没什麽啦!你刚刚说什麽再说一次!」她捂着发烫的脸颊,这还是第一次,她没能好好掩藏自己的情绪。

  「我有点事情得离开一阵子,妳好好照顾自己,别搞坏自己。」虽然努力想下厨却还是做不好只能吃外食,又爱熬夜打电动,而且还很路痴,神经有时后也很大条。他不放心的拍了拍对方的头,太多叮咛他说不完,只好用简单的字句带过。

  「……你要离开多久?」像是没有听见他的叮嘱,方才喜悦害臊的心情一扫而空的她一脸呆愣的问着。他离开总是要很久才会回来。

  「……大约……」

  她还记得对方说了一个应该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日子,但对她而言,没有他的日子,一天都觉得辛苦。

  「好吧,等你回来我一定会做一桌饭菜给你的!」

  「……用买的就行了,别一直拿我当白老鼠啊。」

  「别这样嘛,这次一定会的啦,真的!而且我还会……」当时她充满自信的眼中映出的却是无奈的笑容时,她有些气急败坏的想要辩解,甚至想将内心的低语脱口而出。

  「还会什麽?」他有些好奇的问出。

  『还会说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所以才一直努力研究做菜。』这种话她哪讲的出口啊?

  「还没想到啦,之后再说!」

  她紧张的带过这个话题,原先还以为会被调侃一番,但当视线对上时,是一抹温柔又宠溺的笑容。她一直都清楚的记得那抹笑,和对方轻声的回了好的答复。

  「我会买礼物回来的……时机也差不多了。」

  「什麽?」

  「没什麽,回来再跟妳说。」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麽,她带着有点惊喜却又要自己冷静的强烈矛盾感跟对方应答。

  会不会是告白呢?

  也许只是普通的礼物吧?

  可是他说时机……

  他离开的每一天她都带着这种心情在倒数他归来的日子。

  她一直都记得的,无论是那时的记忆,还是更早更早以前的记忆,只要是有关他们之间的回忆,她都不曾忘过。



  所以他也应该要记得才对啊。

  「是车祸引发的后遗症,他的记忆力严重衰退,只能记住十分钟前的事情,所以我们替他准备了笔记本可以记录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护士冷静的声音和残酷的宣告都无法再清楚的传入她的耳裡,此刻她所有的官感都只专注于那个用陌生表情看着她的人。

  她不知道该从何问起,而对方只是好奇的打量她,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请问妳是?妳还好吗?」护士离开后宁静到诡异的气氛让他忍不住略带疑惑的开口,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面色发白的人,并拿起了一旁的笔记本跟纸。

  她没有回答,而是一把拿过了对方另一本放在桌上的笔记本。失忆才短短一个礼拜,整本笔记本已经有点旧了,上头写了很多事情,即使是每天都在做的事情也详细的记录着。

  但笔记本裡面却没有半点她的踪迹。

  你应该要记得的。

  怎麽能忘记呢?

  泪水不自觉的随着颤抖的身躯滴到字迹漂亮的笔记上,她慌乱的想抹掉水渍,却发现煳开的地方越来越大块。

  「……抱歉、擅自、看了你的笔记。」

就算裡面没有她的身影,也不希望他宝贵的东西被破坏,可泪水却越擦越多,只好连忙把薄子盖上递回去给眼前不知所措的人。

  「没关係,不过妳别哭了好吗?」他轻轻抚上她的脸,替她抹去泪水,「不知道为什麽,看妳这样我突然也很难过……对不起。」温柔的触感在她的脸上来回擦拭,如果是以前,她一定脸红到说不出话来吧。

  现在的她该用什麽表情来回应呢?

  他是出于什麽样的心态来道歉呢?

  而失去意义跟原因的道歉,她该怎麽说出「没关係」才好?

  眼前的人突然变得很陌生,陌生到一句对不起,她都忘了自己该怎麽回答才好。

  「为什麽道歉呢?」颤颤的音调不稳定的从嘴裡发出。

  而她究竟想听到什麽回答?

  「我想,是因为你可能是很重要的人吧,妳之前……是我的女朋友?」他的话语中带着太多的不确定,却从微皱的眉头裡可以看出,他是很认真的在想着这个问题。

  「不是的哦。」

  「咦,那很抱……」

  「不过我喜欢你喔。」

  看着对方有些惊讶的脸,她继续说。

  「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学做菜是为了你,

  其实熬夜打电动也是想让你担心,

  偶尔也会故意装傻让你陪着我。」

  泪水让她连他也看不清,支离破碎的声音也割断了对方一直想开口说话的声音,但她只是像关不住水的水龙头,语无伦次的说着自己想说的话。

  还有很多瞒着你的事情没有问清到底楚有没有察觉的。

  还有很多一直以来惹的麻烦想道歉的。

  还有很多快乐的事情要一起回味的。

  还想说这些日子有多想你的。

  还想问你到底想对我说什麽的。

  应该还有,更多更多话想说的。

  「能不能一次就好,只要一次。」

  「能不能对我喜欢你这句话做出回应呢……」

  太多太多的思念交织起来的,只剩她自己也不明白的无理要求。

  整个空间只剩她哭泣的声音,她不敢抬头看,就怕对方露出一点拒绝的表情。

  「……嗯,我也喜欢妳喔。」她的头突然有个很轻柔的、抚着她的髮的手,就像以往只要她不安,他就会摸着她的头让她安心一样的动作,让她忍不住趴在床边痛哭失声。

  即使是安慰的话也好,就算是敷衍的话也无所谓……

  房间充斥了他温柔的安慰声,和她哭喊着破碎字句的呐喊,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她蓦然一震,才发觉应该复在她头上的手早就不知道何时拿开了,时钟滴滴答答的秒针声在她停止哭喊以后显得格外清晰。

  如果抬起头来,是不是会有可怕的事情在等着呢?

  「──」

  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身体缓慢而僵硬的抬起来,映入眼帘的,果然又是带着陌生与错愕的面容。

  「请问妳是……」

  啊啊,我到底在渴求什麽呢。

  「是啊,我是谁呢……」

  石头投入池子会引起涟漪。

  但短暂的涟漪终究无法证明石子投入水裡过啊。

-------

不知道会不会用成特传同人的形式来写看看四题。

热度(2)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