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5(冰漾)

  我们走在人来人往的道路上。

  我拉着学长衣服的小小一角避免被人潮冲散,一边小心观察学长的表情变化。

  学长看起来还是不太开心,不喜欢人多场所的事情应该是真的,可是他还是应我的要求来了。

  总觉得还真是神奇,也有点莫名开心。

  「学长,你一次也没有来过夜市吗?」之前听千冬岁说过的来判断,他们三个人应该都来这裡一阵子了才对。

  「没有。」瞥了被拉住的衣角一眼,学长索性抓着我的手臂到他身旁,「我们大学才到这裡,这是第一次到夜市。」可能是气消的差不多了,学长揉揉眉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脸不要这么臭,目光还开始放在刚刚经过的套圈圈上,面带好奇。

  「我以为你们高中就来了。」我顺着话题说下去,同时观察着附近有哪些摊位,有点心不在焉,「千冬岁说你们高中就认识了啊。」

  「是没错,不过我们高中都在日本。」感受到一股拉力,我转头才发现是学长,他把因为看摊贩看得入神差点被人群冲走的我拉回身边,脸上带着无奈,「我猜你应该逛很多次了吧?」

  「是没错啦哈哈。」总不能说是因为想找摊贩偷偷整学长吧?我打哈哈的溷过去。不过学长说他之前是住在日本?「可是学长看起来不像日本人啊?」

  对于我的疑惑他点头,「我也是高中才去日本,在那之前不是。」说完以后他就继续往前走,似乎没有要交代他的故乡的意愿,我也就不好意思多问。

  因为是新开的夜市,很多人都是成群结队来,情侣、家庭和朋友。其实对面的摊贩都快有点看不到招牌了,直到有阵熟悉的臭味窜入鼻间,我赶紧垫起脚四处寻找,看见招牌后兴奋的拉着学长的衣袖指着某个摊贩:「学长学长,我们吃那个。」

  那是一家臭豆腐的摊位,我听说很多外国人都不敢吃这个,所以我还蛮想看看学长会做出什么反应。

  结果学长不以为意的说出让人意外的感想:「臭豆腐?那种东西又不好吃。」就像是他很熟悉这个食物一样,没有特地针对气味做出评价,而是单纯论述好不好吃。

  「诶?学长吃过喔?」还真是令人失望的反应,为什么没逛过夜市会吃过臭豆腐啊,难道学长之前在路边看到有兴趣所以买过?

  感觉上外国人就是要被人强迫着吃下去才好玩啊!

  「吃过,被某个傢伙逼着吃的。」还真的是被逼的,学长用力的咋声,好像想起什么不愉快的回忆露出嫌恶的表情。

  这种宛如看到髒东西的脸色跟语气八成不是指夏碎学长,居然还有人比他更恶趣味,而且学长还无法抵抗?

  我开始有点好奇了。

  「怎么?褚。」正当我思考着该不该问一下「那个人是谁」、「可以拜见一下吗」之类的问题,学长突然皮笑肉不笑的拍上我的肩,「看你这表情,是想整我?」

  「怎么会呢,我是真心觉得很好吃的。」我用跟对夏碎学长说话时一样真挚的眼神盯着学长,「看看我充满诚意的眼睛。」

  「少噁了。」学长给我一个白眼,「鸭血猪血什么的我全吃过了,想整我还是省省心吧。」他摆摆手后不管我继续往下个摊贩走。

  「蛤?真的假的啊……」

  「所以你承认你是在整我了?」

  「……啊,学长你干嘛套我话啊!」

  我们之间的气氛逐渐比刚才还要和缓许多,然后转为平时的热络,学长大概也认为既然都出来一趟就该享受一下,甚至开始主动要求要逛什么摊位、想吃或玩什么。

  明明夜市这种东西应该早就逛到不想逛了,可是跟不一样的人出来真的会有不同的体验,尤其是学长一直好奇发问的时候,那种平常立场对调过来的成就感还挺让人愉悦的。

  就在学长特地去玩传统式的用尺打弹珠时,我跑去附近摊位买了两人份的饮料,等到长长的队伍终于轮到我得以买完回去后,我满脸错愕的指着看起来根本是小孩在玩的BB枪问:「学长你干嘛换这个啊?」

  虽然我也不认为上面的奖品有什么是学长想要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好像也就不是那么奇怪,但我就是很想问。

  学长看起来真的挺满意的,他拆开包装后拿起来左右翻看,那把抢也才手掌大小,「这种拿来打人应该不会受伤,正好。」他喃喃自语的做出令人惊恐的发言,而且我马上就知道他在指谁。

  脑中出现学长拿BB枪射夏碎学长或者那个某人的画面时,老实说好像怪喜感的。

  「学长,是成熟稳重的男人的话,还是不要这么爱计较比较好喔。」虽然我比较想说可以录影给我看吗,但我怕夏碎学长来找我算帐,还是为了自己着想好了。

  「我记得好想有谁也是夏碎的共犯……?」学长脸色故作凝重的说,手裡的枪却完全对着我。

  「对不起,请当作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算你识相。」

  我就这样默哀着那两人又跟学长逛上好几个摊位,眼看就快要十点半,为了避免太晚回家,我们决定先折返回去。

  跟学长閒聊着边吃东西时,我眼尾刚好瞄到一家射飞镖的店。

  上头陈列的奖品不外乎都是些可爱的娃娃,很像男生耍帅来送给女生用的。

  而奖品列柜上有一隻白色的兔娃娃,如红宝石般漂亮的眼睛让人想起了那双总是炯炯有神的眼。

  「学长,能等我一下吗?」我拿出零钱跑过去跟老闆要了一局,其实因为我运气蛮差,加上又没什么必要,我是很少玩这种游戏的,八颗球中七颗对我来讲还挺困难。

  手裡的飞镖转眼间就没了,我不假思索的闭上眼睛,手中过几秒就回到有重量的状态。

  我就这样重複试了好几次,在抓到手感后才终于换到我想要的奖品。

  学长虽然好像在旁边等很久了,然而我低头看手錶,其实也不过才五分钟不到。

  「终于打完了?」学长看我开心的拿奖品到他面前挑眉问,「叫我帮忙不是比较快?」

  「这是要送学长的啦,叫你帮就没意义了啊。」我献宝似的递到学长面前,「算是感谢学长这段时间的照顾。」我拿着玩偶在他面前晃啊晃的。

  学长一开始看起来还不是很想收,但他盯着兔娃娃几秒后又看向我,最后还是接过去抱住,「……谢谢。」他勾起一抹很淡的微笑,随后又变回平常的表情。

  我趁机拿出手机把学长将娃娃抱在胸前的画面拍下来,学长倒也不在意,然后带着调侃的语气随口问我:「你玩了几次才拿到?」

  「差不多五次吧,有够累的。」我算着剩下的零钱回答,然后才惊觉事情有哪裡不对劲。

  我惊恐的看向学长。

——————

不知道有没有人从冰炎直接问出口前就发现他给了暗示呢XD

漾漾太迟钝啦,明明上一秒才说不到五分钟,但对于「终于」这个词却毫无知觉,所以冰炎只好开门见山的问出来了。

话说,其实原本想说要开始变忙了,为了避免更新速度追上目前写文的进度,原先是预计固定两天放一篇文,结果多亏手机在外没网路可用,写文速度不减反增,才放第四篇的时候我人已经写到第十章了(对就是这么长),就乾脆随兴的想放就放了XD

下一篇算是开始慢慢步入正题!


热度(31)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