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8(冰漾)

  「漾漾,你还好吧?」千冬岁担忧的问,一边翻看我那今天完全一片空白的笔记本,「别因为学长帮你先预习期末考就这样放飞自我了。」

  放飞自我这词你是去哪学的?

  虽然千冬岁嘴上是这麽说,不过他貌似是想逗我笑来安慰我,只是成效不彰罢了。

  而说到今天又在恍神中渡过课堂的原因,「我到底在干嘛啊我……」我趴在桌上回想起两天前不堪的记忆,觉得自己真是有够白痴。

  都要约人了居然还挑在人家睡着的时间点才发讯息,根本是没心要约吧?

  可是我也没想到学长隔天早上就完全进入隐藏模式了啊!

  「嗯……那我跟我哥问问看?他好像去过学长家。」看我心神不宁两天的千冬岁也开始在意起来。他试着提出解决方案,不过拿出手机时就马上被我给抢走,「不用啦,不要特地麻烦夏碎学长。」

  虽然我真的有点心动,但为了自己的事情叫夏碎学长跑去学长家,怎麽说都说不过。

  况且我早就有打算了。

  我看着也在帮忙烦恼的千冬岁,心裡有点抱歉,毕竟我自己有个不用再担心的方法。

  看着完全没有动静的手机,我趴在桌上,让自己面部朝下闭上眼睛。

  我只是想期待一下而已。

  如果连同第一次学长打翻咖啡一起算,这是第四次因为学长而使用了吧?

  「我们在说漾漾喜欢学长!」

  喵喵活泼有朝气的声音让我吓到马上睁开眼睛。

  我忘记当时聊的话题结果没慎选时间点啦──

  夏碎学长莞尔一笑,好像完全不意外,「那很好啊,不是吗?」

  「咦?」对于这种鼓励的发言,我愣愣的反问:「可是对学长来说夏碎学长应该比较……」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话都还没说完,我就默然不语了。

  就算之前大家都那样讲,但果然没办法不在意吧?

  如果刚刚有顺口提起跨年的事情就能避免这种尴尬的场面了,我这不是自找罪受吗?

  一想起刚刚还想麻烦夏碎学长的念头,我涌起一股罪恶感。

  对于我的反常夏碎学长只是温和的笑笑,「我们是很熟识,但对于冰炎来讲你更特别。」他又说出跟之前相似的话,这让我不禁想起以前千冬岁说过学长好像特别喜欢我。

  他跟千冬岁真的很像,然而无论是夏碎学长还是千冬岁,他们都不了解事情的真相。

  学长是因为想避免我使用能力而待在我身边罢了。

  「我只是运气好了点而已。」我说出了一直以来都跟心裡认为相反的话,苦笑着。

  最近我好像经常不自觉的让气氛陷入一片沉重。

  说完这句后我也不敢转头看其他人的反应,只是低下头思考要不要乾脆再使用一次能力。

  夏碎学长没有说话,只是拍拍我的肩膀。

  当我疑惑的抬起头时,一双乌黑裡带点紫的眼眸靠得我相当近,我本来要退开,夏碎学长却突然抓住我的肩靠得更过来,「不要动。」

  他说话时给人一种威压感,而且这种近到好像他现在呼吸我都能感觉到似的距离,让人差点吓到心脏停止。

  这裡可是学生餐厅欸夏碎学长你在干嘛啊!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才把嘴巴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我是真的很建议你去尝试的,再提示就太多馀了。」他的语气听起来相当愉快,说话时还像是想到了什麽带点笑声。

  紧接着夏碎学长冷不防地往后,但他似乎是被别人给用力拉扯,所以抓着我的肩膀也连带被往前拉。

  赶紧施力扯回自己的身体,我稳住身子后面前除了夏碎学长外也多了一个脸色难看的熟面孔。

  「冰炎你真是粗鲁,我刚刚还抓着褚呢。」夏碎学长一脸若无其事的把被拉皱的衣服抚平,还转过身带点责备的语气,「要是把人弄伤就不好了吧?」

  我看到夏碎学长背到后面的手不着痕迹的跟我比了个YA的手势,完全就是小孩子恶作剧的态度。

  他是故意的?

  还没来得及思考,我的手就被学长用力抓起来,他粗鲁的扯过我后恶狠狠的对夏碎学长放话:「你再动他试试看。」也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就把我带离开学生餐厅。

  等等,刚刚是不是有点像偶像电视剧的修罗场?

  而且我觉得刚刚夏碎学长的举动就已经会引起很多人关注了,不知道刚刚那个画面到底会被传成什麽样子?

  虽然脑中还在乱七八糟的想些有的没的,但我嘴角不能自己的勾起一抹笑。

  跟我的反应形成对比,学长的脸色简直黑的可以。他下意识收紧手上的力道,直到我发出吃痛的叫声才如同惊醒般鬆开手。

  「……抱歉。」他注视着我右手搓揉被捏痛的左手,神情有点複杂。

  其实我一直认为学长是不太会主动道歉、自尊心很高的那种人,但没想到我们认识没多久,就已经听到两次道歉了。

  「没关係啦,又不是什麽大事。」虽然比常人还要痛上一点,但也不是多无法忍耐的伤势。

  「不要靠近夏碎。」冷不防的插进这段话,学长的脸上很难读出情绪,就像是他自己也觉得说出这样的话很奇怪一样,这让我开始有点怀疑学长跟夏碎学长感情到底好不好,「那个老是把人当笨蛋耍的浑蛋。」他咬牙切齿的咒骂。

  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夏碎学长没把我当笨蛋?我当初救了他的手机果然有善报。

  话说回来,我发现夏碎学长其实一直都没有想像中难找,几乎每次只要我跟学长之间有什麽问题,他都会出现在我面前帮忙,就连刚刚也是,透过他刚才的举动和学长的反应,我才对于他们之间的关係如释重负,也确实的多了一点自信。

  「夏碎学长该不会也有什麽能力吧?」我下意识嘀咕着,学长听见后立即否认:「那傢伙才没能力,不过就是直觉准了点。」他哼气,对于这个说法很不以为然。

  与其说直觉准,我觉得有一部分的因素说不定是来自于千冬岁的资讯流通。

  「真要说就是跟某人一样,耍人的功力一流。」他不高兴地补了一句。

  看来学长真的很常吃夏碎学长的闷亏,这下让我更好奇比夏碎学长魔高一丈的对象了。

  思绪完全被扯远到奇怪的地方去,我急忙抓紧之前都没有的好机会,「对了学长,那个……」我犹疑了一下,才鼓起勇气开口:「你过年有预定吗?」

  「没有。」很乾脆地给我回复,学长挑眉反问:「要一起过?不过我──」

  「学长要连请三天假,这段时间都不会回复,所以来约学长。」我不由自主的露出开心的笑容打断他的话,而对于我毫不掩饰的态度他也没有责备我,只是无奈的摇头笑着,「还真是大费周章。」

  「既然如此,那就四天后见面吧。」他从口袋拿出一张假单,上头还少了几个行政人员的章,似乎是请假途中经过餐厅。

  「原来学长也需要请假啊?」我以为他跟这麽多人认识,会用黑箱处理好什麽的,看样子没这麽简单。

  学长不客气的直接把假单往我脸上贴,「你是想问我居然还记得请假才对吧?」那张乾淨平整的纸张顿时被压到满是皱褶。

  「我哪有,是你自己讲的。」拍开学长的手,我拿着假单跟上他的脚步。

  「你的蠢脸是这麽说的。」学长回嘴。

  「我哪有蠢脸!学长你很幼稚欸。」不怕死的把假单往学长的脸上回敬,我在学长发难前乾脆直接拔腿在走廊上奔跑。

  之后我们两个在走廊狂奔被系主任逮个正着,被念了好久我才想起来,我刚刚居然不顾周遭人的眼光在跟学长打闹。

  不知道谣言又要变成什麽模样了。

  但是我却开始期待了。

  这充满许多第一次的大学生活。

------

今天一次更两篇~

每次看到冰漾打打闹闹就会觉得自己笔下的他们真的变得好幼稚,这种不用担心任何事情的无忧感让我自己边打也边欢乐起来,却同时又因为知道双方内心所隐藏的不安而觉得可惜。・゚・(つд`゚)・゚・

明明最初是想写后面的虐文,反倒最后也开始喜欢起这种模式了(*´艸`*)

下一篇就要开始跨年篇了!


热度(29)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