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 - 16(冰漾)(完)

  『学长,你等等要去哪?』我靠在学长的肩上盯着他手中的书籍,他总是会看很多艰深难懂的书籍,搞不懂有什麽好看的。

  好吧,反正我们两个的兴趣天差地远,学长也老是不能理解我怎麽能每天打电动熬夜。

  明明对于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口来说玩游戏才是享受!

  『没课,到处晃晃或回家吧。』学长有点心不在焉的回答,看样子这本书真的很吸引他的目光。

  『那等等一起去晃晃!』我故意把头挡在他和书本之间,抬起头期待的看他。

  见状,学长疑惑的挑眉,『你等等有课吧?』

  『没有啊,学长你记错了吧。』这种时候如果心虚移开视线就会被抓包,所以直直看回去就对了。

  盯着我两三秒,学长回送我一个白眼,『少来,给我好好上课。』他把书阖起来夹住我的头,不过没有施多大力道,『不过是个一年级的小鬼。』话是这麽说,但学长不禁露出浅笑。

  『不都是学长教的吗?』我挣脱书以后反驳,『好好上课这种话由你来说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反正我有办法不被当,你有办法?』学长鄙视的看着我,显然是想起我上次有点惨不忍睹的小考。

  『呃,有学长就可以啦。』

  『给我去好好上课。』

  看我失望的样子,学长无奈的说:『明天就是假日了,到时候我们还能约其他人一起,不是很好吗?』他宠溺的摸摸我的头,试着提出弥补方案。

  『好吧,那就这样说定了。』一听到学长的话我马上咧嘴笑出来。

  『那走吧。』他起身牵起我的手,也不顾其他人的眼光就这样跟我离开图书馆。

  事实上我并不清楚我们要去哪裡,刚刚的对话和行为就像是有人在带动我一样,就连想法都是自然而然就在脑中蹦出来。

  彷彿我只是作为一个观看者,看着「我」和学长互动。

  不需要过度亲暱的肢体接触和甜言蜜语,却感觉的出来对于双方而言,就只是这样也觉得心满意足,多麽令人羡慕。

  『学长再见。』到达教室的时间非常短,我转身抱了一下学长跟他道别。

  他露出笑容随手对我挥了一下,『等会见。』

  那抹笑让我突然呆掉,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我从来没有看到学长露出这种感觉相当开心的笑容,比较多的是淡笑,然后是被整或整人时的冷笑。

  这种带着温柔和开心的感觉把他平常没有的气质都给衬托出来,本来分数就很高的颜值光是这笑铁定能破表。

  儘管是虚假的,我仍旧捨不得将视线移开学长的脸。

  如果能一直待在这个梦裡就好了。

  这麽想时,画面像是要违背我的意愿般,直接化为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

  现在的我没有死,却跟死了差不多。

  这之后有很多人来探望我,以往我很少能在一个礼拜内同时看到那麽多人,现在大家三不五时就环绕在我身边,但每个人都带着哭丧的脸进来,我想安慰他们,却没有任何能力。

  这期间学长单独来的次数非常多,他果然顺利逃过一劫了,但每次来他都会说同样的话。

  「褚,使用能力吧。」

  「对不起。」

  到现在我已经确定学长是个高傲的人,但他却愿意为我放下姿态一次又一次的道歉,只为了让一切回到最初的状态,但我却没办法这麽做。

  他之后也没再提起诅咒的事,可能是认为这样会降低我想使用能力的意愿吧。

  但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的。

  他似乎没发现我每次使用能力前都会闭上眼睛,虽然我也有想过那可能只是单纯的习惯,或许不必阖上眼睛也能使用,但我一点也不想尝试。

  如果成功了,至今为止的一切该怎麽办?

  可学长就像是铁了心要逼我一样,先是带了个没看过的人来说那是他新的代导学弟,甚至还带了女孩子来说是女朋友什麽的,感觉存心就是要气我似的。

  他似乎没有告诉其他人这种做法的用意,所以好几次喵喵他们都跟学长在我的病房吵起来。

  不得不说,要不是我不能动,我还真想笑学长。

  笑他以前老是交代我不要用能力,现在却费尽心思的要我使用;笑他带来的学弟其实根本不是新的代导学弟,因为学长不会有那个心思了;笑他那个女孩子是随便在班上抓一个过来的,他甚至不记得对方的名字。

  这些都是夏碎学长说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觉得那个女孩子一点也不适合学长。

  而且学长每一次说这些事情的时候都带着了无生趣的平板语调和表情,怎麽可能是真心的呢?

  久了以后学长也不再这麽做了,他开始改带我平常上课要用的笔记,带着我喜欢吃的甜点过来,然后随口跟我讲讲今天做了什麽。

  我看着他,想伸出手叫他不要难过却无能为力,因为我甚至连开口都没办法。

  这种毫无生气的眼神可不是我想见到的啊。

  明明是为了你才这麽做的。

  为什麽要忘记我说过的话?

  我就只能这样看着学长日復一日的做着同样的事,虽然他没有哭,可是我从他的脸上读出比哭还要难堪的脸,狼狈的可以。

  这样真的好吗?

  我总是这样问自己,可是我却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我们都没死,却折磨着彼此。

  睁开眼看向依旧白花花的天花板,刺鼻的药水味融合着空气窜进我的鼻尖裡,医疗器材运作的声音也不绝于耳,这些东西我早就习以为常。

  学长不知道何时已经坐在我旁边了,明明他昨天晚上十点多才离开,现在是早上八点。

  「……我的能力是天生的。」学长冷不防的提起这件事。

  我发现学长其实还蛮喜欢在奇怪的时间点爆出不相干的话,虽然我们根本没在聊天,而这也是我想听的。

  替自己倒了一杯茶,学长啜饮一口继续说:「或许该说诅咒才对,反正不重要。我记得我提过我的双亲很喜欢游历各国。」

  难道是遗传?诅咒这种东西也能吗?

  「他们在经过某个国家时好像因为什麽而被诅咒缠身,然后没多久就生下我,之后就是我说的那样子。」他的语气依然是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这些都是养母告诉我的。」

  「这本来就是我应有的结局,而不是你。」但提到我时,总觉得他很难过,还带着几乎细不可闻的叹息。

  糟糕,有点莫名的开心,我该不会也病了吧?

  不过这根本也不关学长的事情啊,那啥,只能说是命吧?

  他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低下头看着我。

  「也许我们根本就不该认识。」

  听到这种否定我们之间的话,心中又开始翻腾起各种负面的情绪不断刺痛着。

  我一点也不想听到这种话。

  我并不后悔,听到这些话才会让我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做错了什麽。无法反驳的鬱闷感在不断膨胀,却无从发洩。

  「对不起。」他无奈的对我笑着,「总觉得你看起来不是很希望我只会说这些话,所以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不是很理解他的意思。

  「谢谢你做的一切。」他说的很轻很轻,彷彿要是没仔细听清楚,这句话就会消散在空气裡。

  我一直觉得我不想听到学长跟我道歉,但当他说出道谢的话时,我发现这也不是我想听的。

  我想听的就跟我想说的一样,大概这辈子都没机会了吧。

  「……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一定会出事吧。」突然地,学长说出了意义不明的话,而且听起来很不妙。

  他弯下身,将脸靠的我非常近,然后将双手放在我的脖子上。

  我想我知道他要做什麽了,但我一点也不害怕。

  「真的很谢谢你,褚。」他将额头抵在我的上,明明是很小的声音却相当清晰,气息宛如都要触碰到脸了。

  「遇见你真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但很抱歉我没能给你回应。」

  他的一字一句就如他的表情般认真,我紧紧的盯着他,仔细将他的话和所有的声音都收进脑海裡,脖子上在收紧的感觉好像已经不是那麽重要。

  然后学长挪开头,对我露出了笑容。

  没有任何难过或负面的情绪,带着温柔和开心,但又有点不捨的表情,一瞬间与梦中那个学长的笑脸重叠在一起,但却比那抹笑还要让人无法移开视线,耀眼又灿烂。

  学长果然还是记得的。

  「褚,我──」

  最后的话语沉默于嘴唇复上的颤抖温度裡,我默默的留下眼泪,意识开始变得遥远。

  在十八岁的这一年,我找到了一个可以跟我一起共享秘密的人,我想,我们能一起在这漫漫的时间中寻找前进的道路。

  虽然最后不如所愿,但我却不后悔。

  真要说的话,我的遗憾就是没能亲口告诉学长我喜欢他吧。

  可是这样就很好了。

  我有一个小小的秘密。

  那是不同于任何人、

  不用在遗憾中度过的权利。

  而变成两个人共同拥有的现在,

  要再度变回一个人了。

——倒带静止,全文完——

有点长的后记

这系列一开始其实是叫倒带「禁止」,意思是漾漾因为学长不能再使用能力。后来改为「静止」,为了学长而不再使用能力,以及倒带的能力停止在他车祸的那一刻(也能解释最后他的时间静止在死亡那一刻。

这个结局虽然是我最想写的部分,可是呈现出来的感觉似乎没那麽好,真是抱歉_(:з」∠)_

可能是写文过程一直反复不断的看导致有点麻痹了吧,一直重来又被虐写的我也好累_(:з」∠)_还开始怀疑人生。

冰炎一开始是希望让漾漾对他死心,或者对拯救他这个选项感到后悔而动用能力,但久了冰炎发现漾漾根本不想用而只好放弃,改转成默默陪伴在他身边。

「我们都没死,却折磨着彼此。」这除了是漾漾的心声其实也是冰炎的心声,所以他最后决定亲手让漾漾解脱,然后告诉他其实他是有听见要笑着的愿望的。

从头到尾两人的心意都一样,但谁都没有开口说喜欢。

以及偷偷埋了一个悲剧中的悲剧,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

当时15章时漾漾想着:「但假如其实是『学长这一分钟内一定会死』,那麽如果一分钟内学长没死,或有个人代替他的话,会怎样?」

其实漾漾非常接近答案了,只可惜他就是赌错和没发现,他没死,就代表有个人要代替学长的选项并不成立。

如果漾漾肯再重来一次,并想办法帮助学长躲过那一分钟,其实就是个HE了,这是两人都没发现到的遗憾。

还有,应友人的要求开了HE平行世界线,会当作番外放上来~(也有个平行世界线的甜文等着放)

最后,感谢看到这裡的大家!

热度(25)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