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一名跳坑速度跟脫坑速度都很快,但填坑速度不一定的小文手。灣家人,但因為之前發文都用簡體所以習慣沿用下去,(留言依舊繁體),請多指教。

【特传】揭明之夜

※漾漾一行人前往燄之谷的路上的平行线延伸。

※漾漾与乌鹫的故事。
——————

  老实说,可以的话我还是有点不想送走乌鹫。

  其实变成幻武兵器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但不知道为什麽,总觉得心裡怪怪的。

  用手指弹了刚刚又吵着要杀掉白色种族的孩子,我鬼使神差的说出了可能会让妖师一族引来杀机的话,「你想跟我一起旅行吗?」

  一瞬间所有人都带着惊恐的目光后退好几步,就连阿利学长也露出有点惊讶和警戒的神色。

  「你是在说什麽傻话啊,你要带着他到处跑?」变回原型的式青毫不客气的用马蹄指着乌鹫,在后者瞪了式青一眼后,我又弹了他额头。

  我当然知道我做出这麽疯狂的事情一定不会被原谅,我不该擅自行动的,这很有可能会让族内招致危机,甚至引起觊觎阴影的人。

  可是如果这时候重柳族也没有出门阻止我,那是不是有一点点的可能性呢?

  「我才不要。」乌鹫不高兴的双手抚着额头,「我为了白色种族被关这麽久,我为什麽要跟他们和平共处!他们要为他们的贪婪付出代价!」他的眼神充满了不甘与憎恨。

  「不过是个低贱的黑色种族,奇欧妖精和其他尊贵的种族也不屑与你们为伍。」摔倒王子非常不屑的冷哼,充满厌恶和鄙视的眼神让人非常不舒服。

  「低贱?你们这些在阴影下苟延残喘的卑贱种族,与其跟你们和平共处还不如——」乌鹫勾起一丝冷笑,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脸上该有的表情。

  「乌鹫!」我脑袋冒出青筋,从他后脑勺给他用力巴下去,「不可以说这种话。」

  其实我更想巴摔倒王子,他的嘴巴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回过头看了摔到王子一眼,可惜我连瞪都不敢,就怕等等在爆破裡变成尘埃。

  不过一转身就发现大家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在看我们,似乎是觉得我居然巴了阴影的头真是不要命,也很怕阴影等等一个发难就遭殃。

  我叹了口气决定不去思考乌鹫跟摔倒王子谁比较可怕这个问题。

  「乌鹫。」我低头看着他,思索着该怎麽说服眼前与我价值观全然不同的人,「其实我以前啊,也跟你一样总是孤单一个人啦。」我搔搔脸有点尴尬的说。

  总之这种时候就是要拿自身经历来讲才有说服力吧?

  「你跟我不一样,不会被人强迫醒过来又得被分散到各地强迫在孤零零的黑暗中沉眠。」乌鹫摇摇头,「你不会孤单的。」明明刚刚的眼神还充满了杀气,可在提到这句话时,他的眼神看起来很寂寞。

  「错了。」我对他比了个大大的叉,「呃,其实也不算错啦。我进来这所学校以前一直都很孤单,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有妖师的力量,总是无意识中唱衰自己。」

  我的故事当然没有多惊天动地,也没有多感人,但我还是试着说出来,「我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医院,大家都认为我是扫把星,嘲笑我、排挤我,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一个人还比较自在。」想到以前种种的惨状,我叹了口气。

  「可是后来有个人,他愿意跟我相处。他是个非常幸运的人,不会被我带衰,也不会用嘲讽的语气跟我说话,因为他我才愿意一直走下去啊。就连现在,我也会联络他我在这发生了什麽,而他总是很有耐心的听我说话。」

  想到卫禹我勾起了淡淡的微笑,打从心底的感激他。

  「我进到这所学院后也认识了更多人,儘管他们都知道我是妖师,却还是愿意跟我相处,就算他们是白色种族。」

  脑中浮现了这一年来认识的各式各样的人,我深深认为有踏进这个世界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而我想让眼前的孩子看见同样的美好。

  就算还是会有恶言相向,还是值得被爱着的这个世界。

  「我真的能遇见这种人吗?」乌鹫的眼神有点动摇,「一直以来都没人理解我们的话,听得懂的你们也不再倾听我们的语言,这样也可以吗?」

  「我会听的。如果你愿意相信我,那就跟我做个约定吧。」我蹲下身来看着想要相信我,却又害怕受伤害的孩子,对他用肯定的语气说:「我会带你看见这个世界的美好,让你喜欢上这个世界,就像我一样。」

  我希望让大家知道,阴影不只是兵器,他也有自己的意识和情感。

  除了憎恨与杀戮以外,会感到悲伤、难过,会因为有人愿意倾听他们的话而开心。

  如果有个人愿意在旁边耐心教导他的话,我觉得是有可能的吧?

  虽然拿整个世界来测试一定会被人认为我是疯了,但我觉得我办得到。

  此时此刻周遭的人也都没有出言阻止,想说话的摔倒王子反而被阿利学长阻止。

  我对他伸出手,但乌鹫没有立即做出回应,而是惶恐不安的反问:「如果最后没有呢?」

  「如果最后我没有喜欢上这个世界,如果最后没有人愿意接受我呢?」他的眼底闪过徬徨和迷惘。

  「那我就跟你走。」我沉默了一会,说出了其他人听到铁定会揍我一顿的话,「我就跟你一起被封印,陪你在那个黑暗的空间裡,让你不再孤单一个人。」但其实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我的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

  四周传来了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我觉得我可以让你喜欢上这裡的。」我坚定的看着他。

  乌鹫的眼神此时不再带着任何戾气,他就只是个单纯的孩子,渴望得到关怀,却害怕自己被拒于千里之外。

  这条路一定会很难走。

  「『我能听见你的声音、看见你,而你也同样可以。做出对我的宣誓,你的力量将只为我所用。』」如果是用言灵将他的力量绑在我身上应该会好一点。

  「嗯,我答应你。」乌鹫听见我的话后直接扑上我的身体。

  他抬起头一副明明要哭,却努力不让泪水掉下来的倔强表情:「我不想被关起来,也不要你一起被关起来了,因为你会很难过,你的朋友也会很难过。」

  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看了我身后的人们后再度抱着我,用哽咽的声音说:「因为最喜欢你了,所以我也一定会喜欢上你喜欢的世界的。」

  「我会,喜欢这裡的。」

  最后,他漾起如小孩子般纯真的笑容,眼角留下一道泪水。

  一定可以的。

——————
很想看看这种温馨的场面。

同样身为黑色种族,对乌鹫而言漾漾就像带来黎明的存在一样耀眼,是这个标题的涵义XD

无论最后是变成兵器还是跟着漾漾走,其实对他来说都已经是很棒的结局了。但想看漾漾带着乌鹫享受守世界的美好,毕竟变成幻武兵器很有可能在这世没办法见到面。

当然一定会有许多的恶意,可是只要有愿意倾听的人在就没问题。

脑中幻想的未来是漾漾带着乌鹫游走世界各地,然后期间也遇到不少和乌鹫一样的阴影,但都在漾漾和乌鹫的说服下一起跟随漾漾,最后就是那种母鸡带小鸡、一串粽子在行走的温馨感吧(?

平时变成各种不同的动物窝在靠着树下看书的漾漾感觉也很棒ヽ(´∀`)ノ

而守世界开始流传一名带着阴影的妖师,最初造成恐慌与要求处理掉妖师的声浪,但在学院表态会保护漾漾以后,有更多人愿意接纳他们,同时反过来守护他们的力量,避免被恶意所用,这样的世界听起来是不是能变得更美好呢?

虽然这种太过理想化的方式不会存在于现实中,但偶尔也想幻想一下XD

热度(26)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