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 - 17(冰漾)(番外)

※由15章中间延伸出来的HE平行世界线。
——————

  我们一直认为诅咒是「学长一定会死,而且就在这个时间点」,但假如其实是「学长这一分钟内一定会死」——

  那麽这一分钟内学长没死会怎样?

  勐然乍现的灵感让我起了跃跃欲试的念头,抬起头固执的说:「不要,我找到方法救学长了。」

  看着不知道何时疾驶而来的货车,我低下头在电子錶跳到十九分,手机响起铃声时倒数着。

  「是个完美的结局,学长不想知道吗?」抬起头,我刻意说话来引起学长的注意,让他不注意到远方开来的行车。

  「我说过了,不是每种事情都能被改变。」学长平静的看着我,但语气却非常生硬。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嘴硬。

  这时车子已经来到距离我们非常近的位置了,学长再怎麽迟顿也总算是反应过来,他想一把推开我,却被我反手抓住手臂,「褚,你在干什麽,快放开!」

  「我说我有办法,学长你就不信咩!」我死命的抵着学长想把我推开的力量,明明他看起来这麽瘦,怎麽力气这麽大!这跟我想的不一样啊!

  最后我灵机一动,抬起脚往学长的肚子招呼过去,学长似乎没想到会突然被我膝击,手上的力道一鬆,我直接朝他的怀裡扑过去连带把人撞飞。

  学长被我扑到地上以后发出一声闷哼,我则是埋在他胸前死命的抓住他。

  紧接着过没几秒钟,车子拉出了一连串让人头皮发麻的煞车声,然后是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和玻璃碎裂声,吓得我下意识往学长怀裡又缩过去。

  学长一时半刻也没有马上反应过来,呆愣的身体过了一阵子才赶紧拿出口袋的手机拨打电话报警,之后才拍了拍我的背,「褚,快给我起来。」

  「不要!」我听着因幸运逃过死劫而剧烈跳动的心跳声,虽然刚刚的惊恐还馀悸犹存,但此时此刻仍鼓动着的心跳却让我忍不住哽咽起来,「我不要,不会放手的。」

   我吸了吸差点要流出来的鼻涕,学长听了以后则是无奈的开口:「等等这裡就会有一堆人,你是想让我们一起上新闻吗?」话是这麽说,他还是轻轻的拍打我的背安抚。

  对欸,搞不好本来只是车子煞车失灵或者酒驾之类的,结果要是被人发现我们在车祸现场抱着,画面也太糟糕了吧。

  我几乎都要可以想像媒体搞不好会为了耸动而在标题打上「货车驾驶被前方现充闪瞎而肇事」之类的,然后不用喵喵的大字报,全校都知道我们在交往,接着我就会成为女性公敌。

  「学长,我错了,我们还是离开吧。」我马上把身体从学长怀裡拔出来一本正经的说。但毕竟刚刚才哭过眼眶还是红的,现在我又这样说话,惹得学长忍不住笑出声,但还是抓起我赶紧跑回他家避难。

  一路上为了避免又有突如其来的意外,我们两人都很小心,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后总算平安的回到学长家中。

  他领着我经过玄关到客厅,本就无人的屋子在没有拉开窗帘的状态下相当昏暗,但学长不知道为什麽却不打算开灯,而是让我坐上沙发后就跟着坐下来。

  「你是怎麽办到的?」坐下来学长劈头就问。因为距离挺近,我依然看得到他挑眉看着我,对于这样的状况很是疑惑。

  我连忙把至今为止的事情都说出来。

  「……原来如此。」听闻至此,学长的脸色难看无比,但看向我又硬是扯起微笑,「真是辛苦你了。」也许是对于我感到很抱歉,他的笑有些悲伤。

   站起身子走到学长面前,我用手非常不尊敬的拉着他的嘴角往上扬,「我喜欢的是开心笑着的学长,我这麽努力才不是为了看见这种笑呢。」

  「笑一个吧?学长。」对于他的称赞我开心的露出笑容,学长也跟着站起来,然后紧紧抱住我。

  「真的很谢谢你,褚。」学长的声音小而低沉,我却从裡面感受到饱含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紧贴着的胸膛除了心跳的频率以外也传来了一股温暖的温度,驱散了我至今以来所有的焦躁不安,这种心中终于放下什麽以及踏实的感受到学长存在的感觉害我眼眶又开始湿润起来。

  我也回抱住学长,「因为我、呃、我很喜欢学长嘛。」我终于说出了一直很想说的话,随后害臊的把头低下来靠在学长的肩上。

  现在不能抬头!抬头我的脸一定超红!这段可以卡掉重来吗!

  感受到我的慌乱,耳边传来学长的轻笑,他带着笑意缓缓开口:「我也──」

  「啊哈!我就说小傢伙跟人有一腿!」

  一个女性的声音愉悦的大叫着,昏暗的室内顿时灯火通明,刺眼的让人忍不住眯起眼。等适应了一会后,我才转头看向客厅门口。

  那裡正站着一名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女性,大概才三十多岁吧,一头水蓝色的长髮随意的批散在背后,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正拉着一旁有着银色短髮的男性,两人都跟学长一样是外国人。

  「我就说吧!而且小傢伙果然是喜欢男的,才对女生都这麽狠心。」她扯着另一个人的袖子,然后有点失礼的指着我跟学长。

  她的语气开心的好像在看什麽世纪大发现,这时我才想起我跟学长还是抱着的状态,连忙鬆开手跟学长拉开一段距离。

  身后的学长不满的咋声。

  「你们不是还要两天才会回来吗?」学长不开心的语气对眼前的人毫无尊敬可言,我想这应该是传说中比夏碎学长还要会整人的养母了。

  「唉呦,长大就不可爱了,我想你所以早两天回来,你不开心吗?」学长他妈马上冲过来亲暱的抱着学长蹭蹭脸,看得我有点羡慕……不对,我是说学长的脸看起来像是想揍人了,「少来!妳不要黏过来!」学长超不怜香惜玉也不看在养育之恩的分上粗鲁的推着人家的脸。

  趁着学长那边在进行战斗时,我看向门口一句话也没有开口的男性对他恭敬的点点头。对方也点了个头回应招呼。他的神色淡漠,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表情和想法,这种让人有点畏惧的气质有点像平常生人勿近的学长。

  这对夫妻到底是怎麽凑在一起的?

  一脸奇怪的看着学长的爸爸,又看看妈妈,我决定不去深究这个问题。

  话说等到目光从两人身上移开后,我就知道学长刚刚为什麽不开灯了。

  传说中各式各样的围巾散落在各处,而且装饰物一看就知道来自于世界各地,丝毫没有考虑过摆在一起会违和的可能性,于是整体的画面就显得相当杂乱且诡异,但有一块区域却统一都是类似的物品摆放在一起,整齐乾淨的让人看了非常舒服。

  这种鲜明的对比还真是让人容易分辨。

  「呐呐,我看你也挺可爱的嘛,你跟我家小傢伙交往多久了啊?」学长他妈突然佔据我的视线,靠得非常近,那种兴奋打探的语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步,「呃……我跟学长还没交往。」我有点害怕她会像刚刚蹭学长那样扑过来。

  「什麽!」她惊讶的大喊,往前踏一步,我也顺势再往后退一步,「在我家客厅抱得紧紧的还没有交往,你们是偷情吗!」

  谁偷情了啦!而且谁会在家偷情啊!

  「妳不要闹褚。」学长看到我们之间的距离直接伸出一隻手来把我抓过去护着。

  「哼哼哼,反正你们又没在交往,不是你的东西之前我都有过问的权利啦。」绕过学长又把我扯过去,我整个人陷入了尴尬的拔河裡。

  你们现在是小孩子在抢玩具吗……

  我看着两边各抓着我一隻手的人,发觉学长虽然看起来很讨厌他妈,但他的个性凸显出其实也并非如此。

  不过我这个念头才刚转完,学长就直接把我整个人抱进怀裡,强硬的抬起我的下巴。

  当我疑惑的看向学长时,嘴唇被复上同样柔软的温度,让我轰地一声脑袋宣告阵亡,脸也猛地灼热起来,不用看都知道脸一定爆红。

  在一旁发出兴奋的惊呼声后,学长才离开我的唇,看我当机的模样满意的扬起灿笑,「这样就是我的东西了吧。」

  学长的笑看起来非常开心,虽然不是那种咧嘴大笑而是微笑,但能感觉的出来他真的非常开心。我从来没有看过他因为什麽事情而露出这种能让一票少女失血过多的笑容,导致我本来因学长的话而开始运作的脑袋又再度停摆,只能一直盯着他的脸。

  我听着旁边的起鬨声,紧紧盯着学长的笑脸后开心的双手环上学长的后颈,踮起脚尖献上自己的唇。

  我有一个小小的秘密。

  那是不同于任何人、

  不用在遗憾中度过的权利。

  而变成两个人共同拥有的现在,

  即使有任何遗憾,我觉得也能牵着他的手勇敢的走下去。

  因他而坚强的活下去。

——————

打文的时候听歌真的会影响到写作风向,所以听着很欢乐的歌在打。

不过在打的过程中一度很顺手打了「学长他妈的...」直到检查错字时才发现好像在骂髒话啊赶紧改掉www

这个结局总该够闪够甜了吧!!闪瞎你们的眼睛!!٩(●˙—˙●)۶

明天再来更延伸小短篇。

热度(33)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