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 - 9(冰漾)

  我心神不宁的度过了这三天。

  直到第四天,眼看时间将近晚上十点半,我带着惴惴不安又有点小雀跃的心情出门。

  集合的地点是学长选的,因此我虽然提早到,但为了探路还是花上不少时间。

  该说真不愧是学长选的吗?这裡非常空旷,是需要特地爬坡上来的高处,从这眺望下去一片灯海闪烁非常漂亮,还满像情侣会来的地方,不过却意外的没有人在,我想跟路不好找又很偏僻有关係,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凶杀现场。

  「来的真早。」比我还早到的学长靠在栏杆上,看见我后走上前,「距离集合时间还有十分钟。」他一边把玩着手上的围巾一边看向手机桌面的时钟。

  我本来想回句「学长不也挺早的吗」,但他手上的东西实在太吸引人注目了,我憋笑指着那条粉色还带着可爱小花的围巾问:「学长,原来你喜欢这种的啊?」

  学长直接给我一个大白眼,「谁喜欢这种东西了?是那个讨人厌的老太婆塞给我的。」看我在发抖,学长乾脆套到我脖子上,「拿去,整条都送你。」

  「诶?这样不好吧?」我看着这条手工围巾,总觉得这应该花了不少时间织,虽然粉红色小花确实有点羞耻,这让我想起之前学长提起的某人。

  「没差,反正我不怕冷也不太怕热。」他的衣服确实没有很厚重,甚至还捲起袖子面不改色的靠在冰冷的栏杆上,我都替他担心等等手拿起来会不会掉块皮,「是吗,但织这条围巾的人会难过吧?」看学长居然是提起这点,我觉得有点奇怪。

  「难过个鬼。」他指着这条围巾,不留情的露出嫌弃的脸,「她整天閒的要死,冬天快到时织了一大堆,什麽颜色都有,家裡到处都是围巾。」

  什麽颜色都有?

  难怪学长这麽讨厌,硬要挑这种摆明就是要惹学长生气。

  如果没猜错,那个某人跟老太婆应该就是指学长他妈,那我突然理解为什麽有时候学长会这麽幼稚了。

  有个幼稚又充满恶趣味的妈妈和朋友,学长没长歪一定是他老爸的功劳。

  我本来想开口多问一些有关于学长家人的事情,但手机突然响起音乐和震动打断我的发言。

  我看了一眼学长,后者点头后我接起显示着千冬岁的来电。

  「漾漾,新年快乐!」一按下接听,一大群人的声音大到我连忙拿开手机,那一头的声音有一大半都是我熟悉的人,但总觉得还有些没听过的声音。

  「欸?大家新年快乐!」我把手机也拿给学长道声祝贺,再度把手机接过来时听见了对面好像传来一些音乐,「你们在KTV?」不过听起来没有很大声,也不是那麽立体,比较像是用手机还是什麽在播放。

  「没,我们没去。」电话那一端回话的是千冬岁,「我们在你家喔,大家都在。」

  「诶!你们趁我不在在我家做什麽啊!」我忍不住提高音量,你们这群人中难不成有能人异士会专业非法开锁吗!

  「当然是你姐邀请我们来的。」千冬岁像是猜到我在想什麽,对于我擅自玷污他高尚的品格发出不屑的哼声,「我们找的人之中意外有学姊认识的人,加上她说你们家今天没人就来这裡了。」

  「认识的人?」原来他们还另外找人来,正当我想问清楚时,千冬岁突然说了一句:「祝你告白成功啊,好了,换谁?」

  「换我吧,冥漾要加油哦。」随后是卫禹的声音,他们之间切换的速度太快,导致我整个人都还没反应过来,莱恩跟夏碎学长的精神喊话都过去了。

  等等,为什麽你们一群人都知道我要干嘛!不要连老姐都说啊!

  我战战兢兢的听着老姐说没成功就不要回来了之类的话,紧接着是没听过的声音进入耳裡,「学弟初次见面,我是医学系四B的庚,受喵喵邀请来了,学弟多多加油哦。」

  好听的陌生嗓音却说出让我意外的话,「四B?直系不都是大二生吗?」

  「啊,我不是直系哦,是喵喵另外认识的学姊。」庚学姊温和的声音有跟夏碎学长一样让人安定的感觉,却多了他所没有的活泼,难怪会跟喵喵处在一起。

  我这才想起喵喵似乎有说过她那个直系学姊跨年另有打算,所以会再找人来,「来,换人接手。」庚学姊也跟其他人一样继续传递。

  这种搞得好像什麽仪式的场面是怎样?

  「漾漾新年快乐。我是辛西亚,受庚之邀来跨年,祝你告白顺利。」充满笑意的轻柔嗓音是那个我只听过名字但没见过人的然表哥他女友。

  「诶?庚学姊?」不是应该是我姐才对吗?我觉得今晚我的疑惑大概要突破边际。

  「听说学妹需要凑人数,所以我被庚找来,然后才发现学弟妹之中有冥玥的直属学弟。」辛西亚很好心的间接告诉我八卦已经流传到别校的惨剧。

  「漾漾新年快乐,告白要加油哦。」一旁表哥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好像也在为我开心。

  「为什麽你们都知道啊……」我无力的撑着栏杆,但因为太冰不小心怪叫一声后只得收回手。

  「嘛,人总是这样的,大家一起帮你加油不是很好吗?」然的声音其实也是相当温和的类型,但一路听下来我越来越不平静。

  你是想说八卦就是人的本能吗?

  我眼神死透的想着还好我人不在现场,然后终于轮到一切罪魁祸首接电话,「漾漾新年快乐!」

  「喵喵,妳干嘛大肆宣传啊!」我不禁先发出抱怨,毕竟丢脸丢到别校可不是我想收到的新年礼物。

  结果电话那头的喵喵发出了疑惑的反问:「没有啊?我、千冬岁、莱恩、卫禹还有……就只有我们几个知道而已。」她一一把所有人的名字都报出来,我整个人脸都绿了。

  哪裡只有几个,你们那边有九个人啊!

  「漾漾不要担心,如果你告白成功我们会做大字报帮你贴在学校。」

  「不要大字报!做什麽大字报啊!」喵喵的雀跃让我确信我们之间的鸿沟已经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

  「什麽大字报?」一旁的学长被我的大喊吓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看过来。

  「呃,没事啦。」我用力摇头叫学长不要多问,然后把手机靠回耳边,「总之大家新年快乐,快要倒数了我先挂电话喔。」不给喵喵多说半句话的机会,我直接挂断电话。

  虽然刚才是那种反应,可是不得不承认我从中得到了一点勇气,心底也暖洋洋的。

  一想到刚才的对话,我呼出一口气哑然失笑。

  其实这样也不错,但如果可以不要用这种让人胃痛的方式,我相信我会更感动的。

  「对不起,好像把学长晒在一旁很久。」等到指着笑意后我挠挠脸,刚刚好像也该让学长多讲几句,可是我很怕他们说出不该说的话。

  「无所谓。」学长毫不在意的耸肩,「对你而言,热闹一点比较好吧?」也许他是看惯我平常身边太多人才这样问我。

  我确实期待过大一的跨年会有怎样的体验,以认识的这群人来讲,他们都很有个性,无论几次一定都是难忘的经验,反而没想过会有跟谁单独跨年的时候。

  我想了一下后靠近学长,模彷他手臂靠着栏杆的姿势,「是没错啦,不过偶尔这样也挺不错的。」

  「是吗,不过既然今年你特地过来陪我,明年就跟他们一起过吧。」学长的话让我下意识转头看向他,一时对他的话摸不着头绪。

   但他的脸无法透过下方的灯火照亮,一片黑暗之中我从侧面没办法很好的判断情绪,「不然会很寂寞的吧?」

  「对啊。」我只好撑着头,顺着他的话,「所以学长也要一起啊,不要这麽孤僻啦。」

  倏地,空中拉出了一条绚丽的光芒,在夜空炸出一朵灿烂的花,紧接又有好几条划破黑夜呈放射状炸裂,各种各样的烟火接连不断的将夜幕硬是扯出一片光明,本该安静的夜晚变得热闹,隐隐约约似乎还听到了有不少人在尖叫的声音。

  我忍不住偷瞄一眼学长,他正专注的盯着那些烟火。

  银髮在此刻被染上各种耀眼的色彩,就像高级的画布一样,上一秒还是金色、下个瞬间就转为淡红色。红髮的暗沉跟那些艳丽的色彩形成对比,漂亮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我们来看的不是那种101会放上十几分钟的烟火,只是找个同样跨年会固定施放烟火的地方,所以很快就没了,而我几乎没把心神放在烟火上。

  「你不重来一次吗?」学长突如其来的问句害我心脏重重跳了一拍,本想装作没事却略显僵硬的反问:「重来干嘛?」

  该不会偷看人家好几分钟还被发现了吧?

  「你不是要倒数?」学长提起我刚刚煳弄喵喵的藉口,揶揄满点的撑着头转过来看我,「要不要记得调准錶才不用再重来第二次?」

  「我才不会为了这点小事重来啦!」我反驳回去。

  「你确定?」

  「当然啊,为了倒数重来也太蠢了吧!」

  「是吗,不知道是谁射飞镖就玩了五次?」

  我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本来想用万用的学长你很幼稚欸反击回去,他蓦地说:

  「之前突然用那种态度说话,我很抱歉。」

  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刻听到这句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

久等啦,这篇真是超级爆字喔喔──

因为私心上很想让大家出场对漾漾加油,本来以为只讲个电话而已应该只佔一半的篇幅,没想到光是这样就佔掉一篇,只好让跨年主线分到下篇去,先有个开头留底(汗)

一直以来都是尽量採用一日常一主线的感觉在进行,所以希望日常的地方能让大家看过瘾不要太过枯燥乏味~因为之后可能就没有了(欸

热度(24)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