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13(冰漾)

  「学长,你在捷运上吧?」我在搭车的途中直接打给学长做确认。

  「快了,我得另外转车,大概再过五分钟吧。」学长的语气有点不耐,「你已经打来两次了,是要不要乾脆定位我手机的座标比较快?」然而说是这么说,他还是详细报告目前的行踪,「我到那边另外有点事情,最近跟着搬来的朋友需要帮助,会迟到一阵子。」

  「好吧,那要回电话喔。」我不放心的又叮咛几句,结果学长懒得听我碎碎念便直接挂我电话。

  当我踏回那已经踩上第三次的草地时,内心複杂到已经有点维持不住平常的心态了。

  儘管我试着让自己勾起嘴角,但没多久就会变回下弧的状态,所幸大家都认为我是因为学长的关係没有多问,我才得以不必再耗费心思来想说词。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是没错。

  心不在焉的跟大家玩一阵子后,我告知一声坐到夏碎学长原本顾东西的位子上,而夏碎学长则是代替我去替补缺人的牌局。

  现在是十二点四十分,学长还没来,但也没收到相关的讯息,心裡涌上的不安让我决定再主动打给他,反正要是被唸了也是小事。

  正当我紧张的切换到联络人页面时,一封简讯传来。

  『褚,我会再晚点过去,帮我跟大家说一声。』

  我看到简讯内容激动的整个人站起来。

  这次学长没事!

  我现在的心情简直比中了乐透彩还爽!

  「漾漾,怎么了吗?」离我最近的莱恩突然被我的动作吓到。

  「学长说他要晚点来!」天知道我心情现在有多开心,让我完全忘了这个场合应该要保持难过的心情才对。

  听见这个讯息和我的反应,喵喵露出小声的谓歎:「可怜的漾漾。」她还用手擦拭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

  「果然还是应该放风学长的。」千冬岁直接在夏碎学长面前说出这种话。

  「呃,咳嗯,没有啦,可以当做刚刚没发生这回事吗?」刚才的反应还真的蛮像我巴不得学长不要来一样。

  但因为我如释重负的放下心中那块大石头,不由得开心到笑出来,结果他们一群人就直直的往误会的道路奔去,没人打算回头,「没有大字报也没关係,我们有布袋啊!」

  「住手啦!」

  这种欢乐的感觉恍若隔世,明明以日期来算,我三天前才有这种感触,实际上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如果可以的话,时间能不能就这样永远停止或者安稳的进行下去呢?

  看着眼前的画面,我是真心这么期望的。

  「冰炎有点慢呢。」差不多两点时,夏碎学长轻拍我的肩膀,「褚,我刚才电话都打不通,你能帮我看看你的通讯吗?」

  「好。」我点点头。

  拿出包包裡的手机,因为被我关成震动有好几通未接来电,还有一封简讯。

  『褚,我的朋友这边出了一点状况,恐怕没办法过去了,下次我会想办法赔罪的。』

  我看着简讯发愣,这下倒是真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就心情上来讲,不能见面当然会很难过,而且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当面跟学长谈谈;但如果以理性上来看,假如学长整天都待在朋友家,在室内的威胁度一定比户外还要低上许多。

  反正有的是机会吧?

  更重要的是,这次学长平安无事。

  「学长说他朋友那边出了状况没办法来了。」我把手机递给夏碎学长看,他疑惑的偏头盯着简讯内容。

  「学长好过分啊,居然放冥漾鸽子。」卫禹也学起喵喵擦根本不存在的泪。

  我无奈的看着卫禹,「是放我们所有人,才不是我勒。」这些人一发现我状况好起来马上就这副德性。

  不过其实算算时间,也离我们准备回家的时间不远了,学长这封简讯也太迟了吧?

  我点开其他未接来电的时间才发现,他其实一点多开始就每隔十几分钟打一次了,是我自己玩得太开心都没接到。

  总觉得学长要是现在打过来被我接到,很可能我的耳膜就准备被震破,毕竟学长在忙时是不拨空碰手机的。

  大家讨论一阵子后,对于既然学长不来了那就收拾一下准备回程,然后去逛街这点达成共识。

  除了逛街外,我们还跑去之前和学长去过的夜市玩,当时放着红色兔娃娃的位置已经被摆上其他玩偶,夏碎学长则是不知道去哪赢了个玩具弓箭,想也知道是要拿来对谁用的。

  我们其他人则是跑去换个吹泡泡还是木製手枪之类的小玩物,简直就是一群童心未泯的小孩子。

  众人的精力就像不会耗尽似的,尤其是喵喵带来的野餐工具被夏碎学长主动接手后,她活力充沛的一直拉着人跑来跑去,体力本来就不太好加上昨天没睡好的关係,我有点吃不消,更糟的是晚上还突然下起大雨,最后我们才临时解散匆匆各自回家。

  儘管如此还是很开心。

  看着手上满满的战利品,这几天的疲劳似乎都被清除了。

  下次一定要想办法拖着学长让他不能放鸽子才行。

  「我回来了。」差不多晚上七点,我终于踏进家门。

  「快去洗澡吧,晚饭我负责。」已经回来好阵子的老姐正坐在沙发上擦拭头髮。

  被赶去整理和梳洗后,我跑到一楼走向在看新闻的她,桌上还放着两碗刚煮好的麵。

  「今天还真是发生大事了啊。」老姐看着新闻,一边吃着麵发出感叹,「一天到晚惹事生非。」她不高兴的发出咋声。

  我跟着坐在她旁边的沙发看向新闻,「发生什么么事啊?」

  坐下定睛一看,我整个人僵住。

  听了主播讲个三分钟,总之是今天发生了恐怖攻击事件,各地各有好几个人携带爆裂物,还有持刀伤人的,规模非常大。

  在捷运内。

  也太巧了吧?

  「别开玩笑了,哪有可能发生这么夸张的事情啊?」当新闻上列出来的死亡名单中出现学长的名字时,我激动的站起来,老姐被我的大喝吓到,本来要骂我却因为看到新闻上的名字噤声。

  这是上午的事情啊?

  明明学长今天下午才打给我的。

  我逃避似的拒绝接受这个事实,可才刚想完,脑袋就自动浮现出答案。

  ……是用定时功能的通话和简讯吗?

  为什么?

  要是我当时接到电话,不是很快就会穿帮了吗?

  我乱糟糟的脑袋原本对于学长的行为还感到不解,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突然冒出来,害我顿时对自己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脑筋转这么快感到恶寒。

  学长会对我说他双亲的事情,有可能是猜测我没办法回到太远的过去。

  所以,学长在拖延时间?

  为什么?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咕哝着,一旁老姐疑惑的看过来,「什么不行?」她的脸色在转过来看向我时变得有点奇怪,但我现在没时间注意我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我一定得找个人帮帮我才行。

  很聪明、很了解学长,说不定会有突破口的──

  「漾漾,你——」

  「我出门一下。」打断老姐的话,我几乎是撞出门抄起脚踏车就往外冲出去。

  现在倾盆大雨的视线不是很好,我却像个不要命的疯子一样,绿灯时能快则快,红灯时没车就闯,刚才还差点被车撞,但我依然死命的踩着脚踏车急行。

  在这阵滂沱大雨下,雨水疯狂的打在脸上,我不禁微微颤抖,却不是因为感到疼痛或是寒冷。

  眼角流下来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我根本早已分不清。

------

其实以往看虐文都是漾漾在领便当,所以一直想着:「如果写了同人然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让冰炎吃个便当来平衡一下」,这下终于被我找到方法了。

虽然是平价便当,但有买一送多大放送(?)

热度(25)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