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汐亞

灣家人。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凹凸:雷安/雷卡/瑞金/安雷/雷祖
全職:葉藍/韓葉
特傳:冰漾/哈漾/重漾
主產雷卡中。
基本上是雜食派,拖坑和跳坑速度都很快,但產文不固定的小文手,請多指教。

【特传】倒带静止-4(冰漾)

  我抱着满腹疑问和惊恐回到了上次来过的咖啡厅。

  「夏碎学长,约会是?」看着夏碎学长若无其事的挑了跟上次同样的位子坐下,我小心翼翼的发问,就怕不小心误上什麽贼船。

  是说有谁的约会会找代打啊,也太超过了吧?如果我真的去了,大概会变成别种意义上的「代打」吧?

  代替夏碎学长被打……

  「嗯?有什麽问题吗?」不知道问题点在哪的夏碎学长反而疑惑的看着我。

  「夏碎学长,如果不想去的话要诚实拒绝人家比较好吧?」我一脸凝重的反问回去,认为这种举动非常不可取。

  原先夏碎学长还是满脸问号,他盯着我诚挚的眼神五秒,随后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抱歉让你误会了,不是跟女孩子的约会。」对于自己的说词让人误会这点他很乾脆的道歉,但说完话以后又像是想到什麽笑出声。

  跟平常的笑容不一样,夏碎学长看起来莫名的开心,好像对于我的反应感到很有趣。

  「呃,没有啦,是我自己搞错。」相较于夏碎学长在一旁的笑声,我尴尬的咳两下。约会本来就不是针对男女之间,只是常态性用法的问题,我只好自知理亏。

  「其实跟刚刚这麽急着把你找出学校也有一点关係。」夏碎学长主动帮我倒了杯茶,充满花香的茶递到面前时让人觉得身心放鬆,「毕竟我在躲冰炎,被发现就不好了。」他的语气随便的好像这是很稀鬆平常的小事。

  咦?「躲学长?」

  所谓的约会该不会是……

  应证了我的猜想,没想到夏碎学长还真的点头,「我跟他明天有约,不过因为一些事情没办法去了,想请你代替我去。」虽然语气好像很抱歉,但脸上完全看不出歉意的夏碎学长笑着说:「报酬就是这顿下午茶跟之前的学费,可以吗?」

  什麽时候帮我辅导要钱了!明明没提过!

  「可以吧?嗯?」明明是很温和的语气,但总觉得上一秒还发自内心在笑的夏碎学长身后好像冒出了狐狸尾巴,背景还带点黑气。

  「请便……」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啦,反正学长也不是陌生人,总比真的去跟女孩子约会好。不过我也想到一个问题,「你不打算告诉学长吗?」不然为什麽他要躲学长?正常来讲都是要通知一声吧?

  「嗯……这个嘛──」夏碎学长一脸若有所思,但只花了不到几秒就抬起头来:「就当作惊喜吧。」

  我敢肯定刚刚那个沉思的表情绝对是随便做做的。

  「毕竟冰炎对你比较通融,我相信他不会多说什麽的。」夏碎学长说出跟千冬岁有点类似的话,这种好像在算计什麽的表情看起来跟千冬岁更像了。

  「那麽,就拜託你了。」

  因为假日的关係依旧灯火通明的街上传来许多叫卖声,和车辆行经而过的呼啸以及脚踏车压出的警示声响参杂在一起,还有人来人往的路上发出的嬉闹聊天都看不出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我站在这些热闹繁荣一段距离外的地方等着学长,还挺意外他会跟夏碎学长约在这,同时也有点后悔就这样屈服于夏碎学长的整人计画。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认识学长后,我就很少再用到能力了。

  学长在我身边的时候困难好像总能迎刃而解,做不完的报告、不会写的作业、就连之前的期中考都有学长帮我複习。

  除了那些没办法靠回到过去就解决的恐吓,一切不顺心的小事似乎都没这麽必要重来了。

  因为跟学长在一起很愉快,每一次重来反而都成了一种可惜,毕竟回到过去虽然仍保有记忆,但其他人可不会记得。

  「褚?」我回神抬头,比我晚到几分钟的学长正满脸错愕的看着我,「怎麽是你?」看来他真的没收到半点风声。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处变不惊的学长露出这种表情,不得不说,这表情又让人觉得还真是来对了,我不由得笑出声,「夏碎学长说是惊喜。」

  学长看着我的笑愣了一下,随后转变成凶神恶煞的脸,「夏碎那傢伙……居然又放我鸽子……」学长的额头上隐隐约约都要出现青筋了,我只好很孬的赶快收起调笑。

  原来夏碎学长是惯犯。

  学长气冲冲的拿出电话,对面一接通就马上破口大骂:「靠!药师寺夏碎,讲几次不来就打电话说你是听不懂吗!」学长的银色头髮感觉好像都要飞起来了,搭上额前那抹火红和此刻闪烁着怒火的红眼,活像个恶鬼似的。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外国人骂髒话,学长现在这个模样要是说出其他国骂一定超有气势,包准路人看了都要倒退三步向他求饶。

  没有出现我期待的国骂,学长压抑着满腔怒意听了夏碎学长说些什麽,接着原本还在不爽的脸大口深呼吸说「之后再跟你算帐」之后就挂断了。

  「那,现在要怎麽办?」我谨慎小心的发问,就怕学长一个不爽等等手机就飞过来。

  「我哪知道!」学长还在把刚刚的气顺过来,所以对我的态度也不是很好。

  「咦?你们不是约出来吗?」这种我也不知道的脸是怎样,你们到底有没有沟通好啊!

  「约是他邀的,当时他也只叫我陪他去买东西,我哪知道他要去哪!」提起夏碎学长,学长又开始不高兴的说:「你有没有想去哪?」他双手环胸敲着手指,大有我说出不来他就要回家的意味。

  「欸……让我想一下。」都出来了就这样打道回府也挺可惜的,我抚着下巴思考。然而现在临时说要去哪实在太突然了,还真提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我烦恼的时候,身后传来小小的撞击打断我的思考。

  「大哥哥对不起!」发现不小心撞到人,小女孩跑过几步后连忙转过身向我道歉,她的手上还拿着可爱的小布偶和一袋食物,袋中飘散出炸物的香味。

  我表示不在意后看向一旁的夜市摊贩,这才想起那好像是喵喵说的新开的夜市。

  『学长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也不喜欢跟人接触,但他好像满喜欢漾漾的。』

  带着一点私心和好奇,我迟疑一会后指向其实连我都不太想挤进去的街道问。

  「学长,我们去逛夜市可以吗?」

  学长再度露出错愕的脸。

——————

没办法在内文详提的设定:

夏碎很喜欢放冰炎鸽子,或者说很喜欢惹冰炎生气。

因为冰炎大多时候都扳着一张脸,读书被迫身处人群中又得一直受到众人的议论纷纷实在无法让他有什麽好脸色,既然无法看见冰炎露出笑容,他通常会反其道而行故意惹冰炎暴怒从中取乐。(有点恶趣味的习惯)

非常幼稚的两人XD

热度(34)

© 羅汐亞 | Powered by LOFTER