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14(冰漾)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我来到一栋外型典雅的大楼前,随手丢开脚踏车就冲上三楼的某一户人家用力拍门。

  「哪个白痴啊,是没看到门旁有——漾漾?」千冬岁不满的打开门,一看见我就错愕的停止碎碎唸,「发生什麽事了,你怎麽搞成这样?」

  现在的我不但浑身湿透还因为低温直打寒颤,也难怪千冬岁会是这种反应。

  「千冬岁,你跟夏碎学长那麽聪明,一定能帮我想想办法的。」顾不上身体状况,我用力抓着他的肩膀喃喃着:「怎麽可能同样的情况会发生三次?以前根本没有这种状况啊……」

  「漾漾,你到底在说什麽?总之你先进来好吗?」千冬岁也被吓到有点不知无措,但还是拍拍我的手同时对屋内喊:「哥,帮漾漾拿一下衣服!」

  夏碎学长听见千冬岁的喊声疑惑的跑来玄关,他看见我也愣了一下,然后才赶紧把我们两个拉回屋内。

  等到我换上暂时借来的衣服,千冬岁也换下被我抓湿的衣服后,他们两个难得用严肃的眼神盯着我。

  「褚,发生什麽事了?」夏碎学长试探性的开口。

  「学长死了!刚刚新闻报的!」我大喊,他们两个听了却不明所以,「捷运上的恐怖事件,你们没看吗?」这应该是很大的事件才对,他们怎麽可能会不知道?

  「我们刚刚才开过电视,那则新闻看到一半你就来了。」他们两个面面相觑,夏碎学长低下头沉默不语,千冬岁则是觉得我有点反应过度,奇怪的问:「那件事发生在上午,可是直到下午学长都还有联络不是吗?」

  「学长在拖延时间,他在拖延我重来的时间。」我急急的说,可千冬岁完全没办法反应过来,「什麽意思?」他整个人很状况外,看到这模样我更急了,如果他们没能进入状况,要怎麽帮我想办法?

  「我猜学长一定是用定时简讯和通话来拖延时间,因为他不希望我用能力!」我试着用更明确的方式说明,但状况太过溷乱,我的语言对他们而言毫无逻辑可推敲,只见千冬岁更加困惑的脸,我颓靡的把手靠在桌上撑着额头。

  「褚,你冷静一点,从头到尾慢慢说。」夏碎学长拍拍我的背,同时让千冬岁去拿点水,「从第一通简讯时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了,我并没有听说冰炎要去找谁这件事,他有跟你提过吗?」等到千冬岁回来后,他将水杯递过来让我握住,似乎是要让我的焦躁有所发洩。

  我紧紧的握住水杯,摇摇头。

  「那你说的重来是什麽意思?」千冬岁也试着改为主动提出问题,以防我一直说着他们无法理解的话,「还有你刚刚说同样的事情发生三次又是?」

  其实来前我就决定要告诉他们有关于我能力的事情,但学长的能力夏碎学长看起来似乎不知情,这样的话我该说出口吗?

  回忆起学长的模样,他一向都不是很想提起,连交情这麽久的夏碎学长都没得知这项消息。

  要是学长真的不想被人知道,我们这边根本无从得知,其中一个可能性直接被硬生生的截断了。

  在溷乱的思绪中挣扎后,我索性先提起自己的事情。

  他们两个一直都很安静的听我说,从第一次见到夏碎学长使用能力就被发现时,到跨年夜的事情,当然告白的事情我避开没说,但我最后还是连学长家和能力的事情都全盘托出,反正等等我还得使用一次能力,他们终究不会记得的。

  「事情大概是这样。」我不安的捏着杯子,有点害怕他们不相信我。

  他们俩一时半刻被这庞大的讯息量砸的没立即反应过来,也可能是在帮忙想办法所以没有开口。但其实这段时间已经够我脑内想过数十种糟糕的可能了,就这种时候我脑中才乱七八糟的动得特别快。

  看着我开始不安的改抓头髮,夏碎学长率先做出了简单又能表达现在心情的结论:「听起来还真是难以置信。」

  「是真的,我没有骗人!」

  「我相信你,褚。」夏碎学长示意我坐下,眼神凝重到让人感觉的出来他也很不安,却尽量温和的拍着我的肩膀,「我们先别想冰炎的能力,反正从这裡我们无从下手,那麽这三次你有发现什麽吗?」

  我试着让自己稍微冷静一点,整理出目前仅有的资讯。

  严格来讲因为事发没多久我就都直接重来了,毕竟我不认为会跟之后的事情有关,问题在前面应该比较大。

  真要说的话……「都是为了出来赴约?」我试着提出一项。

  「时间点或许也有。」千冬岁跟着加入思考,他在我说话时就拿出笔记本把听到的写下来,「虽然没有确切的时间点,但基本上都是在中午,没错吧?」他抬起头向我确认。

  我朝他点点头,但后两次时间间距实在差太大了,所以很难有准……

  「欸?」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第一次事故老姐说是发生在十二点十九分。

  一般来讲不是都说二十分吗?有人会说的这麽精确?

  所以那应该就是事发当下别人第一眼看到的时间了吧?

  不过老姐他们居然有办法问到这麽详细的时间,也太幸运了吧?这时候我还真不由得羡慕起他们的运气。

  「想到什麽了吗?」夏碎学长听到我的声音一点细节也不打算放过。

  我稍微把顾虑跟他们讲后,两人都点点头表示贊同我的观点,「那麽应该就是这个时间点加上事件所导致的了,反正我们现在也没别的东西可推敲。」千冬岁做出结论。

  「也就是说褚只要回到三天前,然后向大家把活动的日期改期和更动时间,基本上应该就没什麽问题了。」夏碎学长撑着下巴思考,但又担忧的看向我,「能回到这麽久的过去吗?」

  「可以。」虽然我不知道我能回到的过去多久远,但一个礼拜内我想都还是可以使用的范围。

  就在我准备要跟他们道谢并启动能力时,夏碎学长突然叫住我,「……褚。」

  我不解的看向他,却迎来我没想到的话。

  「如果冰炎拖延时间是不希望你使用能力,那麽儘管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我或许都该阻止你。」虽然这样说着,但他正用一种很挣扎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想阻止却又希望我这麽做。

  「这种能力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夏碎学长担心的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一旁的千冬岁也是眉头紧皱。

  他们刚刚一直都是这样的表情吗?

  「只会付出体力和精神力而已,消耗这两样只会稍微想睡觉,不要不小心睡着到出去那天就行了啦。」我避开夏碎学长前面那句话,因为他显然还是希望我回到过去改变未来,所以我针对刚刚没有说的能力副作用做出解释。

  「哥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千冬岁看起来更担忧了,「你要付出的东西将会远比你所想的还多。」说完这句话后他欲言又止了好半晌,才气馁的说:「漾漾,很多事情不是光用说就能懂的。」

  我还真的有点不懂。比这个,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回到过去才对。

  对于我的反应千冬岁叹了口气,踏向前双手搭上我的肩膀,用力拍肩对我打气。

  「……既然要做,就要成功啊。」

  「嗯。」我感激的点点头,「真的非常谢谢你们。」

  「记得请到时候的我们吃顿好料的。」

  「好。」

  我看着他们两人,真要说的话,这也是因为学长才拥有的人际关係,但他们却愿意为了我付出这麽多而不求回报。

  这些人所给予我的东西,儘管在重来以后会在他们的脑内消失,但在我的心中却会不断堆叠膨胀,在这段人生的旅途中化为我的精神食粮。

  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虽然有点难过,却又不会后悔。

  我已经比别人拥有太多太多了。

  所以,我一定得成功。

  无论用上什麽方法。

------

唔,相信大家都懂夏碎跟千冬岁想表达的意思。

使用能力的副作用确实只有体力跟精神力(也许还有运气),但仅仅见过这麽一次,他们两个就已经看出漾漾跟以往的不同了,那是儘管能力上没有直接夺取,也会在一次又一次的轮迴下消磨殆尽的东西。

但对于一直以来都在小事上使用的漾漾,那些都不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所以他才没有察觉。

以及下一章终于要进入真正的「倒带静止」了。


热度(26)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