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我们的日常琐碎小事(冰漾)

※採用《倒带静止》的现代大学设定,能当作独立的故事来看也能当HE延伸。

※已交往设定。

------

  在这个风光明媚的午后,冬阳在未被拉上窗帘的窗户直直照射进屋内,不需要特意使用电器,坐在这个位置上即使在屋内也能与自然极为亲近。

  与他同样不怕冷的友人随意的靠在床头旁与自己的弟弟用手机聊天,将能获得温暖的特等席让给他来阅读书籍。他们之间虽然安静且没有互动,却向来是双方最为熟悉并轻鬆自在的相处模式。

  这样的悠閒午后在礼拜三的下午,彼此都是空堂,且认识学弟妹们后这些小毛头全都是满堂,无法涉足的时段。

  虽然那些傢伙也不一定会乖乖上课就是了。冰炎瞥了一眼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却仍与自家弟弟在用手机互传讯息聊天的夏碎。

  过没多久,友人停下打字的动作抬起头来。

  「冰炎,你有打算补修一年级的课程吗?」夏碎想起冰炎似乎在一年级上学期因为一些事情有漏修一门课。虽然那门课不是非常必要,而且老师也很严厉,基本上怕麻烦的友人铁定不会修,但他还是意思意思的问一下。

  冰炎才刚移回书本上的视线似乎不愿再做多馀的动作,头也不抬的应声,「没,我课都选完了。那种麻烦的课我才不选。」

  夏碎收到理所当然的答案后,自然就照他内心所想的回应:「是吗?真是可惜。」

  听到这样的答案反倒让冰炎奇怪的抬起头,看向夏碎的眼神充满质问。见状,对方无辜的耸耸肩,「算是个有点晚到的消息,听说褚有修那门课。」

  「那个白痴,哪堂课不修修那堂做什么!」听闻有关自家学弟的消息,冰炎平静的情绪起了波动。

  怎么说呢,虽然跟学弟交往后冰炎的表情丰富许多,但总觉得暴躁的脾气也与日俱增呢。夏碎勾着一贯的微笑无事的想着。

  「他有听千冬岁大致提过那个老师的事情,不过似乎是因为没有多加打听不知道那个老师有多严厉,加上学生虽然都怕他,教学品质却给很高的分数,他就去修了。」显然爱熬夜的学弟漏打听的消息正是如果那门课迟到就会被直接死当。

  褚冥漾爱熬夜在朋友圈可是众所周知,因为经常早八迟到也广为班上同学所知,这种出名方式还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随他去吧,被当了正好当作教训。」虽然同为恋人,但他不认为要随时随地都黏在对方身边才叫情侣。这种相处模式所形成的依赖反而会让对方无法有所长进。

  「是吗?那带个有趣的消息吧。」一看到冰炎这种态度,夏碎一想到等等会看见友人的反应就更加愉悦,「听说有几个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子也修那门课呢。」

  「……那傢伙平常一副蠢样,有谁会对他有好感?」看着面前的人勐然看向他,却又故作镇定的贬低褚冥漾,夏碎笑意更甚的回:「我面前不就有一个吗?」

  他将手机滑到千冬岁传来的图片后不顾手机的危险直接往冰炎的方向抛去。

  轻鬆的接住后冰炎定睛一看,好几张照片确实都是女孩子拿着书信给褚冥漾的画面,而他的恋人虽然面带困扰但还是收下来了。

  「加退选是哪时?」冰炎烦躁的咋声,同时不自觉的捏皱握在手裡的书页。

  「嗯……」夏碎回想了一下方才与弟弟聊天的内容,「下个礼拜四吧。」

  「那时候提醒我一下。」暗暗想着到时候要好好训斥那个笨蛋一顿,他一边将手机抛回去。

  「小心点。」力度过大的手劲差点让夏碎没接住,他鬆了口气后仍不忘调侃:「你想跟褚同班还得要我提醒?」

  夏碎笑着摇头,他相信只要是有关褚冥漾的事,对方都不可能忘记,虽然错过资讯又是另一回事。

  没有回答他,低头沉思的冰炎在一阵子后开口:「别告诉褚。」


  新的学期开始,由于寒假褚冥漾放纵自己每天熬夜打电动到想睡为止,连他的恋人在发现吓阻无效的状态下也只能放由他去,因此在开学第一天,他就陷入了被死当的危机。

  冰炎无语的看着眼前睡到不省人事的人,要不是他特地骑车来,看到褚冥漾这模样他早一走了之让他睡个痛快,反正这一睡,他之后这个时段都能睡到饱了。

  原先还尝试温和的叫醒恋人,没多久他就失去耐性的抬起脚,将人踹下床。

  「哇啊——」

  「你是睡够了没?」看着眼前惨叫着脸部朝下撞上地板的学弟,冰炎毫无怜悯之心。

  全世界大概也只有这傢伙有这种待遇还敢不知福了。

  「学长,好痛喔你——欸?学长?」捂着脸下意识对熟悉的声音做出反应,褚冥漾一愣,随后才惊恐的抬头,「你怎么会在这?」

  「走正门进来的,给你五分钟到楼下,否则你之后这门课都不用修了。」将衣物丢给褚冥漾,冰炎无视对方的疑问直接下楼到机车停放处等待。

  对于冰炎的个性也非常了解了,五分钟后褚冥漾便准时的出现在家门口。

  骑车的一路上双方都没有说话,虽然褚冥漾有不少想问的东西,可对方似乎没有要解释的意愿,他只好靠着对方的背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而提早十分钟到达教室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因为他的友人跑去修了史地课,因此褚冥漾自然是挑选不必与陌生人同桌的单人座,但当冰炎坐在他的后方时他终于忍不住发问,「学长?你来旁听?」

  「怎么?你不知道?」冰炎挑眉反问,「千冬岁没告诉你我来补修吗?」

  看着学弟突然脑袋当机,然后转为错愕的表情,冰炎不得不承认他挺喜欢这样的情绪反应。

  「诶──」

  就这样,他们的同班生活开始了。


  让人担忧。

  这是冰炎观察几节课下来的心得。

  明明就把课堂守则都告诉给褚冥漾了,可对方依然不怕死的要熬夜实在不知道该让冰炎说什么,也许是因为被抓到了自己会去对方家当活体闹钟的缘故吧。

  真该放生那个呆子一次。但这么一来他也就没有继续上课的理由,然而就这样放掉课也对不起这些日子以来持续叫醒学弟的他。

  看着眼前在打盹的褚冥漾,冰炎用力踢了褚冥漾的椅子示警。

  「啊!」前头的人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回神,结果因为惊吓而发出惊呼引起老师注意。

  「褚冥漾,这题你答吧。」

  「诶?」

  真是够了。冰炎扶额,但还是倾身小声说:「第86页第五题。」

  看样子褚冥漾在半梦半醒间还是保有一点意识在,课本本就翻到的页数让他低下头来就能说出答案。而对方虽然平常是这副模样,作业上倒是挺尽心尽力,因此也没出现看了题目却答不出来的状况。

  他们的日常就是这么简单,褚冥漾上课打瞌睡,他就负责踢醒对方;要是醒了不知道题目或答案,他就给对方打暗号。

  这样的模式本来让他相当不满,但在看到对方小考的成绩后却又不得不佩服。因为知道恋人的上课方式后,这门课的内容无论对方怎么撒娇,他都决定放任对方不管,美其名是让对方独立,实质为放对方自生自灭。

  以及经过这些日子他终于肯定一件事。

  「交出来。」冰炎对褚冥漾伸出手,但这样一句话根本让褚冥漾毫无头绪,「交什么?」

  「情书。」冰炎冷冷的说。虽然几乎能肯定那些女孩子喜欢自家恋人的事情肯定又是那对兄弟在搞鬼,但一想起那个画面他的心情就糟糕透顶。

  「不要。」褚冥漾呆愣几秒后摇摇头,这让冰炎反而不解起来,情绪也更加不悦,「为什么?」

  「我才要问为什么学长要吧!」还没对对方生气,褚冥漾反倒先不开心起来。

  「身为你的恋人,我不能知道是哪些不知好歹的人吗?」冰炎反问,对于跟在他们四周的苍蝇,他向来没什么好脸色。一听到褚冥漾这种包庇外人的发言让他脸色更黑。

  「?」褚冥漾听见冰炎的疑惑后歪着头,用在冰炎眼裡有点可爱的动作和表情不解的问:「什么意思?」

  不过问题才刚提出,冰炎都还没解答褚冥漾就自己推敲出答案,露出好笑又好气的笑容,「学长你很凶欸,她们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能会看上我啊?」

  听闻至此冰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褚冥漾乾脆从包包拿出今天在其他课堂收到的信件,「给你的啦。」不过说完后他有点心虚的转过头,「呃,不过之前的被我处理掉了……反正学长有我就好了啊。」

  最后的咕哝冰炎虽然没漏听,但他把褚冥漾的头用双手强硬的抬起,迫使对方看着自己,「你刚刚说什么?」

  「欸……咳嗯,学长有我就好啦?」为什么要叫我再讲一次!褚冥漾脸上顿时滚烫起来。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上一句。」

  「不过被我处理掉了?」

  「反正那个也不重要,再上上一句。」

  「蛤啊?我哪记得我刚刚讲什么啊!」

  「你说她们长得很好看,哪会看的上你。」冰炎给予对方正确答案,就在对方准备要开始吐槽那干嘛还在那边问老半天时,冰炎搂住对方的腰让他靠近自己,挑眉,「你的意思是我长得不好看?」

  听到这个质问,褚冥漾吓得连忙澄清,「我哪有这样说!」眼看冰炎没有要放开在腰上的手,他急急的拍着冰炎手臂,「学长,这裡是学校!」

  「你的言下之意就是不好看的人才会看上你。」无视对方慌乱的态度,冰炎泰然自若的收紧腰上的力道。

  「没这回事,你是全男性中最帅、全人类中最好看的人,拜託快放开,我不想成为女性公敌啊──」

  「要不要拍下来呢?」千冬岁将眼镜推出反光,犀利的眼神和勾起的微笑像是在盘算什么。

  「不拍白不拍。」主动递上他画素比较好的手机,夏碎开始思考起可以跟冰炎索取什么样的交换报酬,「记得备份一下,否则冰炎知道会抢我的手机。」他随口叮咛,不过他们已经当久了惯犯,这个提醒似乎没这么必要。

  至于那对毫无察觉自己被偷拍的情侣要不顾众人的眼睛放闪到什么时候,将来校园的谣言又会如何,可就不是他们两个能插手的事了。

——————

一直觉得《倒带静止》裡的冰炎好像有点太温柔(?),不过这裡又被打回原形,如果是以HE延伸来看,那就是因为相处时间太长了露出原形吧(咦)

这种把现实日常当成题材来写总是会写的很甜,然而回头面对现实时就觉得愈发辛酸残酷啊——

我就是下学期有那堂早八课,一迟到就会被死当,然后又很爱熬夜的当事人(PД`q。)(而且是必修)

然后一点也不现充,所以没人叫,所以有可能第一天就陷入被死当的危机(PД`q。)


热度(32)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